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不准救!
    苏家的佣人确实训练有素,就连司机都颇有几分的能耐,不但将车开的又快又稳,及至到了医院的时候,还甩掉了大半的媒体记者。

    医院早已做好了准备,车子辅一停下来,担架床就已经在一边等着了。

    护士小心将苏苏从车上抬下来搁在担架床上,许是碰到了哪里,她痛的呻.吟了一声,却是含混的念了一句“三叔叔”。

    周嫂此刻正在一边站着,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滚下两道湿凉的泪痕,那一张原本俏丽讨喜的小脸,竟是再也没有了一丁点的血色,她的心里到底还是一酸,竟也湿了眼眶。

    哪里能想到,这个孩子的性子会这样的烈?竟是爱到了这样疯狂的地步去……

    周嫂看着担架床被推了急救室,红灯亮了起来,她的心也高高悬了起来。

    若说前些日子她心里对苏苏不满,但此刻,那些不满都远远靠后去了,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就算是走了歪路,却也不该被人一棒子打死,只要她好好的活下来,总会走到正道上去的……

    周嫂这般想着,不由有些愧疚起来,若是她早点想明白,不因为先生和她决裂而窃喜,坐视不理,苏苏小姐又哪里会落得今日这般凄惨?

    正自想着,忽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护士两手都是血,匆匆问道:“谁是伤者家属?伤者失血过多受伤太重,需要家属签字!”

    周嫂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问道:“我是小姐家里佣人,我可以签字吗?”

    护士小姐摇摇头:“你能担得起这个风险吗?父母亲人呢,怎么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来医院?”

    周嫂急出了一身汗来,只得说道:“您稍等,我这就去打电话!”

    “快一点吧!伤者可等不及了!”

    护士小姐说着,又扭头冲进了病房。

    周嫂只得去打苏晋恒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周嫂听得苏晋恒的声音似乎很平静,可仔细去听,却又仿佛能听到一丝丝的颤抖:“周嫂,什么事?”

    周嫂将护士的话转述了一遍,电话那边立刻就静了下来。

    周嫂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快的吓人,莫名的,她竟是忍不住开始祈祷先生能答应来医院了……

    “我这就给院长打电话。”

    苏晋恒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低又沉,又带着浓浓的暗哑,比之方才,仿佛是泄尽了全部的力量一般无力疲惫。

    周嫂明白他的意思,只得应了一声。

    她没听到苏晋恒挂电话,是不敢先挂断的,等了一会儿,她听到那边传来苏晋恒的声音:“好好照顾她。”

    周嫂的泪一下掉了出来,她忽然想起方才苏苏躺在担架床上时唤的那一声“三叔叔”,竟是觉得无比凄凉。

    她在最痛苦的时候,还在念着苏晋恒,可苏晋恒却连来医院守着她,都做不到。

    “是。”

    她强忍了哽咽,应了一声,那端的电话,却是已经挂掉了。

    也不知道苏晋恒做了什么,护士果然没有再来问签字的事情,手术室的红灯也一直亮着,周嫂的心这才缓缓定了下来。

    想起在苏家宅子里看到苏苏时的那一幕,周嫂仍是觉得心有余悸。

    她几乎是光.裸着身子摔在雪地上,整片后背和臂膀胸前,都是碎裂的玻璃碴,那一地的鲜血,几乎让她昏厥过去……

    还有最后,他们几个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折断的那一条腿,断裂的骨头都戳出了皮肉外,当时就有几个胆子小的佣人哭了出来。

    这可怜的孩子,这一身的伤,也不知道会不会痊愈,还有那条摔断的腿,若是不能好,这样漂亮一个小姑娘下半辈子可怎么办?

    周嫂正在腹诽,却忽然听得走廊尽头传来纷沓的脚步声,她吃惊的抬头看去,却是吓了一大跳,颤巍巍站了起来:“老爷子……”

    苏老爷子脸色铁青,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带着身后几个人一路走到急救室门边。

    周嫂一看这状况就不对,赶忙上前想要开口,却已经被人客气的拦到了一边:“周嫂,今天的事,您可不要插手了。”

    “罗嗦什么,还不快点把门给我撞开!”

    苏老爷子冷冷看了周嫂一眼,沉声说道。

    周嫂心一惊,却是顾不得其他,赶忙说道:“老爷子,苏苏小姐正在里面抢救呢……”

    “什么苏苏小姐?”

    老爷子冷笑一声,那一双苍老的眼眸,此刻却是锐利如鹰一般看向周嫂,周嫂只觉不寒而栗,但想到苏苏那一身血的样子,到底还是鼓了勇气说道:“老爷子,不管怎么说,苏苏小姐也是大少爷的女儿……”

    “闭嘴!”

    苏老爷子手中的檀香木拐杖狠狠捣在了地上,他此刻的样子说不出的阴沉可怕,狰狞无比,那望着周嫂的眼眸中几乎要射出刀子来一样的森利!

    “苏苏早已被我逐出了苏家,我也早就说过,她不是我们苏家的人,和我们苏家也早已没了任何关系!”

    周嫂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只是一个下人,这里站着的可是苏家最权威的人,哪里有她争辩的余地?

    但,若是真让他们闯进去,那苏苏怎么办?她这么重的伤,若是不及时抢救,就算是不死也也要落个残废……

    “老爷子,好歹……好歹苏苏小姐也被三少爷照顾了这么久,她现在受了重伤,您看在三少爷的面子上……”

    “就是因为晋恒,我才会大半夜来管这样的腌臜事!她既然有脸做,那就得有脸承受这样的后果!她毁了死了都不要紧,我的亲孙子却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苏老爷子不再与她多说,径自进了急救室。

    医生和护士都被赶到了一边,苏苏静静躺在床上,摔断的腿只是做了简单的止血,还未曾包扎,白骨暴露在伤口外,让人看了都浑身发抖,可她却平静的像是根本觉察不到一点点的痛。

    “老爷子,我求求您……”周嫂已经是哭了出来,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苏老爷子却根本不看她,只是拄着拐杖缓缓走到床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