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根本不算个男人
    再也回想不起那一双清透纯真的眼眸,是在什么时候染上了这样世俗的冰冷,再也会想不到曾经这个女孩笑起来的模样。

    苏安心底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莫名的,他总觉得先生和苏苏小姐闹到这样的地步,苏静脱不开干系。

    只是,他一向不管先生的私事,因此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漏。

    苏静感觉到苏安目光中的陌生和疑惑叹息,她倔强的转过身去走到苏晋恒的身边,没有再去看他。

    她知道苏安心底里瞧不起她这样做,但是,这不过是因为他还没有爱过!

    若是他也像她这样深深爱上了一个人,他就会知道,自己的心,自己的思维,根本就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了!

    为了心爱的人,就算是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又如何?

    她心甘情愿。

    苏静看着苏晋恒,他坐在那里,双手捂在脸上低着头,手肘支在膝上,她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可她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难过。

    她不希望他难过,像他这样的男人,脸上永远不该流露出这样的神色。

    苏静在他身前蹲了下来,她颤着手轻轻的扶住他的手臂,声音柔柔:“先生……”

    她没想到苏晋恒会忽然抬头看她,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措手不及,他幽深似海的眼眸里翻搅着浓烈的嫌恶和恨意,他看着她的目光,竟然带着咬牙切齿的狰狞!

    苏静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望着他轻喃出声:“先生……你怎么了?”

    苏晋恒忽然笑了一笑。

    那样薄的唇角溢出那样森冷的笑,就像是绝望的兽临死前的最后咆哮,苏静只觉全身冰冷,竟是吓的一下跌坐在地……

    “先生……”

    苏晋恒脸上笑意消失殆尽,他抬脚,狠狠踹向苏静的胸口……

    “先生……”

    苏静的一声惊呼还在嘴边,胸前的剧痛却已经让她再也喊不出来余下的话语,她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这一脚踹的碎裂了,嗓子里翻涌着温热的腥甜,竟是一下没忍住,一歪头吐出一口暗黑的血来。

    苏静捂着剧痛的胸口,望着那雪白地毯上暗红的血渍,她的心冷的仿佛比窗外的积雪还凉。

    “为什么?”

    苏静抬起手,胡乱擦了一下唇角的血渍,她破碎的笑了一下,眼底带了淡淡的晶莹,望着苏晋恒的目光,却是说不出的平静。

    她一直都知道,苏晋恒对她没有一丁点的喜欢,她也一直都明白,他若是对她有一点的好感,她早就成了他的床上新欢。

    她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可她忍着所有的辛酸将自己放在这样卑微的位置上,为什么得到的却只是这样的结果?

    他这一脚踹过来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完全的碎了。

    可却还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对她这样狠?

    苏晋恒缓缓倾下了身子,他的手伸出去,攥住她的衣领,然后一点一点收紧,将她整个人像是破布口袋一样提起来,拉到自己的眼前。

    她离他这样的近,怕是这辈子离他最近

    的一次了吧。

    他的身上有着隐约的沐浴后的味道,可更多的却是那些女人留下来的香气扑鼻和让人脸热心跳的欢纵后的气味。

    苏静痴迷的看着他,“先生……”

    她的声音轻轻怯怯的,听着真是让人心怜啊。

    可他却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他手上的力道渐渐的重了,苏晋恒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都要被衣领给勒断了,她几乎就要没有办法呼吸。

    “苏静,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你,让我感到恶心,打从心底里感到恶心。”

    他却温和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与她所想的那些疾风暴雨骤然相反,可却更让她难受。

    苏静感觉他松开了手,她的身子沉沉跌坐在地上,她木然的望着他,脑子里盘旋着他说的那句话。

    她让他恶心,让他恶心啊。

    她的泪忽然就掉了下来;“可我喜欢你,整整十年……”

    “你不配说这样的话,苏静,你没有资格喜欢我,你也不配喜欢我,你这样的女人喜欢我,只会让我感到耻辱!”

    他方才坐在那里,想了很多很多。

    他和苏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从哪一刻开始变成了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怎么想,都只能想到那天苏静接完电话对他说的一席话,他当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办法去冷静思考。

    苏苏任性,被他宠的骄纵,可却绝不是不懂分寸,她肯打电话回来,依着她的性格,该是有了认错和求和的意思,那么,那样的话,她是绝不可能对苏静说的。

    苏静与她一向不亲睦,她也从不和苏静多说话,怎么会在电话里对苏静说出这样疯狂的话语呢?

    他是太愚笨了,才会被苏静这样摆了一道……

    如果他主动给苏苏打一次电话,如果他去接她回来,如果他没有因为怄气故意把孟小姐留在家里……

    可这世上,从来都不会有如果!

    “滚出去。”

    苏晋恒只觉胸腔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悔恨和愤怒似要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他怕自己一下忍不住,会要了这个女人的狗命!

    “滚出去!”他忽然又拔高了声调,匆匆进来的苏安赶忙将苏静拉出了房间,苏晋恒一腔盛怒,兼之心底又悔又愧,偏生无法说出来,心里惦记担忧她此刻处境,却又不能亲自去看,一时之间,只觉五内俱焚,竟是颓

    然跌坐在地板上,干呕出一口血来。

    他看着那鲜红的血,忽然笑了起来,他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竟是有了几分疯狂的味道……

    他就算是杀了苏静,就算是把身上的血都吐出来,又如何?

    他终究还是像个懦夫一样坐在这里,连自己心爱的女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连去看她一眼都不敢!

    苏晋恒,你哪里还有脸面去嚣张?你哪里还有资格耀武扬威将全天下的人都不放在眼里?你连自己喜欢的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算是什么男人?你根本不算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