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身世之谜
    杜煜城微微笑了一笑,他有些消瘦憔悴的容颜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而那一双眼睛,更是黯淡无光,只是在听到她开口的时候,眸子里似乎有了一线光亮:“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

    旋即也不等她问,就开口解释道:“我和你妈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苏苏一怔,忽而想起为什么会觉得他这般面熟,家中有一本相册,妈妈从不肯让她翻看,小时候顽皮,偷偷拿出来看过,那相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妈妈,一个就是……这个男人。

    只是,留在照片上的那个人,是年轻的,朝气蓬勃的,而此刻站在她面前这个人,却仿佛已经垂垂老矣。

    他的老态,并不是只表露在相貌上,而仿佛是从里到外透出来的一般,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经散尽,支撑着他的只是一具没了灵魂的皮囊。

    苏苏恍惚的想起妈妈珍藏的相册上的那些照片,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无忧无虑的大笑着,拥抱着,美好的简直让她羡慕的无以复加。

    那样的笑容,自她懂事起,就再也不曾看到过了。

    这个人,虽然她并不认识,但莫名的,心中就是觉得亲近,不怕。

    “我的名字叫杜煜城。”

    杜煜城见她只是看着自己,沉默着并不说话,就开口打破了平静。

    苏苏似乎朦胧的记得,妈妈在两人合影的背面,确实写着这样的一个名字。

    “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苏苏想了想,就应了他的要求。

    素素有些不放心她,想让个家里人跟着,苏苏却没有答应。

    杜煜城看起来像是一个温和儒雅的绅士,并不像什么不安好心的人,更何况,如今的她这般潦倒,又有什么值得别人来惦记的?

    苏苏和素素说话的时候,杜煜城微低了头不知在想什么,他脸上的神情仿佛十分的哀痛,却终究还是强忍了回去。

    月心身世这般堪怜,她的女儿,竟然也是这样命途多舛,还这般年轻,却已经身负残疾……

    邵晋源真是不得好死!不但将月心害成这样,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在心上,他怎么配得上月心?

    就近找了咖啡馆坐下来,侍者端来两杯普通的咖啡,苏苏并不想喝,只是低了头不停搅拌。

    “你和你妈妈,长的并不太像。”

    杜煜城端详着她的模样,忽然开了口。

    苏苏一阵讶异,不由得摸摸脸:“是么?自小到大,都说我和我妈妈长的很像。”

    杜煜城却摇头:“我看着并不是很像。”

    “可我也不像……不像我爸爸啊。”苏苏有些不太情愿念出爸爸两个字,说的时候声音里也有些生涩。

    “是不像,许是综合了两个人的优点吧。”杜煜城微微笑了笑,这一笑,苏苏看的却是非外清楚。

    她的心噗通噗通的快速跳了几下,捏着银匙的手心里也忽然出了细细的一层汗,她觉得这个笑容很熟悉,熟悉到,她几乎烂熟于心……

    因为,她仿佛从他此刻的这个笑中,看到了自己。

    她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念头,骇的几乎坐立不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世上有着一样笑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苏苏稳住心神,可总是控制不住的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杜煜城被她看的抬手摸摸脸:“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苏苏摇头,咬了唇低下头去,自小到大,她从不曾在妈妈那里听到有关这个人的只言片语,如果……

    她将心底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念头强压下去,却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声。

    有的时候,她也在怀疑,她难道真的不是邵晋源的女儿?哪家的父亲会对亲生的女儿这样冷淡无情呢?

    不懂事的时候,也忍不住问过廖月心,换来的却是一场斥骂和她的眼泪,从此就再也不敢问。

    “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杜煜城见她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想了想,就直奔主题问道。

    “您问。”

    苏苏收回思绪,凝了凝神。

    “你的出生日期,可不可以告诉我。”

    杜煜城见她脸上有了讶异的神色,又想到那个可能会被证实也可能会被推翻的真相,到底还是开了口:“我知道问女孩子的年纪有些唐突,但是这事关系重大……”

    “杜伯伯,您不用解释,我相信您。”苏苏莫名的就是相信他的话,几乎在心中连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

    杜煜城眼眸猝亮,见她坐在那里弱不禁风的样子,一张脸总是透着一些病态的白,他竟是忍不住想要抬手轻轻抚一抚她的头发。

    苏苏报了自己的出生日期,果然和她档案上登记的不一样,早了整整两个月。

    杜煜城心下微微一盘算,又开口询问:“还有一件事,如果你不方便说,可以不回答,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妈妈给你的出生登记上将你的生日推后了两个月?”

    苏苏面上有了几分的愕然:“我并不清楚,我妈妈只是和我说,登记的民警听错了,我的户籍上就这样一直错了下来,这样的事情也很多,我的一些同学,名字都有登记错的呢。”

    杜煜城点点头:“你说的是,这样的情况很普遍。”

    心里却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欲盖弥彰,却恰恰让人觉得可疑。

    “那……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身体怎么样?”如果是真的早产儿,那么理所当然的会身体比健康孩子孱弱一些。

    苏苏虽然心里疑惑,但却老老实实答道:“我只记得我妈妈说,我从小就活泼好动,比寻常孩子走路说话都学会的快。”

    杜煜城心里大概已经有了一个谱,但却并未表露出来,只是点点头转了话题:“初次见面,我就问了这么多的问题,邵小姐您别介意。”“怎么会,虽然说是初次见面,可我却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您,我妈妈珍藏的相册上,有您很多照片,我看到您,,也觉得亲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