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火凤凰最强士兵
    “陈锋。”刚来的田果看到陈锋急切叫道。

    “狙击手呢?跑了?”唐笑笑的视野角度看不到地上的狙击手,急忙喊道。

    陈锋咧嘴一笑,努了努嘴吧,示意在地上。

    谭晓琳顺着陈锋的目光方向,果然看到躺在草丛上狙击手。

    “终于逮住这个家伙!”

    谭晓琳一直悬着的心,总算可以落下。

    狙击手一天没有抓住,就像如鲠在喉,始终不能松下这口气。

    这时,赶来的火凤凰女兵冲到了现场。

    就是叶寸心也都从直升飞机上掉下了绳索,直接降落到地面。

    她们都听说陈锋逮住了狙击手,但是没有看到狙击手,心里还是不怎么放心。

    女兵们围了上前。

    狙击手上半身就脑门的位置肿起了一个大包,但下半身很惨。

    裤裆的位置,那是鲜血淋漓。

    “蛋蛋被踢碎了?”

    女兵们第一反应就是蛋蛋被踢碎,可认真一瞧,貌似哪里很平旦。

    太监?

    那怎么哪里会流血?

    “陈锋,你不会是把狙击手踢到肛裂了吧?”沈兰妮不可思议问道。

    “发现是死太监,所以多踢了几脚。”陈锋淡声说道。

    “变……态!”

    女兵们不由看向了陈锋,身上一阵鸡皮疙瘩,从嘴里齐齐挤出了这两个字。

    陈锋摸了摸鼻子,表情有些无辜道:“这是表扬吗?”

    擒住了狙击手,女兵们心情大好,哄然都笑了起来。

    曲比阿卓上前拍了下陈锋的肩膀,赞许道:“不错,第一次上战场就擒住了敌人!”

    “小子可以啊,不枉费我当了这么久的陪练。”沈兰妮也上前拍着陈锋的肩膀。

    陈锋第一次实战对敌的表现,极为亮眼,征服了所有女兵们。

    大家都上前用各自的方式表达了对陈锋的认同。

    “那个谁,拍肩膀就拍肩膀,摸我腹部干嘛?”陈锋感觉腹部被袭击,喊道。

    叶寸心小脸一红,道:“叫什么叫,我就看看你的腹肌是不是假的。”

    “行了,都别闹了。”谭晓琳出声制止女兵们的打闹,道:“叶寸心,你背狙击手回去。”

    叶寸心看向陈锋道:“谁打倒的敌人,谁背,这可是你的战利品。而且你还是我们队里唯一的男人。”她是嫌弃狙击手一身血。

    “那个……陈锋,要不你背?”谭晓琳试探一下陈锋的意见。

    “行!谁让他是我的战利品。”

    毕竟自己是唯一的男兵,这种事还真不好让女兵们来做。

    陈锋上前,将昏死过去的狙击手背上。

    叶寸心上前,怕狙击手中途醒来,还特意用绳子绑住了对方的手腕。

    她一拍着狙击手的后背,幸灾乐祸道:“驾!启程!谁让你这么变态,连肛门都踢裂了……你不背谁背。”

    随后赶来的安然,仔细端详了一阵陈锋,见他毫发无伤,这才放心。

    “陈锋,我来帮你背吧。”安然知道陈锋追了狙击手半天,想要替陈锋分担。

    “不用吧,这个人身无几两肉,轻得很。”陈锋看到安然脸上犹挂着泪痕道:“姐,以后不用太担心我,我的实力嘛,马马虎虎,不过对付歹毒还是够用。还有你们教的东西,很管用。”

    “是吗,回头我再跟队长商量,重新安排你的训练计划。”安然道。

    “先教一下基础性的东西吧,其他方面,我看是不怎么需要了。”谭晓琳无奈说道。

    这下,女兵们才暗松一口气,心里大呼队长明智,她们真没什么可教的,就只能说说战斗经验和基础性的理知识。

    ……

    “听说了吗,火凤凰逮住了前几天那名凶杀案的罪犯?”

    “山本一夫,这可是上了国际刑警的通缉犯,这个人实力很强,没有想到火凤凰的实力这么强!”

    “还以为这群女兵不咋地,现在看来,我们被对方迎迎头赶上。”

    “知道是谁擒住下的山本一夫吗?”

    “我听女兵们说,是她们的新成员。”

    “卧槽,这么吊,新人都能干掉山本一夫,是谁?”

    “这个要问火凤凰才行!”

    火凤凰抓住了山本一夫,轰动了整个狼牙特种作战旅。

    那些狼牙的特种兵一个个激动的议论起来。

    尤其是谁抓住山本一夫,成为了众人最热议的话题。

    要知道山本一夫可是在杀手界,名气很大,据说有个什么地下杀手榜,这可是排名前三十名的家伙。

    山本一夫被押送大量狼牙的临时监狱。

    为了亲自审问山本一夫,何志军、范天雷和雷战组成了临时三人审判小组。

    审判室内。

    临时监狱内。

    山本一夫被冷水泼醒。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雷战干晕了他三次,但是这个口风很紧,油盐不进,意志非常的顽强。

    审问的过程,极其的不顺利,陷入了停滞状态。

    山本一夫醒来,脸上讥讽的很浓,冷笑朝着雷战说:“有什么手段就用出来吧。”

    嚣张!

    特么的,一个俘虏还这么嚣张,竟然挑衅审问人员。

    雷战被激怒说:“好!好!看是你嘴硬,还是我的手段强!”

    雷战还不信了,还有了在拳头之下,不开口的,他又想动手,狠揍一顿对方,让对方跪地求饶。

    刚扬起拳头,就被范天雷拉住,摇头说:“没用的,让我来吧。”

    范天雷目光锐利冷冽,上下打量一会山本一夫,随后冷笑说:“你已经落在我们的手里,死撑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没意义!”山本一夫不屑道:“只是你们没有资格审问我!”

    山本一夫的面容冷漠,但是神情却倨傲得很。

    “要杀要剐,还是要火烧,使用神经毒素,随便!”

    阶下囚还在老子面前摆谱!

    雷战大怒,扬起拳头,将山本一夫当成沙包,拳头如同雨点在了对上的身上。

    砰砰砰!

    拳拳到肉。

    不过山本一夫不吭半声,冷冷地看着雷战。

    何志军一语不发,神情凝重,这种人意志坚定,除非他愿意说,否则撬不开对方的嘴。

    何志军刚想叫停雷战,山本一夫突然出声道:“叫火凤凰最强的士兵来,昏迷前,我记得他叫陈锋,他才有资格审问我。”4w34yuoxx93a0upzpwkhi0pok2xnfgjp4edhnqtwvahof7ldjch25roihfadqupu

    “陈锋,是谁?”雷战疑问看向何志军和范天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