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抛弃在异国街头
    ,精彩小说免费!

    “先生……”

    苏安见他一直浑浑噩噩的站着,老爷子已经离开很久了,他却仍是一动不动,不由得上前唤了一声。

    苏晋恒却是忽然凄惨一笑,望向苏安:“苏安,你说……她会不会死?”

    苏安只觉他这一声问的分外凄凉,他的心也不由得颤了一颤,却认识强打了精神安慰道:“怎么会,昨夜我也去看了,苏苏小姐不过是一些外伤……”

    “她心里,一定恨极了我。”苏晋恒却是忽然轻轻说了一句,苏安惊怔看过去,却见他眼角似有水光一闪,但旋即却又消失无踪,怕是他看错了吧……

    苏晋恒却是忽然轻轻说了一句,苏安惊怔看过去,却见他眼角似有水光一闪,但旋即却又消失无踪,怕是他看错了吧……

    苏安不知该说什么,沉吟片刻,方才有些晦涩说道:“苏苏小姐一向懂事,她能明白先生您的苦衷的……”

    苏晋恒闻言却是自嘲一笑,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又在漫天大雪中站了一会儿,就转身往苏苏的卧室走去。

    苏安没有跟过去,周嫂犹在抹着眼泪,四下里佣人都只是默默做事,无人敢发出一点声音惊扰到苏晋恒。

    但这般的寂静,却是更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凄凉,苏安静默的站了一会儿,劝了周嫂回去休息,他也退出了这栋小楼。

    他知道苏晋恒的苦衷,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面对这样的两难选择,确实是最痛苦的事情。

    若要让他选,他怕是最终也和苏晋恒此刻做的决定一样。

    舍弃那个人,并不是不爱,但终究,在他的心中,苏苏小姐没有重要到他可以放弃到手的大好江山。

    说起来这样的抉择也算情理之中,但站在女人的角度考虑,到底还是男人太过薄情。

    先生此刻就是再难过痛苦又怎样?怕是都抵不过苏苏小姐昨夜心中的绝望和难过。

    只是如今,她的生死都不明,兴许……她根本就没有熬过这一关……

    那么,再去考虑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苏安又回头看了一眼苏苏房间的窗子,那段短暂的,却又快乐的时光,到底还是一去不复返了。

    连这一个冷的让人心颤的寒冬,都没有熬过去。

    *****************************

    泰国曼谷街头。

    阳光一年四季都是那样**辣的漫洒下来,柏油路白花花的,耀的人眼睛疼。

    有一队初中生模样的男生女生骑着小绵羊‘突突突突’的跑过,留下一串动听的笑声。

    那笑声似乎惊动了路边走过的人,就有人抬眸看去。

    而那看的人群中,有一个穿了白色衬衫和长裤的年轻‘女孩子’,说她是女孩子,是因为她的肌肤雪白,五官清秀,可她偏偏头发又剪的像是男孩子一样短,就让人有些糊涂她的性别了。

    但她长的真的十分好看,站在她身边的几个年轻男孩,都在偷偷的看她。

    那一双眼睛微微的眯着,看不出形状,可是睫毛却是纤长卷翘的,像是两把浓密的小蒲扇,她脸上的肌肤雪白如玉,曼谷的阳光这样明亮,可她的肤色却毫无瑕疵。

    那秀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嫣红的唇,小巧的下巴微微的翘着,是可爱的苹果下巴,她似乎在笑,因为唇角有上扬的弧度,可却又像是没有笑,因为她的目光迷茫又透着淡淡的忧伤。

    那一群男孩女孩走远了,路人又纷纷向前,她也低了头,缓步的向前走,这一走动之下,那几个原本还羞怯看她的男孩,都‘呀’的惊呼了一声——

    她是个瘸子。

    而且瘸的十分厉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走路。

    所以她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很吃力的样子。

    那些惊呼声,她仿佛没有听到,仍是努力着,一步一步艰难却又坚定的向前。

    原本还想要搭讪的几个年轻男孩子,都惋惜着走开了。

    她却好似根本就不介意,仍是淡然的向前走着。

    有不懂事的小孩子,蹦跳着追着她用泰语喊‘瘸子,瘸子’。

    她却仍是充耳不闻,像是瞎了聋了一样毫无反应,那些孩子喊了一会儿觉得没趣,就都跑开了。

    这条路都到了尽头,就是一栋小小的木板楼,一层是一个冰淇淋店,二层三层都是住户。

    她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木制楼梯上了最顶层的阁楼,不过是这么几级楼梯,她走上去,全身的衣服却已经几乎湿透了。

    阁楼里热的更厉害,闷的像是蒸笼,苏苏热的脸色通红,却是顾不得喘息,刚拧了一条湿毛巾预备擦擦脸,却已经有了砰砰的敲门声。

    她赶忙过去开门,房东大叔已经拿了厚厚一沓资料给她,她欣喜的接过来,连比划带说的应承,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这些资料全都翻译出来,房东大叔就满意的离开了。

    她是个残废,她又没有念完大学,没有文凭,在陌生的异国,她想要生存下来,实在太难。

    幸而她一直喜爱英文,早早就过了六级,所以就依靠着心善的房东大叔,接一些小公司翻译的私活。

    赚的不算多,可养活自己却是绰绰有余。

    苏苏将资料小心的放好,用湿毛巾擦了擦脸,冰凉的触感贴在脸上,她觉得好受了很多,将窗子打开,有闷热的风吹进来,不知是隔壁哪个房间里挂了水晶帘子,叮叮咚咚的响。

    叔叔房间里那一副水晶帘子,是不是风吹过时,也会这样叮叮咚咚的响?

    叔叔听到这样好听的声音的时候,会不会嘲笑的想,那个下贱的私生女,还妄图攀附高枝儿一步登天?

    叔叔想到她这个下贱的私生女的时候,会不会和以往一样,菲薄的唇勾出浓深的嘲讽来,嘲讽她的不自量力与活该?

    叔叔,叔叔……

    苏苏觉得心口里像是刀子在拧,拧的她全身每一处肌肤否在咆哮着疼。

    可她咬了唇站在那里,双手抠着木质的窗栏指尖都刺出血来,她却没有一滴眼泪。她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会哭了,就算是伤痛最难忍的时候,就算是心里刀绞一样难受的时候,就算是,被亲人和深爱的人尽数抛弃驱逐到陌生的异国,绝望像是野兽一样快要将她吞没的时候,她都哭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