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你是个疯子!
    她的心仍旧会疼,在看着他的时候,可她知道,疼过去这一阵,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好些了吧?”

    苏晋平在她的床边坐下来,微微蹙着眉,目光从她的额上巡梭而过。

    到底还是有了些许的愧疚,终究,这是她的妻子,就算是不喜欢,可也是自己答应娶回来的。

    说真心话,阮素素真的已经做的够好了。

    不管他和苏绾怎样,她从来未曾将委屈和不满闹到父母跟前,闹到阮家人跟前。

    她性子开朗,和父母亲戚朋友都处的好,大家也都喜欢她,她虽然出身阮家这样的门第,却也丝毫没有一点架子,别人都羡慕他娶了阮素素,可唯独他,总是看到她就不喜欢。

    他喜欢苏绾这样温柔娇弱的女人,让他觉得自己是她的山,是她的天,而不像她,她的家世那么优越,走到哪里都有人捧着,就算是他这个丈夫不喜欢,却也影响不到她在苏家的地位。

    可是苏绾呢,她身世堪怜,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所能依靠的,唯独只有他一个人。

    阮素素在这世上有千条路万条路可以走,可苏绾却只有他这一条路。

    他想到这些,又想到苏绾在病床上痛苦的神情,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一辈子,就当是他辜负了阮素素吧。

    是他对不起她。

    苏晋平又抬头看了素素一眼,她的额上缠着绷带,有一抹血渍沁出来,映着苍白的脸,竟是说不出的柔弱。

    她向来是倔强不肯服输的,就算是在这一场爱情大战中她一直处于下风,可苏晋平也从未曾在她脸上看到过一丝一毫的挫败和屈服。

    他知道如她这样家庭出身的女人,总是高傲的,他曾经想要扯掉她脸上那坚固的面具,看她到底有多强势,可却都是失败告终。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阮素素服输,可却未料到,竟有看到的一天。

    而他看到这样的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心满意足的愉悦,相反,他的心口里像是压着沉甸甸的巨石,竟觉得憋屈的慌。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素素开了口,她的声音漠漠的,脸上的神色虽然平静,可到底让他看出了几分的倔强。

    苏晋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她终究是变了,将女人娇弱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可如今看来,她到底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服输。

    若是她不是一直这样的好强,他兴许也不会越来越不喜欢她。

    毕竟,又有哪个男人喜欢女人这般的强势不依附呢?

    想到苏绾的柔弱无助,想到她为了他吃的那些苦,想到阮素素事到如今仍是这般的骄傲和不肯服软,苏晋平心中的天枰终究彻底的倾向了苏绾。

    “你的伤好些了吧?”

    苏晋平又问了一遍,素素藏在被子下的

    双手紧紧的握紧,她的心在颤,眼眸里已经快要涌出泪来了,可她死死的忍着,她不肯再在苏晋平的面前落泪,虽然,她是那么的想要痛快的哭一场……

    可她的脸已经丢尽了,她再哭,只能让人更加的瞧不起,阮家的女儿,就算是败了,也要挺直了脊梁骨!

    “好些了。”

    只是开口的那一刻,她的声音到底还是颤抖了。

    与他认识这么多年,嫁给他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听到他关心她。

    苏晋平听她这样说,好似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昨晚,我不应该对你动手。”

    素素的唇角微微有些抖动,她想要说什么,可到最后,只是自嘲的微微笑了一下。

    “素素。”

    苏晋平轻咳了一声,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他的目光温柔的落在她的脸上,让她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她看着他,目光里渐渐茫然了,他为什么突然这样温柔的说话?为什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的心好似又要活了,又要死灰复燃了……“素素……昨晚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绾绾并没有关系,你受伤,也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你不要怪她好不好?她的胎像有些不好,医生也无能为力,你哥哥是医科圣手,你帮我求求你哥哥,让他帮帮绾绾

    和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温和的,一句一句的说着,素素的眼前忽然模糊了,她的耳朵里也听不到他的说话声了,她只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像是被海浪冲到岸上,快要濒临死亡的鱼……她忽然觉得恶心,胃里翻涌着翻江倒海一般的恶心,她的泪忽地涌了出来,她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可他却是握的更紧了,他仍旧在温柔的蛊惑她,为了别的女人,他不惜放下了架子,耐着性子这样温柔的

    和她说话……

    “滚……滚……”

    素素全身都在颤,她的身子热烫的难熬,像是被人丢入了油锅中翻转着煎炸,她拼力的想要甩开他的手,可他握的那么紧,她挣不开,她怎么都挣不开……

    “素素,你那么善良,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苏绾和孩子都死掉吗?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这样爱我,为什么不肯帮帮我?素素……只要你答应救绾绾和孩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答应你……”

    “滚啊——”素素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像是疯了一样嘶吼出声,床头的输液架子被她弄的砸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苏苏和殷东城都急急跑了出来,却正看到她披头散发的半靠在床上,一脸一头的血,她咬着苏晋平

    的手背,像是嗜吃人肉的疯子,咬到他整只手鲜血淋漓,仪态尽失的惨嚎起来……

    “素素,素素!”苏苏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急忙跑过去拉住她的手臂,殷东城反应十分迅速的将苏晋平的手扯了出来,苏晋平立时捂住血淋淋的手退后了几步:“疯子,阮素素你是疯子!”素素怔仲的坐在那里,她头发散乱,那一双眼眸却是铮亮无比,只是钩子一样盯住苏晋平,她咬掉了苏晋平手背上的一块肉,犹觉得不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