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搬走
    他依然亲切和蔼关怀备至,苏苏也和以往一样笑语妍妍,因此他竟没发现她的点点改变。

    但周嫂整日和她在一起,却是清楚的知道,以往那个总是欢声笑语不断的小姑娘,好似从那一夜之后,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以前她总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不知疲倦,以前她的脸上笑容从未曾褪去过,以前她欢快的像是这栋园子里的小鸟,可如今的她,却是更多的时间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

    或是看看书,或是发发呆,直到病愈之后重新去了学校,她一天中除却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基本全部都用在了念书学习上。

    虽然因为生病和之前的变故,她的功课拉下了一截,但好在她基础极好,人又聪颖勤奋,因此倒也并不觉得吃力,只是周嫂知道,几乎每天晚上,她房间里的灯光都亮到了十二点以后。

    有一次闲谈中周嫂感慨的劝她不要太用功,免得熬坏了身体,苏苏却只是笑了笑:“周嫂,我想去北京念大学。”

    “北京?”周嫂一惊,旋即蹙眉道:“那可离家远了,再说了,先生不是说过吗?你可以直升本校的大学,这所大学我听说很出名很不错的……”

    “我从出生起就一直待在这座城市,从来没有离开过半步,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想出去看看,见见世面,也总好过做一只井底之蛙。”

    周嫂沉默不语,但晚间的时候苏晋恒却是难得的一个人只身前来。

    苏苏幼稚的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但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时,她仍是心跳加快,眼眸里渐渐的凝聚起泪雾来。

    西装外套搭在他的手臂上,黑色的衬衫凌乱的解了两枚扣子,袖口的金属袖扣低调而又奢靡的散发出古朴的光芒,他双腿修长而又有力,一步一步随意走来就已经气势非凡。

    苏苏只觉心底翻涌的痛和委屈几乎要爆发出来,她忍不住的想要大哭,扑入他的怀中,像是以前那样,哪怕只是手指上破了一层油皮都要撒娇耍赖的让他哄上许久才肯破涕为笑。

    可她却只是坐着,像是妈妈教导的那样,坐姿端正,脊背挺直,标准的淑女模样。

    苏晋恒从进房间之时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她好像瘦了很多,但褪去了稚气的婴儿肥,瘦削的身形和脸颊却平添了少女的妩媚和秀美。

    她很安静,再不像从前那样,看到他就欢快的跑过来,扑到他的怀里上蹿下跳,像是一只顽皮的小鹿。

    他莫名的有些烦躁,眉心就蹙了起来:“周嫂说,你想去北京读大学?”

    苏苏静静看着他,缓缓点点头:“是,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试一试。”

    她声音平静,可心底却是存了卑微的哀求,叔叔,只要你不答应,只要你说你不准,我就不会走,我甘愿这样留在你身边,把所有的苦痛当做蜜水喝下去,无怨无悔。

    苏晋恒的眉毛皱的更紧,他将外套随手丢在一边,长腿迈向沙发坐下来,苏苏的目光跟着他转过去,嘴角噙了恬淡的一抹笑:“叔叔怎么想?”

    &

    nbsp; 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希冀,忽然让苏晋恒醒悟过来——

    她突然说出这样的想法,恐怕只是为了威胁他,威胁他说出留下她的话!

    她的心里一定笃定的认为,自己不会让她离开!

    可他凭什么不让她离开呢?她只是他的侄女,她凭什么要来扰乱他的心呢?

    “你能这样想,倒也不啻于是一件好事,出去一个人面对风雨,总好过做温室里的花朵。”

    苏晋恒眉心渐渐舒展,他脸上甚至带了欣慰的笑:“苏家的子孙多是贪图享乐,你想凭借自己能力去念心仪的大学,叔叔很为你骄傲。”

    这是与他相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对她说话时自称“叔叔”。

    苏苏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根快要断了的线给系着,他这一句话说完,那线立刻就断裂开来,她的心沉沉的往下跌,直到跌入深渊中去。

    是了,她走的远远的,叔叔只会巴不得吧。

    她那天冲动的一个吻,她那晚站在窗下一夜,她的所有心意,都成了叔叔的困扰。

    她离开,叔叔只会松一口气,庆幸甩掉了她这个大包袱。

    苏苏忽然就笑了,她缓缓站起来:“我该休息了,明日有早读……”

    苏晋恒起身,目光在她脸上滑过,停滞了一下,然后苏苏听到他走出房间,关上门的声音。

    她一下跌坐在地毯上,将脸颊埋在掌心里,无声的哭了出来。

    苏苏申请了住校,以高三要考大学,想要争分夺秒复习功课为理由,苏晋恒没有阻拦,周嫂却是十分的不舍,只是看她态度坚决,就也只得给她准备了一应的生活用品,又殷殷叮嘱了许多才稍稍的放心。

    苏晋恒却并没有亲自送她,崔雅苑问他的时候,他只是说临时有重要的会议要开,没有时间去了。

    崔雅苑没办法,只得一个人去送了苏苏。

    苏苏对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但不可否认,崔雅苑是一个十分会事的女人,她待自己亲切而又不失客气,让人挑不出她一丝丝的错来。

    “住在学校可不比家里,就是条件再好,却也是要吃些苦头的,但好在一周可以回家一天,倒也不算麻烦。”

    崔雅苑又给她添了一些东西,却是连周嫂都没想到的一些物品,苏苏心里有些动容,但就是和她亲近不起来,只是淡淡道了谢。

    崔雅苑心思敏锐,知道她不太喜欢自己,但却也并未多在意,只要晋恒的心在她的身上就可以了。

    苏苏嘛……原本她还以为晋恒待她不一般,但现在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只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晋恒的亲侄女,那么对她好,自然没有一丁点的坏处了。

    崔雅苑一直将她送到学校,直到苏苏在宿舍里安顿下来,她方才离开。苏苏坐在床上,望着空荡荡的宿舍发了会呆,却仍是打起精神拿起课本去了自习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