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有本事自己赚钱
    火凤凰基地。

    谭晓琳接走陈锋之时,一群女兵在风中凌乱。

    “这不是瞎胡闹嘛?也不知道旅长他们是怎么想的。”沈兰妮嚷嚷了起来。

    “无法理解,难道就因为陈锋抓获了山本一夫?”唐笑笑茫然问道。

    “三个老狐狸都问不出,陈锋一个新人,毫无审问经验,去了也是白瞎。”唐心怡说道。

    “那,那为什么还要叫陈锋去?”田果一双大眼睛满是惊诧。

    “队长说了,这是旅长他们的意思,搞不懂。”叶寸心无语道。

    “不行,一定要问出后背元凶的下落,否则躲了这次,还有下一次,安然永无宁日。”欧阳倩肃容道。

    “确定,抓不到佛系毒枭,威胁一天就不能消除。”曲比阿卓道。

    “具体情况还是等队长回来再说,毕竟队长是心理专家,她来审问的话,或许有几分机会。”何璐想了下道。

    这时,谭晓琳开车回来。

    女兵们围了上前,不过没有看到陈锋,好奇问道:“队长,陈锋呢,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谭晓琳认为陈锋的审问会很久,短则半天,长则几天都有可能,所以将陈锋送到之后,就先行回来。

    “陈锋估计回不了这么快。”谭晓琳回道。

    “队长,真是怎么回事啊,糊涂啊。怎么能让陈锋去审问凡人,这是怎么想的。”叶寸心不满道。

    “这个问题,你去问旅长,老实说我也是搞不懂。”谭晓琳摇头道。

    “还不如给队长去审问呢。”田果吐了吐舌头道。

    “既然是上面的决定,我们只能执行。”

    一辆军车忽然出现到了基地,火凤凰女兵们不由将目光望了过去。

    只见陈锋下车,而后跟司机挥了挥手,一脸轻松走了过来。

    “你们看着我干嘛?”陈锋见到女兵们都不由自主看向自己,狐疑问道。

    “谁看你,你以为你是帅哥啊。”叶寸心砸了砸嘴,不屑说道。

    陈锋懒得跟叶寸心斗嘴,向谭晓琳汇报:“队长,事情搞定。”

    “搞定?搞定什么事情?”谭晓琳觉得陈锋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审问的事啊,犯人要求我当刽子手,明天行刑他,他就告诉我一切。”陈锋也没有想到事情如此轻松就完成。

    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搞笑。

    不过队长的话管用,果然是要在气势上压到敌人,对方就乖乖就范。

    “什么?”

    女兵们惊讶大叫,三个老狐狸都搞不定的事情,陈锋居然搞定了!

    敢相信吗?

    女兵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个新人,连审问是什么都搞不清楚,一出马就迎刃而解,她们都怀疑敌人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专门找陈锋来虐他。

    “这个……”

    谭晓琳也都懵了,换成她来,都不敢说能问出什么。

    经过残酷训练的敌人,只要意志坚定,通常想要逼问出什么,非常的难。

    就像被擒住的特种兵,大多注定是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甚至有一些极端的,被敌人擒住之后,不是自杀,就是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陈锋看到众人都震惊的表情,摸了摸后脑勺道:“不用这么激动,这都是蒙的。”

    “陈锋,你是怎么做到的?”田果才不相信是蒙的。

    “不是我谦虚,基本上我出马,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陈锋很不谦虚说道。

    叶寸心就看不得陈锋得意,反唇相讥:“你这么厉害,有本事你赚钱啊,不要靠你父母。”

    叶寸心去过陈锋家,那是相当的有钱,自己家跟对方比起来,财富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她就是故意用这个打击陈锋,看陈锋怎么接招,一双大眼睛笑盈盈,就等看陈锋出糗。

    “寸心,你这是故意为难陈锋了,他就是一个富二代,还需要赚钱?”沈兰妮嗤笑道。

    “我说的是不能靠父母,自凭本事吃饭。”叶寸心道。

    “当兵都是穷光蛋,要自己赚钱买房买车,怎么可能?”唐笑笑反问道。

    “这个话题没有意义。”唐心怡家境也是殷实,拍了拍陈锋的肩膀道:“别听她们的,好好当兵,实在不行就回家继承几十亿财富。”

    “赚钱有什么难的。”陈锋直接来了一句。

    不过女兵们都笑了起来,权当那是富家公子不懂财迷油盐酱醋茶的艰辛。

    谭晓琳圆场道:“都不别闹了,安然,你叫下陈锋,明天怎么行刑。”

    “是,队长。”

    ……

    安然拉着陈锋进入了小树木。

    只见安然拿出一把92手枪,饶有兴趣地问陈锋默:“你应该没有杀过人吧。”

    “杀过兔子。”陈锋老实回道。

    兔子?

    安然莞尔一笑:“完全两个概念,那怕是杀猪佬,杀了人,一样怕得大小便失禁。”

    “那怎么杀人,直接咔嚓拧断脖子,还是一枪崩了对方的脑袋?”陈锋问道。

    安然向陈锋讲解:“首先,杀人要有胆子。”

    “其次,要有杀气。”

    “最后,给自己一个杀人的理由。”

    陈锋摇头说:“还是理解不了。”

    “那点不理解?”

    “都不理解!”

    “杀人要有胆子,说的就是胆量,胆量不足,心理素质不过问,一闭眼就是杀人的场景,久而久之便会形成梦魇,寝食难安。”

    “至于第二点和第三点。”安然道:“那就是给自己一个正义的理由,去行杀伐之事。这样,你就不会留下心理阴影。”

    “杀人必须要有理由,就像警察击毙罪犯,他不开枪,死得可能是同事,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更多无辜的群众。为了正义开枪,他没错,这是他的职责所在。所以开枪天经地义,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这跟刑场的行刑人员是一个道理,他们在履行神圣的职责,终结罪犯!”

    陈锋懂了。

    其实就是在说服自己的过程。

    他忽然问安然:“姐,你说是不是男人都要靠自己赚钱,才有魅力。”4w34yuoxx90mdc7hbj1eqses+olhzu6xhmimel3v0j4uzdrqtexfuwm558ajgzd6

    安然一愣,旋即点头回道:“自然!我安然以后的男人,肯定也是自食其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