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死亡
    你说下辈子,不要再遇到你爱上你,可是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是想要在你身边。

    只是,我不再是你的侄女,你也不再是我的叔叔,我们会是一对素不相识的男女,在人潮中相遇,相识,相恋,然后,终成眷属。

    好不好?叔叔……

    苏苏的眼睛缓缓闭上,风里都是血的味道。

    苏晋恒走过那人的身边,那人谄媚的笑,点头哈腰的走上前:“少爷这样做,老爷子知道了一定开心,以后只会更器重……”

    “是吗?承你吉言了……”苏晋恒忽然一笑,滴着血的匕首忽然在空中一闪,那人只觉喉间一凉,旋即眼前就是一片的血光。

    “我早就说过,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苏晋恒将手中的匕首扔在地上,哐啷一声响。

    站在他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像是没有生命的影子,苏晋恒站在那里不动,周围的人也不敢动,风仿佛流连过这个院子就转了方向,四周都静的瘆人。苏晋恒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月亮升到他的头顶,月光笼罩了整个世界,身后的院子静寂无声,苏晋恒缓缓的转身,似乎想要最后再看一眼,可他的身子只转到一半就停住,他的目光在虚无的空中停

    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院子。

    月光像是温柔的母亲的手,轻轻落在苏苏的脸上,她的鼻息一点一点的浅下去,渐渐的,就再也听不到了。

    只有风吹过绿色的葡萄藤,那些可爱的翠绿的果实在风里摇动,摇动……

    “杀了就杀了吧,他本来就工于心计,为人油滑,倒也不算什么损失。”

    苏老爷子靠在沙发上,沉默许久,方才缓缓开了口:“你确定你看到晋恒亲自动手……”

    “是,我确定,少爷走后,我悄悄进去看过,苏小姐,已经没有呼吸了。”

    苏老爷子慢慢睁开眼,苍老的一双手按在扶手上,似乎有片刻熹微的颤抖。

    他对苏苏的印象并不算深,但却还是不讨厌的,苏苏算是她那一辈中生的最好相貌的一个了,这也是因为她的母亲,是一个名动京城的‘交际花’,不然也不会迷的晋恒的大哥将她当老婆一样宠了三年。只是再美丽的女人,对于花心的男人也不过是一时之趣,很快苏晋平就厌倦了她,将她抛掷在了脑后,可她却生下了苏苏,苏晋平有妻有子,自然不会将一个小小的私生女放在眼里,所以,苏苏连苏家的

    门都没能进。

    他还是在苏晋恒对这个侄女照顾有加之后方才注意到了她,当时只以为她天真烂漫,晋恒作为叔叔心有怜惜而已,并未多想,但事到如今,苏老爷子不由得叹一口气……

    晋恒向来在男女之事上风流不羁,却不料,这一跟头栽的……

    罢了罢了,他既然已经下了这样的手,看来心里对苏苏也不过如此,总归从此之后,晋恒该安安心心的接手苏家的一切了。

    男子汉大丈夫,无毒不成事,晋恒能有这样的魄力……

    对于现在内里乱成一团糟,子孙不争气的苏家来说,也当可称之为是好事了。

    “你先下去吧,让晋恒得了闲回来一趟,他也老大不小了,婚事该摆上日程了。”

    “是。”

    苏老爷子缓缓闭了眼睛,虽然事情如他所希冀的一样快要平息下来,但他却心内一片烦乱无法安定,总感觉,这只是山雨欲来前的平静一般……

    他刚刚合了眼,却忽然听得外面响起一声女人凄厉的呼喊,而随即却是嘈杂的一片吵闹纷沓而至。

    “怎么那么吵?”

    苏老爷子睁开眼,身边立着的管家立刻微微躬身;“我这就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管家还未走出去两步,却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哭嚎着闯了进来,“我女儿有什么错?她有什么错你们要杀了她?她已经成个残废了你们还不放过她……我可怜的女儿啊……”

    “胡闹。”苏老爷子一张脸威严沉寂,轻轻吐出的两个字虽然声音不大,却是气势十足。

    那女人似被震慑住,哭喊声骤然停下,但不过片刻,她忽然凄厉笑出声来:“我就这一个女儿,她死了,我也不用再苟活于世!你们苏家……”

    她忽然伸出一只葱白一样修长的手指指向场上众人,蓬乱的黑发后,露出一张憔悴却又美艳的脸,她的目光,癫狂却又决绝,凄美却又冷冽……

    “快拉住她!”

    苏老爷子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厉声大喊,那女人却是冷笑看他一眼,偏头狠狠撞在一侧石桌锐利的桌角上,鲜血腾时涌出来将她那张脸完全笼罩。

    苏老爷子呆立在原地不能动,那个女人的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血泊之后,她一双眼眸,还犹如利剑一般,冷冷的望向他。

    苏老爷子一生久经风雨,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但此刻这女人的目光,却仍是让他觉得从骨头缝里都透出寒气来。

    众人都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呆住,好一会儿,还是苏老爷子率先开了口:“看看她还有没有救……”

    管家闻言,激灵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赶紧去探那女人的鼻息,却是还有若有似无的一缕气息。

    “老爷,还有一口气……要不要送医院?”

    苏老爷子缓缓转过身来,窗外正是黄昏时分,残阳如血将天地覆盖。

    他没有再面对那个女人,可却仍是感觉那双眼睛在盯着他看,里面满满的都是怨,都是恨。

    原本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就那样转了方向:“送医院吧,尽力救活她,保住她的命。”

    “是,老爷。”

    管家立刻吩咐了佣人小心将她抬了出去,经过苏老爷子身边时,他强忍住才没让自己再去看那个女人一眼,可隐隐约约中,却仍是觉得那双眼睛在看着他。

    不多时管家带回来消息,那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拔掉了输血管,失血过多死在了医院。苏老爷子听了之后许久都没说话,可当天晚上晚饭就没怎么动筷子,第二天起床就说身子不舒服,他的私人医生来看过之后,苏老爷子就让管家叫了儿孙辈的回来,就连他最喜欢的一个远在法国读书的重孙子,都特意嘱咐要叫他回国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