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三叔叔身边那么多女人,岂不是成了秽乱无耻的小人
    苏晋恒却已经抢先一步拉住了她的手腕,苏苏还没来得及甩开,整个人就被苏晋恒拦腰抱了起来。

    “放手,你放开我,放开……”苏苏死命的捶打着他,两条细细的小腿不停的扑腾,在他怀中又哭又叫的折腾,苏晋恒不胜其烦,皱了眉冷冷开口:“你再乱动,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苏根本不理会,仍是拼命挣着身子想要从他怀里出来,苏晋恒被她折腾的又怒又烦,低了头狠狠咬住她柔软的唇,苏苏疼的大叫了一声,却是再也不敢乱动了……

    苏晋恒见她乖了下来,这才似满意了一样微微勾了勾唇角,修长的手指从她唇角拂过,将那微亮的水渍轻轻揩掉,而抱着他的双臂却是越发紧了一些。

    苏静木然的拉开车门,看苏晋恒抱了她上车,她不敢再坐在后座,就默默开了车门坐进副驾驶座。

    苏晋恒按了按钮,车厢立时被隔成两个密闭的空间,苏苏远远的蜷在另一侧的角落里,低了头只是轻声的呜咽,看也不看苏晋恒一眼。

    像是一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小猫,苏晋恒却觉得她此刻的样子分外的可爱又好笑,不由得向她身边挪了挪,伸手去摸她的头发:“好了,别哭了……”

    苏苏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却是一咧嘴哭的更厉害起来——

    嘴唇都肿了,舌根现在也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凭什么这样欺负她?

    高兴了就又抱又亲,有了新欢就丢到一边去不理不睬,她在他心里就这样下贱,任他羞辱折腾?

    苏苏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他真是生平遇到的最坏最可恶的人,亏她之前还以为他多好多好,骗子,根本就是个无耻卑鄙的骗子!

    苏晋恒借着从车窗里透进来的两侧路灯的光芒打量她的神色,见她哭的投入又认真,仿若是受了天大委屈一般,不觉心口蓦地一软,声音却已经从方才的冷冽变的和暖起来:“好了,不哭了……”

    苏苏根本不理会他,只是兀自哭个不停,苏晋恒唇角微翘,声音中却是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调侃:“怎么,还真上心了?就这么在乎那小子?”

    苏苏哭声蓦地一顿,她的眸光中有不敢置信的光芒弥漫而出,苏晋恒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见她听他说起林思远就有了反应,苏晋恒只觉心口越发窝火起来,声音中就有了一丝刻薄:“就算你真喜欢他,也给我把这心思收回去!苏家的规矩你别忘记了!”

    苏苏被他的语气激怒,不由咬唇冷笑:“叔叔现在义正言辞的和我提什么规矩不规矩?老爷子早就说了,我不是苏家的人,永远也进不得苏家的门,我还用遵苏家的规矩?”

    苏晋恒面沉如水,声音却是一派平静:“你只需记住,苏家就是不认你,却也不容许你做出丢脸的事!”“呵!”苏苏蓦地重重冷笑一声,纤弱的脊背却是倔强的挺直;“三叔叔认为这是丢脸的事情?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到了三叔叔和苏家人面前难道就变了样?那若是正正经经的恋爱变成了不堪入目,三叔
    r />

    叔这样的作为又算什么?三叔叔后园子里的那些女人又算什么?”

    苏晋恒脸色越来越难看,苏苏却似丝毫不怕一般倔强望住他,她乌黑眼眸中透着嘲讽,又带着决绝。

    那黑琉璃一样的眼眸中映出他阴沉的脸色,苏晋恒怒极反笑,菲薄的唇缓缓的勾勒出一抹极冷的笑容,却像是挂在冬日积雪枯枝梢头的冷月,让人的骨头缝子都透出冷来!

    “三叔叔身边女人无数,岂不是成了秽乱无耻的小人?”

    苏苏一句话还未说完,脸上却已经挨了重重一掌,苏晋恒暴怒至极,脸色已然变的铁青,这一耳光几乎是失控了一般打出去,苏苏半张脸腾时就红肿了起来!

    苏晋恒这几十年,何曾听过这样的话语?就算是他在男女之事上混乱不堪,可就是爷爷也只不过是云淡风轻说过他两句!

    苏苏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他给了她几分的好脸色,不过是他瞧着她可怜庇护了她几次,她就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妄图对他指手画脚起来?

    一个苏家不认的私生女,若不是他看她还有几分傲骨把她带回家,给了她这样优越尊贵的生活,现在她怕是早就被苏家给整死了!

    她却不但不思回报,反而还动辄给他脸色瞧,他苏晋恒什么时候看过别人脸色,什么时候主动对人示好过?她不知见好就收,反而越发上脸,就算是他女人再多,也干她何事?

    苏晋恒自见了她第一眼就觉喜欢,若非如此也不会将她带回家来,只是此刻,不知怎么,看着面前这张脸他只觉说不出的厌烦!那痛火辣辣的难忍,却似抵不住心底的疼,这一巴掌虽然不如那一晚在苏家挨的一顿痛打,可却好似痛了千倍万倍,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偏生不落下来,苏苏死咬了唇,惨白着一张脸轻轻的笑:“叔

    叔这样动怒,可是被我说到了痛处?”

    他身边有无数的女人,听苏静说,只要是他喜欢的,哪怕是小姐妓女都会弄回家里来!

    他宁愿要那样的女人,却是连吻了她一次都噤若寒蝉,只恨不得将她远远逼到天边才好……

    她如他所愿,不再见他,甚至违心的准备接受其他的男人,可他发这样莫名其妙的火做什么?

    若说在乎,他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她淋了一夜的雨无动于衷?

    可若说不在乎,他今晚的怒火又算什么?

    苏苏心中越是痛,可脸上的笑就越是倔强的挂着,苏晋恒直气的全身直颤,双拳攥紧青筋毕露,若不是还存着最后一丝丝理智,他几乎就按耐不住挥拳出去……

    这个人,这张脸,他再也不想看到,从此以后是她是生是死也与他毫无关系!

    “停车!”声音嘶哑却又冷硬,车速立刻放慢下来缓缓靠边,苏晋恒不等车子停稳就开了车门下车,苏安眼见得他的举止,直吓的脸色发白,慌忙死死踩了刹车停住,和苏静匆匆下了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