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不走
    他喜欢听话温顺的女人,可好似现在,他更怀念的却是曾经那个灵巧却又活泼的她。

    “对不起,苏苏……”

    他的声音带着沉重的叹息,苏苏觉得心口里一酸,原本不想哭的,原本不愿再落泪的,可眼窝里却仍是一点点的聚出泪来。

    她的脸埋在他的肩窝里,那些冰凉的湿痕缓慢的沁出来,打湿了他的衣襟。

    她这一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结束,而与他,多一分的欢愉,就是多一分的满足。

    她安静的睡着,面颊上仍带着欢愉后的潮红,唇角微抿上翘,可眉宇仍是细微的蹙着。

    苏晋恒伸手抚了抚她微皱的眉,她湿热的手指却是轻轻攥住了他的手掌。

    “睡吧。”苏晋恒低下头,轻轻吻着她薄薄的眼帘,“好好睡一觉,苏苏……”

    她拉着他的手抱在怀中,不肯松开,疲累让她只是睁眼看了他一眼,确定他在,就又让她陷入酣甜的梦中。

    苏晋恒等到她睡的沉了,方才将手轻轻拉出来。

    他站起身,又深深的看她一眼,终究还是转过身去,轻轻走出了房间。

    房门被他关上,并未发出声响,可睡在床上的人,却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苏苏坐起来,她望着那扇门合拢,苏晋恒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

    “三叔叔。”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唇边一笑,可泪已经滚滚而下。

    偌大的房间里腾时就寂静了,这寂静就像是屋子外的上弦月一般,蕴着惨淡的寂寥的光芒。

    苏苏略略动了动身子,只觉身下剧痛无比,可那痛,却又让她心底里蔓生出一点点的喜悦来。

    她到底还是做了他的女人,从此以后,与他就算今生无缘,却也不留遗憾了。

    苏苏不知心底里乱糟糟的在想着什么,抱着膝坐了许久,直到身上的热度一点点的褪去,她觉得凉意袭遍了全身,这才轻轻拉过床上的薄被披在身上。

    就看到了绣着精致牡丹的床单上,一抹已经凝固的鲜红。

    苏苏身子瑟缩了一下,可嘴角里却是点点的溢出笑来,她缓缓的伸出手,去触碰那一片残留的红痕。

    雪白的指尖将要触上去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腮边一凉,抬手一摸,却是眼泪滚滚落了下来。

    她曾经设想过千万次与他在一起的情境,却都不曾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

    会是在这样的时刻。

    她死里逃生后的某一天。

    苏苏望着那一抹血红,望了很久,直到脸上的泪痕都干了,她忽然赤着脚下床,将那月白色的帐幔依旧挂在铜钩上,月光腾时就倾泻进来,照的地上宛若是下了一层的寒霜。

    她就那样踩上去,青砖石的地面,打磨的平缓却又冰冷,那凉意像是从枯井里缓缓爬出来的小蛇,缠绕着她的脚踝,侵袭了她的全身。

    她一路走到窗前,静静靠着雕花的木窗站着,那一轮弯眉月已经是淡的几乎看不到了,懒洋洋的挂在园子里桂树的枝头上,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它吹下来。

    苏苏看着,目光就痴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