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不肯签字
    杜煜城似乎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他的声音甚至也有些微微的发抖:“那些照片……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我改天回去找出来拿给您好吗?”

    杜煜城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她:“你随时都可以和我联络。”

    苏苏慎重的收好,就起身告辞了。

    她走路微跛,但神色却是淡定坦然,丝毫不因为路人的目光而卑微或是难堪,杜煜城隔着窗子看她一步一步走远,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微湿,他抬手摸了摸,摸到了一片冰凉的水痕。

    如果苏苏的生日是苏晋源往后改了两个月,那么就说明,他担心她的真实生日暴露出什么不能给世人知道的讯息来。

    但若是苏苏的真实生日在户籍上的两个月前,而她又并非早产的话,那就完全可以说明,月心怀孕的日子,应该就是他们分别的那一夜,而不是她和苏晋源的初次。

    苏晋源因为月心有了身孕,就买了房子将她安置下来,甚至还要和段静雪离婚娶月心,可是后来,孩子的月份暴露了真相,所以他才突然打消了要离婚的念头,对月心的态度也冷了下来。

    只是,毕竟是费尽心机弄到手的女人,这么多年了,苏晋源一边心中咽不下这口气,时不时就要对月心和苏苏发作一番,一边却又舍不得两个人之间那些感情,竟是就这样过到了今天。杜煜城暗中查了几个月,查到今日,事情的大概已经快要水落石出,可唯一让他想不通的一点就是,月心明知道苏苏并不是苏晋源的女儿,为什么还一定要让苏苏回去苏家,为什么不肯告诉苏苏真相,为

    什么提都不提起他,为什么,在他死里逃生回来之后,在她快要咽气的时刻,也不肯告诉他,苏苏就是他的女儿?

    他知道她恨他,他也知道,当年被苏晋源如此的设计,月心堪不破真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他总归不甘心,月心为什么就不肯相信,自己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怎么会是那样卑鄙残忍的人?

    这些年,如果不是回来找她的念头在支撑着他,十个杜煜城也死在了国外。

    如今他回来了,他要给她讨一个公道了,可她却不在了。

    杜煜城从未像此刻这样,觉得造化如此的弄人。

    她不在了,他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待到将当年的真相查一个水落石出,待到给苏苏讨回这个公道,待到一切平息的时候,他想必才能安安心心的闭上眼睛去找月心。

    他们被分开了一辈子,以后,再也没人能把他们分开了吧。

    杜煜城坐在那咖啡馆中,直到苏苏的身影看不到了,他方才结了帐离开。

    回了阮家,苏苏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方才出来。

    素素看她情绪有些不对,但见她似乎没有要说的意思,也就不再询问。

    不知是回到家中有至亲陪伴的缘故,还是痛下决心割去这段痛楚的婚姻却反而换来了一身轻松,素素的伤势恢复的很快,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渐渐好转了起来。

    阮素问见她似乎并没有一蹶不振,这才放下了心来。

    若是他最疼爱的这个妹妹,因为这一对狗男女真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他阮素问哪怕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绝不会放过他们!

    只是唯独苏苏知道,素素性子好强,又心性善良,她不愿家里人为她担忧难过,因此就故作轻松的神色,反而还安慰他们,她是真的想开了,为了苏晋平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可夜半无人的时候,苏苏好几次看到她睡不着一个人在阮家的园子里不停的走。

    从年少就爱上的那个人,又怎么会轻易的就从自己的心底除去?又怎么会真的像是脸上露出的笑容一样真的对他的绝情无动于衷?

    只是,她总归是在试着走出来,而不是像以往一样,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盼着和他长相厮守情投意合的那一天。素素的伤势痊愈之后,阮素问就依着之前的约定出去了一趟——苏绾的胎像一直不稳,隐隐有流产的迹象,阮素问替她看了诊之后,只说有办法保住孩子,但是前提条件就是让苏晋平立刻在离婚协议上签

    字。

    可苏晋平怎么肯答应这样的条件?签了字,他从此以后就不名一文,周身的光芒尽数褪去不说,就连后路都断了!

    被苏晋恒赶出苏家的人,又有谁敢用?岂不是要和苏晋恒打擂台了?

    他是傻了才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不签字,阮素问自然就不会去想办法保孩子,苏绾日夜不安,担心孩子会保不住,看到苏晋平就哀哀哭泣不停,但又舍不得苏晋平抛下这万贯家财,一时之间进退两难,只急的上火,长了一嘴的溃疡,更

    是苦不堪言!

    素素离婚的事情就僵持了下来,而殷东城却是从a市回来了。

    小苹果数日不见他,看他回来,直委屈的不停掉眼泪,一边眼巴巴看着他,一边却又生气的扭着头不肯过去。

    殷东城见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心早已软的一塌糊涂,几步上前就把她抱了起来,搂在怀里千哄万哄,小苹果才破涕为笑,抱着他的脖子说起悄悄话来。

    苏苏初时见女儿这般依赖他,到底还是有了几分的动容,但想到那一天段静雪和苏佳云的羞辱,她心里还是打定了主意。

    他们说的都很对,殷东城是巨力集团的太子爷,前途一片光明,她这样的出身,这样的过往,怎么能配得上他?

    更何况,她不爱他,她既然不爱他,何苦又要拖累他害了他?

    殷东城和小苹果亲亲热热的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将她交给保姆抱出去,小苹果依依不舍,直到殷东城再三保证晚上陪她玩,她才乖乖的让保姆抱了出去。

    素素也找了借口早就离开,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苏苏坐在窗子前,手里把玩着桌子上的小摆设,脸上的神色有些淡淡的,自他进门之后到现在,她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也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