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他这么狠
    有些昏暗的车厢里,苏安仍在低声争辩着什么,苏晋恒一直沉默不语,只有他身侧坐着的那个人似笑非笑说道:“苏安,先生要做什么,我们当下属的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哪里有你不从的道理?”

    “我和先生说话,轮不到你来插嘴!”

    苏安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复又对苏晋恒说道:“先生,到底苏苏小姐并没有什么天大的过错,您就不能饶了她这一回?”

    苏晋恒霍地睁开眼睛,讥诮一笑:“苏安,你今天罗里吧嗦说个没完没了,可见我以往对你太纵容了,让你今天开始对我指手画脚起来!也罢,你既然觉得我做的不对,那就不必再跟着我了,你走吧!”

    “先生……”

    苏安大惊失色,整张脸却已经透出绝望的灰白,而坐在苏晋恒身边那人,眼底滑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得意,却也跟着急急劝道:“三少爷您别生气,苏安毕竟跟了您多年了……”“不用再说了,他是跟了我多年,可如今却要因为一个下贱的女人就想毁了我的前程,爷爷是多么的看重我?我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期望?苏安既然存了这样的心,那以后也不必再留

    在我身边了!”

    “先生……”苏安急急想要争辩,可苏晋恒却已经闭了眼:“你走吧,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你,苏安,你好自为之吧。”

    “苏安,先生现在还在气头上,你不如先暂时离开,待先生气消了,我会帮你多多美言几句……”

    “不用你来猫哭耗子!”苏安甩开那人的手,却终究还是红着眼眶看了苏晋恒一眼,不甘不愿的拉开车门下了车。

    “以后,我能倚仗的人也只有你了。”苏晋恒忽然转过头,在那人手掌上轻轻拍了拍:“你是爷爷给我的人,我当然也会信赖你的。”“三少爷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的做事!”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转机,他初时还担心苏安横亘在那里,苏晋恒不会多倚重他,却不料苏安竟然如此糊涂,为了一个女人就将三少爷给激怒了,他一步登天

    的好机会,竟是说来就来了!

    “很好。”苏晋恒满意的点点头,就又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起来。

    苏安转过街角,正有一辆车子停在那里,他四下里看了看,匆忙上车,连声吩咐司机:“赶紧开车去b城,去阮家!”

    苏安转过街角,正有一辆车子停在那里,他四下里看了看,匆忙上车,连声吩咐司机:“赶紧开车去b城,去阮家!”

    苏苏小姐和阮家的阮素素一向交好,而如今,她在国内无依无靠,也只有借助于阮家的庇护,兴许可以逃过一劫!

    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动了大怒,若说是因为谢芳华的一番哭诉,倒也不至于这般的兴师动众,那么必然还有不为他们所知的隐情在其中,才让老爷子下了决心,不再放苏苏小姐一条生路。先生想必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答应老爷子亲自动手,因为他和先生都清楚,老爷子虽然垂垂老矣,但到底还是积威已久,他的手

    段和心思皆是深不可测,若非如此,苏家也不会在他接手之后

    ,一步一步走到今日这样的巅峰。

    如果先生亲自动手,苏苏小姐想必还会留一条活路,可若是老爷子被激怒亲自出马,那苏苏小姐是无论如何都活不成了。

    这些天先生和他想了许久,方才想出这样一个办法来,老爷子派了那样一个人留在先生的身边,目的当然不是送给先生一个得力的下属这样简单。

    好比是在他和先生的身边扎下了一根钉子,长了一双偷窥的狼眼!

    只要先生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说不定就会弄巧成拙,到那时,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苏安心急如焚,车子速度已经飚至了极限,他却仍是觉得慢!

    b城距离这里虽然不算太远,却也不近,这一路奔波而去,能否顺利找到阮素素还是未知数,苏安心中当真是一刻都不敢松闲。

    而心里又担忧着先生那边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一颗心几乎都要分成了两半,焦灼难耐。

    苏晋恒走在这条长长的胡同中,身后的几个人不敢靠的太近,可终究还是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夏天的夜总是来的有些晚,待到天色完全暗沉下来,已经临近晚上八点钟了。

    晚风送来淡淡的清凉,还夹杂着一种清幽的香气,苏晋恒停下脚步,抬头看去。

    院子里那一株葡萄树,枝蔓爬满了围墙,隐约能看到那可爱讨喜的沉甸甸果实。

    他走的时候,那些葡萄还不过是小米粒大小的青涩样子,可这一次来,却已经成熟到让人垂涎欲滴了。

    苏晋恒就忽然的想起了从前。

    白玉雕琢一般的纤纤十指,拈着剥好了皮晶莹讨喜的葡萄果肉递到他的嘴边,一抬头,就看到一双黑水晶一般漂亮的大眼俏皮的望着他,那里面干干净净,却又满当当的只是装着他一个。

    男人好像都不爱吃水果,他也不例外,与她在一起之前,他甚少吃这些女孩子爱的玩意儿,但她不问一声就自作主张的送到他的嘴边来,他却是毫不犹豫就吃了下去。

    你一颗,我一颗,她剥着葡萄,他翻阅文件,那些时光,静静的流淌而过,仿佛就是这一生最好的光阴了。

    苏晋恒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他的目光有些茫然的望着那围墙顶端的葡萄藤,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他却也知道……

    过了今晚,这一辈子他和她,就再也没有了可能。

    “三少爷……时候不早了,老爷子还等您的消息呢。”

    身后有一把幽幽的声音传来,恭谨,却又带着一些威逼的味道。苏晋恒头也不回,也未曾应声,只是上前几步走上台阶,预备叩门的时候,他发现门只是虚掩着的,手上的动作一滞,可却已经推开门迈进了院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