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这世上的男人多是薄情寡义
    可她又怎么会相信他呢?

    在他将她骗至那样的风月场所之后,在他将她逼入风尘之后,她心里的杜煜城就已经死了!

    而如今站在她面前的杜煜城,再也不是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小哥哥,而是她廖月心恨不得挫骨扬灰的混蛋!

    “杜煜城,你还要不要脸?二十年前,你把我骗到那样肮脏的地方,你把我卖给那些恶心的男人的时候,你怎么忘记了曾经说过要真心待我?”

    一向刚强的她到底还是按捺不住,眼睛一酸却已经是滚出了泪来,她抬手一巴掌搧出去:“你滚立刻从我这里滚出去!我今生今世都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

    杜煜城听她这样说,却已经是神色大变,他急切的抓住廖月心的手,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你怎会这样说?我又怎么会对你做这样的事?兰儿,我从小到大都喜欢你,爱慕你,我怎么可能会害你……”

    廖月心狠狠挣开他的手,却是抹掉眼泪倔强一笑:“你现在说这些虚伪的话还有什么用?杜煜城,看你现在也混的人模狗样了,用爱人的卖身钱发的家,你享受的时候就不觉得脸红?”

    “兰儿!”

    杜煜城只觉心魂俱裂,他只知自己当年都是死里逃生,有家不能回受尽了煎熬,她的日子也必然好不到哪里去,可却料不到竟会是到了这样的境地!

    当年不过十**岁的兰儿,到底经受了什么屈辱?才让她变成现在这样,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剩下的全是怨恨和怒气,当年的情分,竟是一丝一毫都不剩了?“我知道我怎么说都没有用,我也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让你如此的恨我,但不管怎样,我一定会将一切都弄个清楚明白,这么多年我只身在海外,有家不能回,十几年过去,我终于有能力再

    回来,唯一想的就是要找到你照顾你,我的心从来没变,一如当年,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只有你,只是你,我的妻子,也早已认定了你。”

    杜煜城说完这一席话,见她只是冷冷站在那里,面上丝毫的波动都没有,眼底却是透着轻蔑决绝的笑。

    他心知她心中对他误解极深,就算是此刻他说的再怎样诚恳,也说不进她的心里去,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将过往的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到那时,他也才有脸再说娶她为妻的话!

    “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天气虽然热,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贪吃冰的,小时就是这样,说了也不听,又闹肚子痛……”

    “别再说了。”廖月心冷冷的打断他,毕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杜煜城的话到底还是要她的心乱了节奏,只是,他说的再诚恳又如何,当年他将孤苦无依的她卖到那种地方的时候,怎么不惦记他们十几年的情分

    ?

    她不想再听这些虚伪的话,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肮脏了,无可更改,她唯一的牵挂早已不是苏晋源,不是杜煜城,她所有的心,都放在了她的女儿苏苏身上,至于苏晋源和杜煜城心里想什么……

    说真的,她哪里还会在乎呢?

    当年为苏晋源的拔刀相助所感动,以至于后来的以身相许,可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已看淡了,他若是真心爱她,又怎么会让他们的女儿受尽了苦楚,又怎么会让她一辈子无名无分的苟且偷生?

    这世上的男人,都是虚伪绝情而又好色的,这么多年了,从青梅竹马的恋人决绝背叛,到救命的恩人娶亲生子不肯要她进门,廖月心还有什么事情是看不穿的呢?

    她的心也早就倦了,疲了。

    想到苏苏,心里忽然一痛,这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听到她的消息了,苏晋源也不肯提起苏苏,苏晋恒也有些时候没有消息传过来了,廖月心一下子惶恐起来,难道是苏苏出了什么事?

    但转而想到苏晋恒对苏苏的疼爱,到底还是略略放了心,有苏晋恒照顾着苏苏,她若是再不放心时时询问,平白惹的苏晋恒心中不快他是多骄傲的人?

    罢了,就再等等吧,终究苏苏还是比她有福气的,能得到苏晋恒的喜爱和疼惜,这一辈子的路,终究还是可以顺顺遂遂的走下去了!

    有两天没有见到她出来买菜,菜场上的大叔大爷们都关切的询问苏苏是不是生病了,王大叔还把媳妇儿又狠狠骂了一通给苏苏赔不是老人家还以为是自家媳妇那些话说的苏苏不好意思了呢!

    被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苏苏买好了新鲜的菜蔬,鱼是再也不敢要了,她的反应格外的强烈,虽然不过是怀孕初期,可是稍一不对劲儿的味道她闻到了都是天翻地覆的一通折腾。

    苏苏付了钱,正欲转身,眼角余光却是看到了不远处树下静静停放着的那一辆黑色车子。

    她的心陡地一颤,旋即却是装作不曾看到一样缓慢转过身往胡同里走去。

    他喜欢黑色的车子,一贯开的车都是黑色的,她当初还曾经好奇的问过他这个问题呢。

    又怎么会认不出呢?

    只是他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来找她?

    苏苏提着几个塑料袋子,缓缓的穿过长长的胡同,快走到四合院外的时候,她又停了脚步回头看去,影影绰绰的,似乎有几道黑色的影子在胡同口闪过,但却又像是她看花了眼。

    苏苏在院门外停了片刻,忽然唇角缓缓的溢出了浅浅一抹笑意。

    女人天生的心细敏感,已经让她察觉出了些许的异样,这一次他来,怕是和上一次不一样了。

    她开了院门,平静的走进厨房去,不管将要发生什么事,肚子里的孩子不能饿着,这天底下做母亲的心,大抵都是一样的吧。

    汤在砂锅里咕嘟咕嘟的响,苏苏透过缭绕的雾气怔仲的望着窗子外,与三叔叔初见的时光,也是在夏天。从此以后,她最爱的季节,就再也没有变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