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我们真是小看了她
    两人闹了半日,才各自去洗澡沐浴。

    “睡吧。”苏晋恒将被子拉开,大床上躺下来,苏苏乖乖的睡另一个被窝里。

    苏苏初时还以为自己睡不着,可不一会儿,竟在他平稳的呼吸中沉沉睡了过去……

    —

    早晨睁开眼,就看到苏晋恒放大的俊容在自己面前。

    苏苏立时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来看住他,娇娇的撒娇起来:“三叔叔你爱苏苏吗?”

    苏晋恒闻言不由得一怔,他这一辈子,自然也被人这样问过,但将近三十年的人生,又何从心里在意过哪个?

    就是在情浓意浓的时候被人问起,也不过是心底嘲讽一笑,口里唬弄几句过去罢了。

    但今日苏苏一问,他竟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若说爱,那倒还真是不至于,现在她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挂在他心尖上让他心甘情愿宠着爱着的小东西罢了,但若说不爱,苏晋恒不由得苦笑,未免又有些太绝情生分了——

    这小东西听了不知道又要和他闹别扭多久呢!

    他这边一迟疑,苏苏的眼泪就掉的更凶,反手推开他,拿起枕头就去打他,口里还委屈的哭喊:“既然不爱我,为什么昨晚还要那样……是不是我在三叔叔心里,也和露娜她们没什么分别?”

    苏晋恒被她闹的又是生气又是想笑,瞅个空子赶紧攥住了她发飙的双手,哄道:“我这还没回答你,你就给我扣大帽子,露娜是谁?我倒是根本不记得有这个人了!”苏苏被他闹的扑哧又笑了出来,笑过又觉得难为情,咬了唇扭着头不肯理他,任他抱着自己好话说了一箩筐,到最后终是有些生硬的把那个“爱”字说出来,苏苏方才觉得委屈顷刻散尽,扑在他怀里,又轻

    轻捶了他几拳,到底还是嘴角一扬,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自己也知道自己有些矫情了,自己也知道这般模样实在有些无理取闹,但在他身边,就是一丁点委屈都受不得,别人给她千刀万剐,兴许她也毫无反应,但若是他,就算只是掉她一根头发,怕是心里都要

    难受的不行。

    苏苏终是年纪太小,不明白一个过犹不及的道理。

    她只知道自己一心喜欢苏晋恒,只希望所有的时间都能给他,腻着他,两个人守在一起,这才是天长地久的美事儿,却不知道男人心性向来和女人截然不同。

    初时你的死缠烂打,他兴许觉得有趣,还愿意和你互动一番,但天长地久,他总会有烦的时候。

    只是两人此时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哪里会想到以后怎样?

    转眼之间,苏苏来到苏晋恒这里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就到来了。

    和苏晋恒和好之后,她自然又搬回了家里来住,苏晋恒倒也真的又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回家来住,苏苏得偿所愿,脸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

    只是,在学校里总会碰到林思远,苏苏每每看到他都觉得愧疚,渐渐开始躲避起他来。林思远倒是家教极好,并未曾因为两人之前的事心里记恨她,旁人问起的时候,他甚至还是一如既往的维护她,苏苏心里每每都会难过上许久,但终归她和苏晋恒重归于好,这些不愉快的小事,到底还是

    放不在心上去。

    三叔叔答应了她,圣诞节她放假的时候,要带她出去玩——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小旅行。苏苏每次想到即将到来的旅行,心中都泛起无尽的甜蜜来,去了陌生的地方,她和三叔叔就再也不用在外人面前装腔作势了,到那时,想要牵手就牵手,想要拥抱就拥抱,再没人会看他们看怪物一样,多

    好?

    ********

    从学校回到家时,是下午四五点的光景,苏晋恒还未曾下班回来,苏苏一个人在家里待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百无聊赖。

    周嫂总是在忙忙忙,不再如以往那样和她说说笑笑了,还有就是那个苏静,好似是惹了三叔叔生气,就没能跟在三叔叔身边,却反而被周嫂给留在了家里。

    她是不搭理她的,就是寻常看见了,也不过是冷冷一笑,苏苏是那种别人待她好,她就会掏心掏肺对人家的人,而别人对她不理不睬,她不会生气,却也不会再倒贴过去赔笑脸。

    这样待在家里,就觉得有些无趣,苏苏忽然灵机一动,干脆站起来,拿了包包让司机送她去三叔叔的公司。

    周嫂一见她出去,赶忙从厨房走了出来,她胡乱擦了擦**的手,扬声喊住苏苏:“苏苏,你去哪里呢?”

    苏苏闻声回头,见是周嫂,就笑盈盈说道:“我去叔叔公司一下。”周嫂闻言,脸上神色不由得沉了沉,但到底现在彼此都没撕破脸,她也顾忌着苏晋恒的态度,哪怕是心里腹诽了一番,倒还是和颜悦色说道:“你叔叔公司里事情多,你去了他哪里顾得上你?周嫂给你做你

    爱吃的点心好吧?”

    苏苏今日不知怎么了,忽然开始任性起来,若是往常,周嫂这般说,她也就这般听了,早已乖乖在家等着苏晋恒。

    但仿佛是人总有执拗的时候,苏苏略略想了想,忽然抬起头璀璨一笑:“周嫂,这马上就到下班的时间了,我过去正好接了叔叔一起呢。”

    周嫂不好再劝,面上神色却已经是掩不住的难看了。

    苏苏隐隐觉得有些异样,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和周嫂道了别就让上了车子。周嫂眼睁睁看着车子开出去,心底像是打翻了滚油一样的难熬,一忽儿想着若是外面传出去什么风言风语了怎么办,一忽儿又想着先生总不会真的糊涂到这样的地步来,正自煎熬,却听得苏静的声音缓缓

    响起:“周嫂。”

    周嫂回过头,却见苏静静静站在那里,整个人的形容,仿佛比前些天又消瘦了许多。

    她的目光越过她,看着苏苏坐的那辆车子开出去,心底一片酸楚:“我们真是小看了她。”“这话怎么说?”周嫂心里一跳,忍不住急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