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事有蹊跷
    如果她不能嫁入苏家,不能嫁给苏家未来的继承人,她还有什么脸面回谢家去?

    谢芳华逼着自己静下心来,苏晋恒此刻正在盛怒之上,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只有等着他怒火平息下来,她在婉转示好,但愿他念着当初她的出言庇护,能够给她多留一点面子和尊严……

    也能给谢家,留一条生路!

    苏苏从医院离开回到所住的四合院,那一夜都是忽忧忽喜,几乎不能安睡。

    一时想到这是她和三叔叔的孩子,她心里一片甜蜜,一时又想到这孩子是这般的可怜,不知未来会不会是个健全的孩子,也不知能不能见自己的父母一面,她又抹起了眼泪。

    这般哭哭笑笑折腾了一夜,待到倦意袭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清晨了。

    到底还是有了身孕身子疲累,苏苏心里就是再怎样的百般纠结,却也还是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醒已经快到中午,昨天买的鱼和豆腐因着天气炎热,没有放入冰箱里,已经是不能吃了,苏苏只得随便煮了一点面条。

    吃了午饭就去葡萄藤架下乘凉,那一把竹椅躺着清凉又舒服,穿堂风吹过来,倒也并不觉得闷热,苏苏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她似乎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梦到自己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十分的乖巧懂事,围着她和三叔叔不停的叫着爸爸妈妈……

    她坐在那里笑的十分幸福,而三叔叔站在她的身边亦是眉眼含笑,抱着他们的小公主一刻都不舍得放手……

    梦里三叔叔和笑声清晰的传来,“苏苏苏苏快看……”

    三叔叔抱着女儿凑到她的跟前,梦里她抬起眼睛望向女儿,却是看到一张没有眼睛的小脸女儿竟然变成了一个畸形的孩子!

    她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了,坐起来捂着小腹不停的喘息。

    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的让她毛骨悚然,让她怕的无处可躲!

    如果,如果这孩子真的如梦里梦到的那样……

    苏苏瑟缩的坐在竹椅上,心里的惶恐不安,让她一刻都不敢闭上眼睛,她害怕再梦到梦里那个女儿,她和三叔叔的女儿!

    她害怕看到那样的小孩子……

    如果真的会生出畸形的孩子,那么孩子长大了懂事了,会不会恨她,恨她为什么要自私的生下他?让他活在这个世上受尽白眼和冷嘲热讽?

    苏苏一时又动摇起来,她是不是该去医院拿掉这个孩子?

    是不是该在他还是一个胚胎,该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她又怎么能够舍得?

    那是她和三叔叔的孩子啊!也许这是她和三叔叔这辈子在这世上唯一的牵连了!

    苏苏想到那几乎是一片漆黑的前路,她的心就仿佛是沉入了无边无际的深渊一般。

    “三叔叔……”

    苏苏抚着平坦的小腹低声的轻喃,她以为她还会落泪,可眼眶里却是干涩的一片,也许她的泪,在遇到苏晋恒之后,就已经流干了吧。

    苏晋源从梧桐街樱桃巷,廖月心所住的小院子里出来的时候,风流倜傥的容颜上直白的挂着满足和自傲的情绪。

    在他看来,女人不过是男人征服的猎物,他从来都对自己极有自信

    他当然有自信,好相貌好家世,这世上的女人又怎么会不动心?

    就算是廖月心这样清高的不可一世的女人,还不是在他的英雄救美之下立刻就沦陷了?

    就算是杜煜城与她曾经如何的亲密,那又怎样?

    最后得到廖月心的,抱得美人归的人,还不是他苏晋源?

    二十年前杜煜城就不是他苏晋源的对手,二十年后卷土重来又如何?

    他就是要让他照旧做一个落水狗,照旧做他苏晋源的手下败将!

    苏晋源知道那停在路边不起眼地方的车子就是杜煜城的,他并未放在心上,甚至在开车走人的时候,还嚣张的在那辆车子跟前打了个照面。

    杜煜城稳坐钓鱼台一般毫不为苏晋源的所为而激怒,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苏晋源的车子开走,这才下车往廖月心所住的院子走去。

    廖月心以为是苏晋源去而复返,毫不戒备的直接开了门,见是杜煜城,她吃了一惊就要关门,却已经被杜煜城占了先机,一步迈入了院中。

    廖月心直气的脸色煞白,杜煜城却也不理她,径自进了客厅。

    事已至此,对方这般的泼皮无赖,廖月心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只得冷着脸关了院门,去看他到底打的什么好主意。

    “兰儿,你以后还是尽量离苏晋源那个人远一些吧。”

    杜煜城直截了当的开口,廖月心却是立时就冷笑了一声:“不劳你对我的事情费心了,我愿意和谁在一起都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兰儿,二十年前的事情有些蹊跷,我这些天正在查,已经有了一些蛛丝马迹,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

    杜煜城见她如此偏袒苏晋源,只觉得心中一片凄苦,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得尽心的苦劝,可话还未说完,廖月心却已经冷冷打断他:“你会不会害我不好说,晋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害我的。”

    杜煜城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可没有真凭实据,他说的天花乱坠,兰儿还是不会相信他。

    只有再等一段时间,等到拿到证据,证明苏晋源并不是如今在兰儿面前展现的这样一个好男人形象,他不过是个狠辣的衣冠禽兽,兰儿想必才会明白,他所说的话并没有一丁点虚假之处。

    “你不信我,我也无话可说,等我查清楚真相,你自然会明白到底谁是真心待你。”

    杜煜城转身就要出去,却只觉头脸上一阵热烫,他惊骇的转身,却是廖月心将桌上的一杯热茶抬手泼在了他的脸上。杜煜城站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看着廖月心,他的目光实在是太赤诚,让她几乎就要相信,相信他并不是一个做尽了坏事的恶人,相信他其实才是最无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