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哄她开心
    他的怒火竟又不受控制的偃旗息鼓,想她不过十八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他这般的行止她心里接受不了,却也是人之常情!

    少不得他耐着性子哄一哄她,说几句好话,也免得她闹腾的没完没了。

    苏晋恒心里沉沉叹口气,怎么自己现在竟变成了这样的性子,左右摇摆,心慈手软的……

    “才这么大的小人儿,哪那么多的弯弯绕的心思?”苏晋恒松开手,将她拉到身边,苏苏扭着身子不肯过去,梗着脖子像是和家长赌气的小孩子一般瞪住他。

    苏晋恒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微微带着薄茧的手指去拭她脸上的泪,但那一双翦水双眸却像是开了水龙头一般,怎么擦都擦不完那晶莹落下的眼泪。

    苏苏哭的鼻头微红,一双眼睛也肿的桃子一般,初时还强忍着不肯哭出声,可他这般放低了身段一哄,她却是再也忍不住渐渐哭出声来。

    苏晋恒心里的疼惜又重了几分,将她搂入怀里,安抚的轻拍着她颤抖的脊背,直到她的哭声一点点低了下去,他方才将她拉到沙发边坐下来。

    苏苏却仍是赌气不肯和他亲近,扭着身子要挣开,苏晋恒双臂箍紧了她纤小的身躯将她牢牢摁在怀中,她挣了几次挣不开,又气又委屈,泪又掉了下来。

    “好了,都是我的错。”苏晋恒这句道歉的话说的却是生硬无比,他平生又哪里和人开口道过谦?

    苏苏听得这句话,哭声顿了一下,忽而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却是扑在他身上狠狠捶打起来……苏晋恒先是一怔,下意识的要将她推开,但见她眉眼之间一片粉红,小脸上满是泪痕,瞧着委屈极了,不免心中怜惜,心里叹了一声就不曾阻拦,任她捶打了一番出了气,方才将她双臂握住,轻声哄道:“

    好了,这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该出了气了?”

    苏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里的委屈仿佛发酵了一般不停的膨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无异于在她的心口上狠狠插了一刀,但方才那样低声下气的对她道歉,她的心又不争气的软了……

    只是,他终究还是体会不到她心里到底有多难过,在他眼中不过是不起眼的芝麻小事,可在她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样的滔天大波,她喜欢他,在乎他,眼里揉不下一丁点的沙子……

    她的这一番心意,他只会认为她不懂事,任性,却完全不知道,她若非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哪里会去管他在外面做了什么?

    但这世上的事偏偏就是如此,上天让男人生了粗枝大叶的肚肠,所以他们从来不知道女人哪里来的那么多委屈和眼泪。“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你又何苦说那些话自轻自贱呢?在我心里,你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她们也根本没法子和你相提并论,你瞧瞧,你来了我这里之后,我是怎么对你的?真是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

    …”

    苏晋恒见她不如方才那样排斥自己,知道她的气怕是消了一些,就捡了好听的话说给她听。

    苏苏的哽咽渐渐

    平息下来,但仍是伏在他的胸前不肯抬头,苏晋恒将她的身子轻轻扳起来,低了头看住她的眼睛:“我今晚是去找雅苑了,你也知道……我们之前的关系……”

    苏苏闻言倏然抬起头来,她自然知道苏晋恒之前和崔雅苑打的火热,但此刻她心里腹诽了一番,却是开口问道:“你是真的喜欢崔小姐,还是为了……”

    她话未说出口,苏晋恒却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摇摇头,漫不经心说道:“不过是要她陪我演场戏罢了,只是现在,我们既然明了了心意,那我和她当然也就结束了。”

    苏苏立时觉得心里的一股子憋屈消散了一半,但仍是小心眼的问:“那你干嘛还去找她?”

    苏晋恒微微蹙眉,难道要和她直说,他是被她闹的起火,找崔雅苑消火去了?

    但转而一想,若这样说,她这般“洁癖”的性子,怕是又要闹的不可开交,不知又该怎么骂他了!

    “是去和她说分手的事情了。”

    苏晋恒这话一出口,苏苏眼眸腾时就亮了起来,她微微蹙着远山黛一样的长眉,贝齿咬在粉嫩的唇上,打量着他的脸似在思索什么,但转而却是瞪了眼睛:“你骗人!”

    “信不信由你。”苏晋恒看着她气鼓鼓的神情,只觉得说不出的好玩。

    但苏苏此刻全部的心思都集中在了苏晋恒的回答上,根本未曾注意到他手上的动作。

    “那你身上怎么有那么浓郁的香水味?还有,你脖子上……脖子这里……”

    苏苏细长的手指一下子扯开他的衣领,指着那一处咬痕气呼呼的瞪住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苏晋恒微垂了眼眸,听她质问,只是淡淡的“唔”了一声。

    苏苏半天等不到他回答,一低头才发现这人手上的举动,不由得气恼的狠狠拍了他一下:“苏晋恒!”

    苏晋恒被她打了一下,这才扬唇一笑,带了一点痞气说道:“我去和她摊牌说分手,她气恼不过,就咬了我一口……”

    苏苏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却似信了一半一般,愣愣问他:“真的?”

    “不然呢?”苏晋恒将她抱起来换了一个姿势坐。

    “我和她才好了这么几天,外面又传的沸沸扬扬,她心里正得意高兴,我提分手,她能不恼我吗?这还是我躲的快,要不然这块肉都要被咬下来了!”

    苏晋恒故作夸张的说着,苏苏不由得更加信了几分。

    但转而想到他方才说的话,又变了神色:“那开始你怎么不告诉我?反而说什么逢场作戏……”

    苏晋恒一愣,心里不由暗暗着恼,这小丫头记性也忒好了一些!

    正转着心思想着怎么先把她糊弄过去,却不料苏苏忽然苦涩一笑,竟是环住他的脖子趴在了他怀中,她的声音有些涩涩的响起;“算了。”苏晋恒却是怔住了,怎么这会儿忽然转了性子,竟然不计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