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别以为我宠着你纵着你
    苏晋恒目光漠漠的看了苏静一眼,苏静心里突突一跳,不敢再多说的低下了头。

    苏晋恒却缓缓说了一句:“a市那边的宅子缺了一个人管家,苏静明天就先过去吧。”“先生!”苏静惊的脸色惨白,可苏晋恒却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她怔怔坐在车上,看着苏苏欢喜的扑到苏晋恒身边,那一张精致美艳的小脸仿佛是盛开的花一般,苏静呆愣的看着,一行眼泪就缓缓落了下

    来。

    跟在他身边将近十年,却还抵不上苏苏短短几个月的陪伴。

    苏苏一路跟着苏晋恒去了他的书房,刚帮着他将外套脱下来,苏苏却是一怔,她嗅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那不是她身上的味道,更不是苏晋恒的,那样馥郁的甜香,必然是一个女人留下来的……

    他说有公事要去处理,难道是骗她的?

    苏苏怔怔的拿着他的外套,一动不动的站着,苏晋恒觉出异样,回头讶异看她,苏苏却正好看到他颈侧的一抹暧昧的咬痕,下午的时候还没有,不过是出去了一趟……

    苏苏忽然将手中的衣服狠狠掼在地上,眼泪立时就掉了下来。

    她忽然的发脾气,让苏晋恒也有些微微愠怒起来,但见她哭的眼泪如决堤了一般,他终究还是按耐了怒气,上前一步轻轻扶住她的肩膀柔声询问:“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

    苏苏甩开手臂后退一步,眼眸里却像是喷出了火;“你是去办公事了还是去找别的女人了?”

    她醋意盎然的话,反而让苏晋恒笑了起来,他随意的点了支烟,垂了眼眸深吸一口,漫不经心说道:“多大点事,值得你这样哭哭啼啼的!”

    下午被她闹的起火,他出去找个女人消消火再自然不过了,没去找露娜她们在她眼皮子底下寻欢作乐,对于苏晋恒来说,已经是他对她的疼爱和体贴了。

    却不料这丫头连这点醋都要吃!

    她现在年纪小,不愿意和他越雷池,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再说了,那些女人在他眼里不过是工具罢了,哪里值当她来发这样的脾气?

    “多大点事?”苏苏腾时睁大了水雾缭绕的双眸,似不敢置信一般望着面前俊朗无双的男人。

    到底是谁今日下午还在和她卿卿我我?到底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从此以后会与她在一起?到底是谁与她剖白了真心说喜欢她?

    可一转眼的功夫,就浑身带了其他女人的气息回来,还若无其事的指控她小题大做不该这样发脾气?

    苏苏只觉自己的一颗心都仿佛被泡在了冰水中,冻的她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一般,她瞠目望着苏晋恒,眼泪却如雨一样纷乱落了下来。

    苏晋恒原在男女之事上随意惯了,并未料到她会是这样大的反应,再说,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也是常事,若她因为这个生气,岂不是会活活气死?

    但终究看她这样掉泪心

    里还是疼惜的,就耐了性子轻轻按住她的肩,低声哄:“好了,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我有了你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可苏晋恒你有了我却还可以和别的女人逢场作戏?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是不是和后园子里那些女人也没什么分别?只不过是你的玩物罢了?”

    苏苏甩开他的手,怔怔后退一步,一席话说的利落无比,可终究还是委屈的哭出声来。

    “苏苏,你也太任性了。”苏晋恒敛了脸上温和的神色,有些郁郁的盯住她,顿蹙的眉心之间显然已经带上了三分不悦。

    已经为她冒了大不讳,甚至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剖白了自己的心意,让她做他身边唯一的女人,这还不够疼她爱她?

    他苏晋恒何时这般行事过?而今不过是玩了个女人,就对他哭哭啼啼发作甩脸子,他苏晋恒留她在身边可不是找了个锁铐把自己拘束起来的!

    “我任性?”苏苏竟是低低笑出声来,她一双带着泪的眼眸仿若是深潭一般漆黑深邃,那里面浓浓的委屈和悲愤让苏晋恒一时又有些心软起来。但这心软也不过是稍纵即逝,男女之间,向来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若这一次他妥协了她,只会助长了她的骄纵之气,譬如红楼梦中薛蟠和夏金桂的那一段官司,夏金桂最初在气焰

    上压倒了薛蟠,从此以后薛蟠就再也没能翻过身来!被这母夜叉害死了自己的小妾香菱,却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而苏晋恒其人是从不肯让自己落于下风的,哪怕是苏苏在他心里不一般,但却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胡来!

    看来,还是之前对她太过于纵容,以至于让她成了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我不知道别人怎样,我只知道我喜欢一个人,满心满眼就只装着他,却不知道你的心这样大!”苏苏含泪望着他,声音里却带着颤抖的倔强:“你和别的女人苟.且的时候,想没想过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苏晋恒目光骤然变作一片寒光一般的锋利,他粗硬的手指赫然捏住了苏苏的下颌,声音里却已经带上了掩不住的愤怒:“别以为我纵着你宠着你,你说话就敢这样没有分寸!”

    苏苏只觉颌骨都要被他捏碎,剧痛袭来让她的脸色一片的青白,只是下巴上再怎样疼,却还是敌不过心底凌迟一般的剧痛!

    下午时候,还以为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却不料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她就又一次跌入泥潭中!

    若是他这般无情,何苦给她希望让她有那片刻的欢愉?

    还不如之前他们彻底撂开手去,想必现在她也不用承受这锥心刺骨的痛!

    “纵着,宠着?”苏苏怔怔望住他:“是把我当成了阿猫阿狗一般?可我是人啊……”苏晋恒从不曾知道一个这般年纪的女孩儿,脸上竟会有如此绝望和受伤的神情,他的怒火竟又不受控制的偃旗息鼓,想她不过十八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他这般的行止她心里接受不了,却也是人之常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