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真的,不爱他啊
    苏苏见他一直不说话,干脆利落的转过身去上了车。

    苏晋恒犹自立在那里,气的说不出一个字来,苏安连着唤了他好几声,他方才回过神来,双眸钩子一样盯住苏苏,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让她去!”

    说罢,竟是转过身,一阵风一样走了。

    苏安目瞪口呆,想及这两年他对自己的煎熬和自苦,想及这两年他对苏苏的念念不忘,心里到底还是酸了一酸。

    今日这情形,明摆着苏苏小姐是不肯和先生多说什么,也不再惦记往日的情分了,也不知道先生心里该有多难受。

    苏苏看他离去,心里不由冷笑了一声。

    她了解他,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苏晋恒是什么样的人?向来高高在上的惯了,面子比天大,她算什么东西?苏安上了车,车子快速的往医院逝去,苏家的家庭医生也跟在车上,给素素的伤口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止了血,擦拭掉了脸上额上的血痕,此刻素素看起来,除却脸色还有些苍白之外,也不像方才那样

    可怖了。

    几个人都各怀心事,没有人开口说话,直到到了医院。

    医生给素素缝合了伤口之后,护士就将她推入病房休息了。

    许是这样折腾了一晚上的缘故,素素很快就睡着了,她睡的很沉,只是在睡梦中,那一双眉毛也在紧紧的蹙着。

    小苹果也睡着了,苏苏把她放在病房另外房间的小床上,看她睡的香了,方才出来守着素素。

    期间殷东城打来了电话,苏苏简单说了下情况,殷东城电话里什么都没多说,只说他会立刻从b城赶来,苏苏想要阻止,可殷东城的电话却已经挂掉了。

    她想了想,就没有再打过去。

    这样也好。

    这些天殷东城怎么对她和小苹果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就连一向挑剔的阮素问都不情不愿的说,也不知道她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有这样的好福气!

    而小苹果更是见天都要和他腻在一起,他年纪轻轻,对孩子却是特别的有耐心,不管小苹果怎样,他都一直温声的和她说话,陪着她玩。

    就算是为了小苹果,殷东城也是最好的人选,不是吗?

    更何况如今,苏晋恒已然和她们母女见了面,今晚的情形看来,他以后指不定还要怎么去纠缠。

    若是殷东城在,他想做什么,想必也要有几分的顾忌了。

    想来想去,把所有利害都想到了,却偏偏刻意的把自己给忽略了过去。

    苏苏……

    苏苏在心里悄悄的想,如果真要嫁给殷东城,你愿意吗?

    如果是别的女人,一定毫不犹豫欣喜若狂吧?

    一个这样优秀的男人,不嫌弃你身体残疾,不嫌弃你带着女儿,不嫌弃你的所有过去,这样温柔的照顾你,照顾你和别人的孩子,你还有什么好挑的?

    可是,她真的,真的不爱他啊。

    苏苏趴在素素的床边,忍不住眼泪就落了下来。

    如果当年是先认识的殷东城,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绝境?

    他若只是因为前途地位,名声权势害了她,她这么爱他,也定然会原谅他,可是他们无辜的女儿,他也不放过,让她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她怎么去释怀?

    她与他之间,是再也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了。

    可她却偏偏不能够爱上别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苏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睡着了,而被护士给素素换药的动静惊醒的时候,她只觉得病房里的气氛奇怪极了。

    回头一看,苏安站在一边,一个劲儿的看看她,又看向某处,还把眉头拧着,拧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苏苏不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看到了坐在一边沙发上支着额头的殷东城。

    苏苏不由得一怔,随即感觉到肩上沉甸甸的,她低头一看,却是披着殷东城的外衣。

    也不知他昨夜连夜赶来,是什么时候到的。

    看他衣冠不整,风尘仆仆的样子,苏苏终究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她取下了外衣站起来,走到殷东城的身边。

    苏安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鬼,他死死盯着她,仿佛是生怕她做出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动作来。

    苏苏却是懒怠搭理他,苏安待在医院,和苏晋恒待在这里没什么区别。

    他爱去告诉苏晋恒什么,就去告诉苏晋恒什么吧,反正她现在与他不过是毫不相干的人,她也不在乎!

    苏苏将手里的外套轻轻的披在了殷东城的肩上,她的动作很慢,很轻柔,可饶是如此,殷东城也几乎是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站在她面前的苏苏,那一双疲惫至极的眼眸却是瞬间就亮了起来,而好看的唇角也弯了起来,溢出满足的笑意。

    “我不冷,你披着。”殷东城阻止她的动作。

    半夜他赶到的时候,她伏在素素的床边睡的很沉,他也不敢吵醒她,又怕她那样睡会着凉,就将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了。

    回国这么久,和她待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少了,但这样亲密的动作,却还是第一次。

    却没想到,她也会关心他。

    殷东城看她温婉沉静的容颜,越看心里就越是喜欢,那目光渐渐温情款款,竟似要溢出水一般的温柔了。

    “披着吧,小心感冒了。”苏苏却是执意将衣服给他披上,殷东城脸上笑意越发深邃,却没有再推拒,爽快的穿上了衣服。

    衣服上还带着她的体温和味道,一如当年。

    仍是那样的清清淡淡,却是幽香深邃,仿佛会一点点的沁入你的心脾之中,让你永生难忘。

    就仿佛是当年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时候,她柔弱却又倔强的站立在那里,执拗的让自己成了无数人心中忘不掉的风景。

    当年远赴美国的时候,他曾经以为年少的他很快就会忘记她,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是记她记得越来越清。

    有时候做梦,甚至还会梦到和她的最后一面。她哭着将墨水瓶砸在他的身上,哭着说,求你不要再害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