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61蟒蛇潜行,解决暗哨
    呼……

    陈锋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停下了现场直播,再说下去,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太儿童不宜了。

    陈锋可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多了也就尴尬了。

    安然在旁边以杀人的眼光盯着他呢!

    ”臭小子!“

    安然看了陈锋好几眼,啐道:“臭小子,好的不学,就知道学坏,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没有学坏,这不都是工作需要。”陈锋咧嘴笑道。

    “看来要给这家伙找个女朋友才行,否则一天到晚老想那事,影响训练。叶寸心就不错,回头再撮合撮合,看得出来,叶寸心已经对陈锋很有意思。”安然心里暗道。

    “别看了,等他们完事,直接行动。”

    ”明白!“

    陈锋不再说话,密切监视。

    过了三分钟后,陈锋又监视了一下。

    竟然……结束了!

    此人脱裤子就上阵,穿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一拍大洋马的大臀,直接将大洋妞赶走。

    “可以行动了,这家伙是银枪蜡烛头,嘿嘿。”陈锋汇报道。

    “给我。”

    安然接过了望远镜,房间内只有敏登已一个人了,正瘫在哪。

    “行动!”

    安然将狙击枪递给陈锋,道:“你枪法不错,你来掩护,我潜伏过去,抓拿对方。”

    陈锋微笑摇头道:“姐,小时候你保护我,现在我长大了,我来保护你。”

    “这种事,还是我来吧,速度、力量、格斗我都比你有优势,你来策应。”

    “不行,太危险了。你第一次行动,经验欠缺。”安然不同意,她是担心陈锋的安危。

    “正因为我是第一次行动,你让我策应,选择逃跑的后路,我不熟悉,容易忙中出错。”

    陈锋也不回避这一点,道:“所以,你来殿后,负责退路,上阵打仗交给我,山本一夫我都能搞定,还怕他区区一个毒枭。”

    安然那是关心则乱,其实她认真一想,陈锋在体力方面,简直就是变态。

    而且潜行方面,沈兰妮、唐笑笑和田果三人负责训练,结果就训练了一天,三人直接向谭晓琳汇报,潜行方面不用训了,那小子潜行起来,一点都不输给她们。

    安然考虑一下,陈锋出击确实更符合当前的处境,毕竟他是第一次外出行动,策应方面确实还不是很懂。

    自己留下来策应的话,哪怕陈锋被发现,他们也可以马上转移。

    “那一切小心,注意戴好耳塞,一定要保持通话。”安然叮嘱道。

    “姐,你就等我的好消息。”

    陈锋扬起自信的笑容,跃下了假山,随后身影融合了夜色当中。

    “难怪她们都没法教了,这小子潜行能力不错,天生就是一块当特种兵的料。”

    在安然的视野当中,已经失去了陈锋的踪迹。

    公园和别墅之间,有一道高墙。

    这个墙壁,还少有六米的距离。

    墙头上还有一道半米高的荆棘铁网,防止外面的人翻墙进入别墅。

    陈锋来了墙头之下,他不知道这道荆棘铁网有没有带电,或者有没有警报系统。

    捡起一截枯枝,扔向了荆棘铁网。

    没有电,也没有警报。

    没有电和警报就好,否则只能通过其他途径进入别墅。

    墙壁高六米,尽管陈锋的身体素质强悍,不过想要一跃爬上六米的高墙,目前还无法做到。

    不过墙壁是红砖墙,陈锋用匕首尝了一下,以他的力量,可以插入墙内。

    他的身上有飞爪,不过现在还没到使用的时候,转身找来几截树枝,还有两根手臂粗的长树枝。

    迅速将一端削尖,利用锋利的匕首凿墙,隔着将近一米的位置,以一左一右的方式插入树枝。

    如同攀岩一般,陈锋迅速上到了墙头。

    这里有荆棘铁网,他便将手臂粗的长树枝伸入铁网内。

    踩着树枝,跨过铁网。

    六米的高速,陈锋可以随意跃下。

    只是情况不明,他不能直接跃下去,鬼知道下面有没有陷阱。

    多留一个心眼的陈锋,使用候鸟定位功能,感应着墙内有没有陷阱和暗雷。

    暗雷没有,但是有陷阱!

    他感应到了电荷的存在,而且还不少,以成片的形式存在。

    陈锋跨过了荆棘铁网,慢慢蹲下来,尔后双手抓住树枝,利用匕首,爬下了高墙。

    嗡嗡。

    陈锋刚一踏步,脑海预警传来。

    他定眼一瞧,前方地满有一道道铁线。

    可能是感应装置,也有可能是陷阱。

    陈锋不好判断,不过有了脑海预警,事先发现地面上的铁线,再趟过去便不难。

    蟒蛇潜行,蟒蛇格斗术身兼格斗和潜行。

    在夜幕之下,蟒蛇的潜行,无声无息,向别墅方向潜行而去。

    暗哨!

    前方的去路,陈锋发现有一道暗哨。

    这道暗哨,陈锋可以避开。

    只是避开的话,对方可以看到自己别墅后爬上上别墅的阳台。

    “必须拔掉!”

    陈锋潜行而去,缓缓接近暗哨。

    “老板今天又宴请了一群政府官员,还给他们安排了大洋妞,尼玛,我可是好久没有尝过那个味道了。”一名恐怖分子说道。

    “有钱就是好,就连政府官员都要巴结老板。哈哈,要只他们知道,老板就是泰方最大的毒枭,不知道又会作何感受。”

    “知道又如何,拿了老板这么多钱,也只能乖乖替老板卖命。”

    “最近又要出一批货,机灵点,这趟少不了我们的油水。”

    “华夏供不应求,多弄点给他们,一个个成为瘾君子,十多亿人的市场,我们就赚发了。”

    卖给华夏的?

    该死!

    陈锋一听,冷色冷峻。

    潜行到了对方的身后,一双大手落在一名恐怖分子的脑袋之上。

    对方一惊,刚想扎挣。

    咔嚓。

    一声脆响。

    一名恐怖分子被生生弄断了脖子。

    以陈锋的力量,他是断然无法挣脱双手的控制。

    身旁的另一名恐怖分子,看到一双大手拧断了同伴的脖子。

    惊骇欲绝!

    敌袭!

    他想也不想,瞬间出手,一拳砸向陈锋,同时张口了喉咙想要发声大叫。

    右手如蛇,盘绕着对方的手臂,下一刻五指便扣住了对方的咽喉。

    如同被捏住喉咙的鸭子,再也叫不出半点声响。

    咔嚓。

    在左手的配合下,陈锋扭断了最后一名恐怖分子。4w34yuoxx91wdobouuejd3crapivdt9+weo7ydkglod/2kmbppuqcbkxetx3urbk

    这名恐怖分子,死不瞑目,双眼死死睁开着,脸上犹挂着惊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