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她的小苹果
    苏苏说的何尝没有道理呢?苏绾不敢,苏绾要脸面,可苏晋平不管这些啊!

    她的丈夫,从婚前,到婚后,两年了!却还是心心念念想着别的女人,将她这个妻子放在何处?

    可她不甘心又如何?路是她自己选的,就算是爬她也要咬着牙爬完!

    只是,终究这心里的苦楚,却还是只有自己最清楚。

    “你若是不想连这个苏夫人的位子都弄丢,那就赶紧回去,你若是不愿再过这样屈辱的日子,那就和他离婚,阮家也少不了你一口饭吃!”苏苏的声音虽然柔和,却终究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清冷,阮素素被她这番话一激,却是干脆利落的起身拿了包就向外走:“别人打瞌睡,我干嘛就要去递枕头?苏晋平想和苏绾双宿双飞,我偏生不成全他!想

    让我让位,除非我阮素素死了!”

    苏苏看着她急急出去,却也不起身相送,只是扬声说道:“你既然决定这样,那就不要再做事这样冲动,如果你摆不平苏绾,那不如干脆让位的好!”阮素素闻言气结,回头瞪住苏苏,想要反驳几句,但看她目光幽冷中透出一缕极淡的哀伤,若不是她转身的快,几乎就要看不到,她一时想到当年她的遭遇,一颗心早已软了下来,只得气鼓鼓的哼了一声

    ,蹬蹬蹬的跑下了楼去。

    苏苏听着她的脚步声远去,这才缓缓起身,她一瘸一拐的走到窗子口,正看到阮素素纤长的身影穿过楼前的小径,苏苏心里不由一酸,素素也是这样的傻,这样的拗,苏家的男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心里爱慕的女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何况是根本不爱甚至嫌恶的?

    这么几年过去了,苏晋平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心转意,反而越发的冷淡起素素,苏苏虽然在阮家的这栋别院深居简出,却也偶尔听下人说起,苏晋平很少回家,大抵是在外面和苏绾双宿双飞了。

    男人的心,向来都是冷硬薄凉的,苏苏这一生已然看的透彻。

    可是素素呢?素素沉浸在自己幻想出的爱情中无法自拔,她这样走下去,难道真要等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方才后悔?

    可她心中却又有着说不出的艳羡,素素至少还有梦,可她呢?却是连这梦都破灭了。

    曾经她以为,在这世上待她最好的人就是三叔叔了,可直到妈妈死讯传来的那一刻,她方才知晓,谁才是命中最重。

    一个为了前途名誉可以牺牲她的性命,一个却可以为了她遭受的不公献出自己的生命反抗。

    苏苏这一生从未这样的后悔过,后悔到她连去送妈妈最后一程的勇气都没有——

    她还有什么脸去面对妈妈呢?

    当初那样的怨恨她的决绝和冷漠,以至于在三叔叔身边的时候都很少回去看她,可如今天人永隔,就算是心中再恨再悔再惦记,却也无法相见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会不会继续选择这条路?

    苏苏的视线透过窗外茂密的枝蔓去望那被切割成不规则形状的天空,蔚蓝的颜色,让人的心情也不由得好起来了一些,她将窗子完全推开,想去吹一吹凉风,却忽然听到了楼梯上传来一轻一重的脚步声。

    苏苏心中一颤,旋即却是急急转过身直奔房间门口,拉开门,果然就看到保姆拉着一个小小的孩子站在门外。听到开门的声音,那小小的孩子就抬起头来,齐眉的刘海下一双大眼乌黑,却过于的沉寂,苏苏心里一痛,蹲下来将她轻轻抱住,那孩子乖巧的任她抱着,却并不说话,只是抬手环住她的脖子,紧紧的抱

    紧。

    粉雕玉琢一般的两只小手乍看上去十分的可爱讨喜,可仔细的看,却能明显看出,孩子左手的手指少了一根。

    仍是这样的安静,同龄的小孩子早已会跑会跳,会叫爸爸妈妈了,可小苹果却是从来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甚至连哭闹都不曾。

    从出生到现在,仍是这般,阮素问说,许是怀孕初期那一次重伤的缘故,到底还是让孩子受到了影响——

    不但身体较之其他孩子孱弱一些,心智……也有些不全。

    苏苏却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怀着小苹果的时候,她几乎是日日担忧,她与苏晋恒是亲叔侄,这样的近亲,她真的害怕小苹果生出来会畸形……

    她不会说话,不会叫她,哪怕将来无法念书,都可以,她可以照顾她一辈子,她也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只要她平平安安的长大。

    小苹果这个小名,还是素素给她起的,说是苹果寓意着平安,这也是素素对小苹果的美好祝福。

    保姆看苏苏的眼圈有些微红,赶忙在一边赔笑说道:“苏小姐,小小姐今天一睡醒就要找您呢……”

    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小苹果今天吃了多少,喝了多少水,苏苏听了一番,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她让保姆回去休息,自己抱了女儿进房间。

    小苹果抱着她的脖子就不肯撒手,直到母女两人都在窗台边的小沙发上坐下来,小苹果才乖乖的坐在她的膝上,腼腆的微笑了一下。

    不到两岁的孩子,脸颊还是粉嫩的圆鼓鼓的可爱,如果就这样看,她和寻常的孩子完全没有区别,可只有接触了才知道,这孩子是多么的自闭。

    平日除了苏苏,素素和阮素问,还有自她出生就照顾她的保姆阿姨,小苹果几乎不肯看任何人一眼,更别提像此刻这样露出可爱的笑脸。

    苏苏轻轻抚了抚小苹果细软的头发,又将她爱怜的搂紧了一些:“小苹果笑起来真可爱。”小苹果好像听懂了妈妈的话,嫣红的小嘴越发翘起来一些,那一双漆黑的有些沉寂的眼眸里,仿佛也有了点点的光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