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我吻你,是真心的
    他脸颊微微有些凹陷,唇也干裂了,连着两夜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他整个人看起来亦是十分的憔悴。

    “周嫂你让佣人再去煎药!”

    苏晋恒忽然开了口,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听起来说话的声音就有几分的暗沉,这暗沉和着他墨色的眸光,让人心里不免升起几分的惶恐。

    周嫂不知他要做什么,可仍是擦擦眼泪退了出去,解铃还须系铃人,苏苏小姐要好起来,也只能依靠先生了。

    房间里的人都被苏晋恒赶了出去,只余下苏苏躺在那里。

    不过是几天功夫,她原本还圆润的脸颊已经尖瘦的让人震骇,她安静的躺着,长发散乱在洁白的枕畔,衬着那张白皙的小脸,却是越发的楚楚动人。

    苏晋恒缓步走到她的床边,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眉宇却是深深的锁着。

    他从不曾想到,这个小小的,瘦弱的小姑娘,她的体内竟然蕴藏着这样的倔强和孤勇。

    不,也许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从她的眼神里他就该明白,她是多么的固执和不认输。

    他看轻了她的性子和心,所以才让她几乎走到绝路上去。

    苏晋恒忽然轻轻叹了一声,他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

    “苏苏。”

    苏晋恒低低开了口,他的声音较之平常暗哑了几分,可却又有了另外慑人的魅力。

    苏苏的呼吸平缓,显然根本听不到他的低唤。

    苏晋恒的眼眸却是越发的墨黑了几分,他微微的低下头来,俊逸的脸庞几乎贴住她的,而清凉的呼吸就缭绕在她的鼻端,他的脸微微侧了侧,在她的耳畔低低开了口:“那天晚上,在楚家的花园里……”

    他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呼吸似乎微微的停滞了一下,苏晋恒眼眸骤然璀璨了几分,可他的心却是一点点冷了下来,与他此刻说出的炙热的话语,截然不同。

    “我吻你,是真心的。”

    他简短的一句话,却像是骤然响彻天空的重锤,仿佛瞬间就将她整片天空上层的阴霾扫开。

    那原本在深渊里浮沉的身体,好似忽然有了力量,她闭着眼,可唇角却是微微抖了起来,苏晋恒看到她的眼角有一颗饱满的泪珠儿缓缓的涌出,然后顺着滑腻的脸庞滚落了下来。

    苏晋恒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她的反应,让他的心口的重石骤然的松开,可随即席卷而来的却是更深更重的阴霾。

    他的目光越来越深,口中的话语柔软温情,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不喜欢崔小姐,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我最在意的,还是你……只要你好起来,我们就和从前一样……”

    她的泪越来越多,可苏晋恒感觉到自己的心却是越来越硬。

    她对他,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依赖长辈依赖靠山,而是已经接近了男女之情。

    她年幼,糊涂,可他却是清醒理智的,他们的血缘关系,注定了

    她存了这样的想法就会万劫不复!

    是,万劫不复,他会万劫不复,她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让万人景仰的生活来之不易,苏晋恒清楚明白,这世上能撼动他的心智,让他放弃自己掌中拥有一切的人和事,是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他会疼爱苏苏,永远呵护她,照顾她,给她最好最优越的生活,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她永远不能再往前一步。

    如果她聪明一点,以后就恪守本分,那么她的前途和未来,只会一片光明。

    但若是她仍旧执迷不悟,苏晋恒忽然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想起小时候被那些堂兄弟打的趴在地上,有一个人踩着他的脸,嚣张的大笑:“没爹没妈的小野种,还敢和我抢东西!”

    这样的生活,他再也不会过了。

    那一口唾沫唾在他的脸上,也让年幼的他早早成熟,悲惨的命运,顶多只能换来同情和嘲讽甚至肆无忌惮的羞辱,只有站在众人之上,才会万人敬仰。

    永远,他永远都不允许自己再跌入泥沼中,没有品尝过被人肆意践踏滋味的人,永远都不懂,他为什么那么狂热的迷恋权力,和他如今拥有的一切。

    “三叔叔……”

    她微微干裂的唇轻轻蠕动,嘶哑的声音忽然响起,却像是有一根细细的线牵动了他心脏的某处一样,他骤然的从回忆中惊醒。

    她颤颤的睁开眼眸,就那样凝着他,不知看了多久,苏晋恒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小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指,“三叔叔,我们还能和从前一样吗?”

    苏晋恒低头看她,有极浅极浅的笑意缓缓从他的唇角溢出,苏苏看到他笑,唇角也不由微微的扬起,可她触到他的眸光,却是骤地心口一缩。

    在他身边的这段日子,她从未曾看过这样疏离和冷淡的目光。

    她知道他向来对人冷酷无情,可她亦是知道,他不会这样对她,她在他心中的位置,该是特殊的。

    可如今看来,却是她大错特错。

    “只要你可以,我当然也可以。”

    苏晋恒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可苏苏却是听懂了,只要她不再跨越这个界限,那么他永远都会像是一个和善的长辈一样庇佑着她。

    她觉得说不出的难过,可那难过却像是被一只手给硬生生的掐住了,她痛的挤出笑来,轻轻点头:“好。”

    周嫂不知这两人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苏晋恒怎样劝好了她。

    苏苏变的很听话,医生嘱咐她怎样她都乖乖照做,只是,药也吃了,补汤也每天都在喝,但病情却总是反复无常。

    直到又下了一场连绵的秋雨,苏苏才彻底的退了烧,但整个人却是瘦了一大圈。

    更让周嫂担忧的却是,她变的沉默寡言起来,脸上的笑也一天比一天少。苏晋恒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她的改变,他的时间更多的给了崔雅苑,有时见到苏苏,他依然亲切和蔼关怀备至,苏苏也和以往一样笑语妍妍,因此他竟没发现她的点点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