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两个人的旅行
    那女人这下脸上表情可是精彩极了,好一会儿,她才笑的比哭还难看的挤出几个字来:“您是……苏先生的侄女?”

    苏苏心里有气不预理她,苏安却是缓缓开了口:“方才对苏小姐动手的,都去财务室支领薪水吧。”

    “蒋小姐。”苏安又似笑非笑看了那女人一眼:“苏先生吩咐,您现在不用上班了。”

    那女人立时脸色煞白,好一会儿才哑着声音开口:“我去见苏先生……”

    苏安伸手拦住她:“不用了。”

    “苏苏小姐,苏先生让您进去呢。”

    苏安和颜悦色的对苏苏开口,看也不看外面的人一眼,就引路上前,殷勤的帮苏苏开了门。

    苏苏咬咬唇,却不曾料到自己害的这些人都丢了工作,她有些不安的看了外面的几个人一眼,想着待会儿见了三叔叔,还是要帮他们求求情才好。

    苏苏进了门,苏安知趣的没有跟进去,将门轻轻关好方才离开。

    苏晋恒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正低眉看着电脑上的东西,苏苏轻手轻脚的进去,见他在工作,大气也不敢出,蹑手蹑脚的走到沙发边预备坐下来,却听得苏晋恒的声音响起:“过来。”

    苏苏吓了一跳,却是眉眼之间溢出甜甜笑来,立刻就往苏晋恒身边走去。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正正经经工作的样子,和在家里的带着点邪气坏坏的样子截然不同,竟是严肃而又认真,让人望而生畏。

    “三叔叔……”

    苏苏翘翘小嘴,到底没忍住,像在家时一样勾住他的脖子就腻了过去。

    苏晋恒却是将她拉开一些,上上下下审视她:“没事吧?”

    苏苏听他关心自己,唇角翘的更高,原要撒娇呢,忽然想到外面那些人,又改了口风:“我没事儿,就是被人推了一下而已……”

    苏晋恒的眉毛却是顿蹙起来:“这些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我的人也敢动!”

    他这句话,让苏苏立时就眉开眼笑了:“三叔叔担心我?”

    苏晋恒挑眉看她一眼,合了电脑揽住她的腰:“我不担心谁担心?也是你傻,早点说你是谁,不就没了这场官司?”

    苏苏嘟起小嘴,在他怀里晃,却是眨了眨眼,把眼泪逼了回去:“人家就是不喜欢说是你的侄女!”

    苏晋恒的心立刻就软了,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平白受了一场委屈,以为我就不心疼?”

    苏苏心里一片的甜,可眼底的泪就掉了下来,她低头趴在苏晋恒肩上:“三叔叔这样疼惜我,我就是受再多委屈也是心甘情愿的。”

    苏晋恒半天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低低叹了一声:“傻丫头。”

    “我就是傻,三叔叔不喜欢吗?”苏苏又开始撒娇,苏晋恒紧紧揽了她一下,低头亲在她头发上,促狭说道:“怎么不喜欢,喜欢的恨不得把你吃了!”

    苏晋恒眉梢一扬,那样冷冽的脸容上此刻却是春风袭人的笑,苏苏被他这样的笑容吸引,心头立时泛出一句话来:春风十里,不如你。

    就是如此吧,喜欢一个人,哪怕是一颦一笑,都能喜欢到骨子里去,这世上纵然是还有万千迷人的风景,可她知道,她的眼里再也看不到那些了。“你这话说的可有些过分了。”苏晋恒捏捏她软嫩的脸颊,指腹摩挲着那柔滑的触感,许久都不舍得挪开:“和有情人,做欢乐事,这可是天底下最美好最让人羡慕的乐事了,就是让我做神仙,我都不愿意去

    换!”他颀长的身躯往椅背上慵懒一靠,双臂枕在脑后,薄唇边噙着那一抹淡淡的笑望着她,落日的余晖从他身后的百叶窗里照进来,堪堪落在他的肩上,那一片温暖的橘黄,让苏苏的心都柔软的几乎滴出水来

    。

    只觉整颗心里都溢满着幸福,那幸福鼓起一个个小泡来,几乎膨胀的要炸开,她十八岁的生命加起来,都不如此刻的一分钟欢愉。

    “和有情人,做欢乐事……”苏苏喃喃的重复,气息浅浅的撩在他的胸口。

    已经是深冬的季节,她也穿上了厚厚的冬衣,兔毛的翻领小袄,深蓝色铅笔裤,与上衣同色系的短筒雪地靴,让她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可爱。

    “三叔叔……”

    苏苏忽然娇嗔的唤了一声,苏晋恒手上的动作一顿,低低嗯了一声,苏苏抬眸望住他,认真询问:“我是你的有情人吗?”

    苏晋恒被她这句话问的一愣,转而却是大声笑了起来。

    “三叔叔不许笑!”苏苏气恼的蹙眉,小手抓住他的衣袖连连摇晃。

    “你若不是,我怎么会每天都想?”苏晋恒抵住她的额头,这些甜言蜜语原也是说惯了的,只是对她说的时候,总归还是带着一二分的真心。苏苏立时就笑弯了眼睛,两人又腻在一起说了无数的情话,到底苏苏还是心太软,为方才那几个人求了求情,苏晋恒不愿下她的面子,就让苏安去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通,又将那个蒋小姐调到了其它冷僻部

    门,方才掀过这一页去。

    圣诞节苏苏有三天的假期,苏晋恒干脆带她飞去了夏威夷,这还是苏苏第一次出国,确切的说,是第一次离开a市。

    临走的时候,她对苏晋恒说想要回家看看廖月心,苏晋恒自然答应了她这要求,还亲自开车送她回了梧桐大街樱桃巷。许是看在苏晋恒的面子上,廖月心这次倒是见了苏苏,也许是想到苏苏从此以后有了这样的好归宿,跟着苏晋恒总归是再也不用担心未来的路不好走,就算是将来嫁人,也不会被人看轻了去,廖月心的态

    度倒是和上次截然相反。

    苏苏原还以为妈妈生了她的气再也不会理她,见廖月心和她和蔼的说话,又关切的询问了许多,衣食住行无不贴心,苏苏当时就扑在她怀里哭了起来。

    “苏苏还是一身的孩子气,怕是没少让您操心。”廖月心看着苏晋恒,话语里就带了几分的抱歉。苏晋恒却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苏苏这性子一派天然,我是十分喜欢的,而且她非常懂事,念功课也很认真,很省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