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捅入腹中的刀子
    苏苏一抬眸,正看到他站在月光里,高大的剪影投在平整的地面上,脸却是瞧不清楚的。

    洛特里要完成母亲的心愿,去他母亲从小到大生活过的地方去游览拍照,慰藉母亲的思乡之情。

    这空荡荡的宅子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天井里有一株枝繁叶茂的葡萄树,盛夏时节,枝蔓之间有了小指头大小可爱的绿色果实,葡萄藤架下摆着一张小小的石桌,旁边是竹制的躺椅。

    到黄昏的时候,可以坐在这躺椅上,喝着茶纳凉,等到晚上,夜幕降临,整个天空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星子在可爱的一闪一闪,牛郎和织女星隔着银河遥遥相望。

    苏苏有时候会想,牛郎和侄女还能一年一见,而且他们是那么的相爱,这日子再长,好似也就有个盼头,有希望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她和叔叔,这辈子都越不过银河去——

    这银河是血缘,是天伦,是世俗的咒骂和憎恶的目光。

    苏苏就在这张椅子上坐了一整天,她知道叔叔突然到来,不会只是偶然经过,她也知道,她会等来的,不会是一个好的结果。

    可她还是这样坐着,看着头顶葡萄藤缝隙里的那一片天空,直到夜幕到来,直到整个城市都点起了灯火,唯独她的房子里还是黑。

    她听到了院子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她知道那不是洛特里回来了。

    她机械的回过头去,看向响动传来的方向。

    骤然亮起了灯光,有十几个人鱼贯而入,皆是一色的黑衣,走在最前端的那个人,身形魁梧,行动间狂放不羁,她瞧着就有点熟悉,可却又看不清那张脸,不敢去认。

    那些人越走越近,苏苏一点一点坐直了身子,她的脸上没有害怕,没有惶恐,她只是紧紧的盯着最前端的那个人她动也不动她的眼睛里竟然还有喜悦的光芒却没有一丁点惊诧和惧怕……

    终于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让她爱到发狂恨到恨不得死去的脸……

    “叔叔。”

    苏苏缓缓的站起来,她踉跄的向前了一步,眼泪纷纷而落:“叔叔,是你吗叔叔?”

    苏晋恒的脚步似乎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里闪过动摇和清晰的痛楚。

    “少爷……”

    跟在他身侧的那个人,低低的开口说了句什么。

    苏晋恒的身形一顿,他似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一般:“我知道,你不用再多说。”

    那人只觉得他这一句话说的冷到极致而又决绝,一瞬间,他竟似被震慑住了一般不敢再多言,喏喏退到一边。

    跟在他身后的人都停住了脚步,唯有他,一步一步走向苏苏。

    苏苏的眼前一片模糊,她抬起手,抹了抹眼眶,唇角却是颤抖着勾起:“叔叔,你来了……”

    她往前走,步伐仍旧是一瘸一拐,可她却好似根本不在意自己丑陋的缺陷,她只是望着那个靠近她的人,眼泪和喜悦挂在同一张脸上:“叔叔……”

    苏晋恒停住了脚步,他缓缓伸出了手去:“苏苏。”

    他的声音比起记忆里的那一道声音低沉了许多,乍一听去,她几乎辨认不出,可那一双眼睛,看着她是那样的温柔和疼惜,她踉跄了一步,细瘦的手腕被人紧紧攥住:“苏苏……”

    “叔叔?”苏苏高高的仰起脸,贪婪的望着面前那张脸,她离开时,他还是风华正茂,可是此刻,他的脸上有了深深的纹路,他的双鬓已经染了白霜,他憔悴了,苍老了……

    是,因为她吗?

    “你怎么这么老了叔叔?”苏苏颤抖的轻轻抚上他的鬓边,她的指尖一片的凉,微微的哆嗦着,颤抖着,可她的目光缱绻的缠绕在他的脸上,千般的情思万般的爱,似乎都埋在其中。

    “因为一个人,因为我害了一个人。”

    苏晋恒低低的笑,他将额头轻轻抵在苏苏的额上,声音轻轻,像是秋日的晚风。

    “是谁呀叔叔?男的,还是女的?”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只知道我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她不会恨你的,叔叔,你相信吗?她恨过你也只恨过一分钟而已。”

    苏晋恒仰起头,眼角似有泪痕缓缓滑下。

    “苏苏……如果有下辈子……”苏晋恒轻轻抚了抚她的眉梢,他的唇角的笑意薄凉却又深情,他的声音嘶哑却又温暖,像是最甜蜜的日子里,他给她的那些亲吻和拥抱。

    “一定不要再遇上我,不要……爱我。”

    他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低下去,他的眼睛通红,藏着一颗晶莹的泪,他低着头看着她,怀中小小的女孩儿,精致的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

    苏苏的眼睛一点一点睁大,小腹那里剧痛袭来,鲜血淅淅沥沥的往下淌,染红了他握着刀子的手。

    “叔叔?”

    苏苏看着他,最后一行泪蜿蜒而下,苏晋恒轻轻将那一把几乎刀柄都没进去的匕首拔出来,鲜血喷涌而出,苏苏从他的怀里跌在地上,她的手却仍是伸向他,最后一缕声音在轻轻颤抖:“叔叔……”

    苏晋恒没有再看她,他拿着那把刀子,他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向前走。

    夏日的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了声音,只有微风吹过葡萄藤,淡淡的清香缭绕在鼻端,抓不住就散了。

    苏苏的视线一点一点模糊了,她伸出去的手垂下来,鲜血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她看不清楚了。

    叔叔,我曾经那么努力那么努力的爱着你,我曾经用尽了力气想要靠近你,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累不会疲倦,可是现在,叔叔,我真的累了……对不起,叔叔,我说过我要爱你一辈子的,可是现在,我要先走了,叔叔,我好累啊,我的眼睛睁不开,我的手也伸不出去,我的腿已经跛了永远无法迈向你,就连现在我唯一拥有的完整的一颗心都要死

    了……

    叔叔,叔叔……你说下辈子,不要再遇到你爱上你,可是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是想要在你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