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看她笑话
    ,精彩小说免费!

    苏苏承认苏佳云这句话指责的很对,殷东城对她一片真心一腔赤诚,可她回报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楚。

    是她不好,是她耽搁了他。

    “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原本你跟着你生父出过离开,我以为你对三叔叔死了心,东城这么多年的念想也该成真了,可你倒好!”

    苏佳云不屑的撇嘴一笑:“这边一听说他活不了几天,立刻就借着探病的理由带了女儿回来认自己的亲生父亲!苏苏!我真从没见过你这样的蛇蝎女人!你到底有没有心?还是你的心根本就被狗吃了?”

    “你说什么?你说谁活不了几天?”

    苏苏大惊失色,只觉眼前一片眩晕,她几乎要站立不住一般狠狠攥住苏佳云的衣襟,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开口逼问:“你给我说清楚!”苏佳云被她此刻狰狞的神色骇的有了短暂的失神,但不过片刻,她又哂笑一声,抬手将苏苏推开:“别在我面前演戏!我可不是那些有眼无珠的男人,我也不会被你迷惑了!自己做了什么没良心的事情,你

    自己清楚!何必装模作样的来问我?”苏佳云说完,见她只是呆呆站着,仿佛真的茫然无知一般,不由心中腹诽了一下,眼珠一转,又添了一把火:“苏苏!我倒真是很好奇,东城若是真的死了,你能和三叔叔恩恩爱爱过你们的好日子吗?你的

    良心能安生吗?你就不怕遭报应?”

    苏苏闻言,忽地全身一颤,她仿佛突然间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殷东城忽然态度大变,为什么他忽然决定要和苏佳云结婚,为什么他会对自己已经近乎直白的暗示无动于衷……

    难道,难道……苏苏只觉一阵天昏地暗,她再也顾不得苏佳云说了什么,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大步冲进了电梯。

    苏佳云微微一愣,转而却是心内讥诮一笑,不管怎样,她不好过,也绝不会让苏苏好过!

    多少她还是有些了解苏苏的性子的,听了她这番话,她难道还真的能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和苏晋恒喜结连理一家团聚?

    就算是真的要这样,她也得恶心恶心她,让她的喜悦也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才好!

    她施施然转过身,款款走上了车去,发动车子的那一刻,她想起了段静雪前些日子和她说的一番话。

    今时不比往日,苏晋源锒铛入狱,她们孤儿寡母不得苏晋恒的欢心,苏晋源又不是善于经营的人,留下来的产业也只能让她们勉强度日……

    这样的名声,又怎么去说一个好亲事?但好在她还有个好相貌,听段静雪说,有一个足可以和苏氏抗衡的鸿天实业的董事长,曾经见过她几次,话里话外透露出来十分爱慕她的意思……

    当初她心里惦念着殷东城,怎么都不舍得放手,就回绝了那人的示好,但如今看来,殷东城已经是万万不能嫁了,这个鸿天实业的董事长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只是这人已经年过四十,必然是娶过亲的,但听段静雪的意思,当时只要她点头,他立刻就会和老婆离婚,然后娶了她的。

    苏佳云想到此处,不由得暗暗下了决心,身份名声都没了,爱情如今也不能当饭吃,与其嫁给殷东城整日里担惊受怕不知他什么时候就死了,还不如嫁给这个董事长来的实在!

    他有钱有势,就是苏晋恒也得给他几分薄面,如果她嫁过去,还有谁敢小瞧她?苏佳云心思一定,只觉这个鸿天实业的董事长简直是上佳的人选,当下就回家找了段静雪,母女两人关在房间里细细绸缪良久,到底还是决定,择日不如撞日,省的夜长梦多再生出什么变故,立刻就由段

    静雪出面,约了那董事长今晚见面。

    这边终身大事一定,苏佳云只觉身上的大石仿佛也松散了一半,又想到苏苏惯是要做一个好人,博一个好名声,如今也不知该怎么焦头烂额呢!

    她只觉得心里畅快无比!等她做了董事长夫人,苏苏两头落空没人要的时候,她就要好好笑着看她哭!

    *********

    “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苏苏,你别哭了……”

    殷东城蹲在苏苏面前,见她只是低了头垂泪不止,心中心疼难忍,偏生又不敢轻薄了她,只能一遍一遍道歉,求她不要再哭。

    可苏苏如何能忍得住?他越是这样小心翼翼,她心里就越发的难受,眼泪更是噼里啪啦落的越发凶起来。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殷东城低低的解释,可苏苏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他,抽噎声却是越发大起来。

    “苏苏……”殷东城拿了纸巾递给她,被她狠狠夺过去,偏生任他怎么解释,怎么道歉,苏苏就是不理他。

    他把她想成什么人了?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他还瞒着她,是不是在他的心中,就是把她想成了这样没有良心的人?

    他以为他生了这样严重的病,她就会避而远之?他就会成为她的困扰?所以才要这样急匆匆和她撇清关系,甚至还要娶苏佳云为妻?

    苏佳云是什么东西?从来只会欺辱她,又和她有着这样的仇恨!若是他真的娶了她,是不是打算一辈子和她老死不相往来?

    苏苏越想越气,又想起他还这般年轻,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觉心内如同刀绞一般,竟是伏在沙发上大哭起来……

    殷东城被她忽然爆出的哭声吓坏,还以为她怎么了,他再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也不再保持一贯的君子之风,慌手慌脚的拉了她的手臂去看她的脸:“怎么了?怎么忽然哭成这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她的身子一向不好,虽然这些年杜老爷子细心调养着,但终究还是不如平常人一般康健。殷东城不由得懊悔不已,明明知道她一向心细,又爱胡思乱想,他不该这样突兀的做决定,这几天她肯定又是在琢磨他的事情夜不能寐,才会身子不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