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早已死心了
    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还会觉得心口痛的难以呼吸,深深喜欢的人觉得你是负累,你给他惹了无尽的麻烦,这样的滋味儿,真的不好受。

    他是巨力实业唯一的嫡子嫡孙,唯一的继承人,不管在国外多久,终究要回国继承家业。

    他也曾无数次幻想过,回国之后会不会遇到她?她是什么样了?是不是还和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却不曾想到,与她重逢竟然会是这样的快,这样的让他心疼!

    若是早知道,有一天她会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当初他无论如何也不该因为被她拒绝就远走国外。

    那么,至少在她遇到困境的时候,他可以及时的知道,及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护着她。

    也不至于如今,大好的花样年华,她被折磨成这般模样。

    苏苏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点点淡去,化作了深浓的疼惜,那疼惜和怜爱,像是夏日滚滚翻涌的江水一般,就快要将她整个人吞没了……

    可她却只能装作看不到,转过了身去:“我让护工送早餐过来,大家都饿了吧。”

    方才那些想要将自己和女儿终生托付的想法,到底只是在心里盘旋了一圈就打消干净。

    她没有忘记他的身份,身为殷家唯一的继承人,那么多人凤凰一样捧在掌心里宠着爱着,怎么会让他选择一个这样的女人?

    而她,更是因为他的情意和呵护,不能耽误了他。

    殷东城眼眸中的光芒就微微的暗淡了一些,但他很快就又温和应道:“你在这里陪着素素,我去就可以。”

    苏安此刻才回过神来,赶忙说道:“苏苏小姐,殷先生,还是我去吧,这里我比较熟。”

    两人都没有说话,苏安就转过身匆匆出了门。

    却并没有去找护工,反而拨了苏晋恒的号码。

    那端接起来的很快,只是语气有些不虞,仿佛是酣眠的人被惊扰了好梦一般。

    但苏安却是顾不得害怕,急急开了口:“先生,您什么时候来医院?”

    苏晋恒闻言不觉冷笑一声:“我做什么要去?”

    苏安急的团团转,却又不敢直说殷东城和苏苏之间的不对劲儿,只得找了个借口说道:“怎么说阮小姐也受了伤,我们苏家要是没有人去探望一下,也不合适……”

    “她是老七的老婆,怎么也轮不到我去探望。”

    苏晋恒依旧是气哼哼的样子,苏安知道他是在生昨晚的气,可若是再不过来,事情只会越来越无法收拾……

    难道到时候要看着苏苏小姐和殷先生双宿双飞再去懊悔不成?

    “先生,您怎么说也要来看看苏苏小姐吧……”

    苏安真觉得自己不值,操的都是什么心?他只是助理,又不是媒婆!

    凭什么他们之间有矛盾,要他一个外人慌的不得了?

    “不去!”

    苏晋恒硬生生开口,随即就挂了电话。

    苏安怔怔愣在了这里,这人到底在生什么气?说一千道一万,也是他错在先,当初那样对待

    人家,还不许人家生生气?

    先生未免也太要面子了一些吧……

    但终究还是不敢再打电话过去,只得辜辜然的去找护工,吩咐送众人的早餐过来。

    苏安回了病房,小苹果也醒了,坐在殷东城的膝上小脸红扑扑的不停的笑,那亲昵的样子让苏安心里都泛酸。

    昨晚这小丫头看到先生的时候,可像是见了鬼一样怕的不得了,却和这位殷先生这般的亲热……

    难不成,殷先生和苏苏小姐早已在一起了,这孩子就是他们的?

    苏安几乎吓出了一声冷汗,可随即小苹果的一句话却让苏安惊的几乎石化!

    “爸爸,肚肚饿……”

    小苹果揉着圆滚滚的小肚子,一脸的天真无暇望着殷东城。

    殷东城听她这般说,立时满脸的疼惜,慌忙哄道:“马上就送早餐过来了,我们再等一小会儿好不好?”

    小苹果也不生气,乖乖的点点头,胖乎乎的小手抓着殷东城的衬衫扣子玩的不亦乐乎。

    苏安心里的酸楚几乎就要泛滥成灾了,他是在为先生难过……

    苏苏小姐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先生却还一直念念不忘,这让他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事情啊?

    犹自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门响,苏安以为是护工来送早餐,赶忙赶过去开门,却见一个人怒冲冲闯进来,伸手把他推到了一边:“滚开!”

    苏安气急,刚欲阻拦,待看清是苏晋平,只得忍了这口气,却还是上前拦了一下:“七少爷,您怎么来了?”

    苏晋平看到是苏安,想到方才自己的无礼,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这可是三哥最贴心的人!谁不给几分面子?

    但如今骂也骂了,也没办法收回去。

    “苏先生又来做什么?”

    苏苏已经站了起来,冷冷望着苏晋平说道。

    这样的男人,竟然还有脸再来?素素是他的妻子,被他害成这样他丝毫不知道悔改不说,还一力呵护苏绾那个女人,真是让人替他脸红!

    苏苏一向性子良善,从来不与人为敌,但现在面对苏晋平这样无耻的男人,伤害的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到底还是忍不住!

    苏晋平闻言却是冷笑一声,也不理会苏苏,径自走到了素素床边。

    他的态度比初进房间时和缓了一些,那一张苏家人标志性的英俊容颜,因着这温和的神情看起来倒也顺眼了几分。

    毕竟这是素素和苏晋平之间的恩怨,苏苏心中再不平,也不能过多的插手,就示意殷东城抱了小苹果,几个人去了其他房间。

    素素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因着一夜的休整,看起来也恢复了一二分。

    她躺在床上静默不语,一双黑漆琉璃一般的眼眸只是微微垂着,并不看苏晋平一眼。

    心死了,又被烧成灰的滋味儿,她尝过一次就够了。

    以前的她,虽然也冷过,难受过,但到底还存着一线的希望,留着一口气等他看到她的一天。可是如今,那一线的希望也被他硬生生的斩断,残喘的一口气,也早已灰飞烟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