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60月高夜黑,儿童不宜
    “好看吗?”安然在陈锋的面前转了一圈问道。

    “这个金佛和姐很搭。”

    陈锋家不缺钱,这五千万老实说,他都不知道花去那里。

    “姐,要不我分一百万给你吧,就当给你零花钱。”

    安然白了一眼道:“小子,有钱学坏了,懂得拿钱砸女生了。”

    “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花不了这么多。”

    “姐不用你的钱。”安然拒绝道:“你也别乱花,存着当老婆本。”

    安然家里的条件,普通的工薪阶级, 一百万虽然不多,但是对于安然而言,那也绝对不少。

    见到安然一口拒绝,陈锋心里挺敬重这个表姐的。

    那天在陈锋家,他拿安然做择偶标准,并不是单纯为了打击叶寸心。

    安然这个款,确实是陈锋所喜欢的类型。

    性格恬静,人也漂亮,又不爱慕虚荣,简直就是完美。

    这时,陈锋从拉开一角的窗户,看到对面别墅来了很多车队,而且似乎都是豪华阵容。

    “姐,有情况,别墅来了很多车辆。”陈锋说道。

    安然顿时来了精神,从桌上拿起了望远镜,马上过来监视。

    安然呼吸一直很平稳,忽然,不由急促了起来。

    望远镜中,她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从一辆黑色的轿车下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佛系毒枭敏登。

    此时,敏登的身旁,除了最外围的黑衣保镖,还是很多军政官员,一起有说有笑,共同步入了别墅。

    “是敏登!”安然放下了望远镜,激动地着看陈锋。

    “确认目标就好。”陈锋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事不宜迟,就今晚夜里行动。”安然考虑道:“再拖下去,对方知道山本一夫的情况, 必定会警觉起来。”

    “行,那就今晚行动,我要亲手抓住这个家伙。”陈锋自信道。

    确定抓捕行动,两人轮流休息。

    夜里一点。

    安然挽着陈锋走出了宾馆,马上走入了夜色当中。

    避开摄像头,两人拖下了外套,露处里面的一身作战服。

    一共有两套装备。一把狙击枪,一把突击步枪,两把手臂,两把匕首。

    这都是泰方这边的接应人员通过走私的渠道,将到宾馆给陈锋他们。

    陈锋选择了突击步枪,将狙击枪留给安然。

    选择什么枪支,陈锋这是考虑过的。

    他不想让安然冒险,所以选择突击步枪,计划由自己潜入别墅里面,抓捕敏登。

    别墅的后面有一个公园。

    这个公园地势较高,正是理想的观察点。

    夜里一点,公园早已封园,赶走滞留在公园里面的人员。

    公园大门口有值班人员,铁门已经上锁。

    两人看了一下围墙,并不高,才三米左右,而且上面没有荆棘铁绳。

    “姐,我来兜住你。”

    陈锋扎马步,双手交叉再一起。

    安然后退了几步,迅速冲向墙壁,就在靠近墙壁之时,一脚踩在了陈锋交叉的手掌。

    陈锋感觉到力量一沉,猛然发力,将安然送上去。

    陈锋的力量很大,安然轻易就窜到了墙头,她趴在墙头之上,伸出手来道:“我来拉你。”

    陈锋摇了摇头,只见他双腿弯曲一沉,而后整个拔地而起,身子一跃,双手攀到了墙壁之上,很快就翻上了墙头。

    安然一愣,恐怖的弹跳力, 如果是打篮球的话,陈锋指不定还能飞身灌篮。

    翻墙进入了公园,公园里面还是有些野鸳鸯和流浪人员,当然数量不多。

    两人都是特种兵,想要在夜色之中避开普通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避开公园里的人,来到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假山之上。

    这个位置,正好对准着别墅的房间窗户。

    安然利用望远镜搜寻了一阵,最后定了下来,压低嗓音道:“三楼中间那间房间,我发现了目标人物。”

    陈锋顺着安然的提示望去,没有望远镜,依靠目力,依稀可以看到窗边有人影。

    “呸!”

    安然忽然啐了一口,脸色一红,气呼呼将望远镜丢在一边。

    “姐,怎么了?”

    安然不说,诧异的陈锋接过了望远镜。

    尼玛……这个敏登正在抱着一个大洋妞,两人趴在窗户边上开战。

    难怪安然不好意思看下去,真是好一对狗男女,太不要脸了,大晚上不睡觉,竟然肉搏打架!

    大洋妞被衣服被敏登撕裂,身材好到爆炸,胸口两团东西,跳脱而出,巍颤颤的。

    那小蛮腰估计是故意炼出来的,特比的迷人,就跟黄蜂要一样,小蛮腰之下便是大炮架。

    陈锋正看得津津乐道, 安然出声打断:“别看了,儿童不宜。”

    陈锋轻笑道:“我已经长大了。”

    刚说完,气鼓鼓的安然径直就扭着陈锋的耳朵。

    陈锋想到一个乐子,便不管被扭着的耳朵,反正安然也舍不得下狠手,根本就不怎么痛。

    于是陈锋通过搏斗的方式转播一场另类的搏斗。

    “两位选手已经进入了实战阶段。其中一名选手已经输得被扒光了衣服。”

    “两位选手近身缠斗,舌头成为了进攻对方的武器,你来我往。”

    “不好,泰选手使诈,他正咬着样对方的耳朵。”

    “被激怒的洋选手开始还击,解开了对方的皮带,迅速推倒了对方。”

    咯咯……

    被逗乐的安然没敢放声笑,握着嘴巴。

    见到安然被自己逗笑,陈锋更起劲了。

    “双方的攻击极其猛烈,已经不满足于在擂台之上搏斗,双双转移到了窗边。”

    “泰方选手虎躯一震,以偷袭的方式,身子重压着洋选手。”4w34yuoxx90kzdag8jscjtdr2se4mmzbbkjvbxotj8mo/kuphr0bg+lgif6ypuzv

    “吃痛的洋选手疯狂扭动,想要摆脱对方的偷袭,忽然,她转过身来,可以胸口碎大石的强硬胸膛,狠狠撞向了泰方选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