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病重
    没想到,苏晋恒这样的男人,竟然会对她一见倾心……

    修长的手指微微一用力,就将快要燃尽的烟蒂摁灭在了窗台上,窗帘之间的那一道缝隙,正好让他可以看到楼前的景象。

    园子里的灯光朦胧中缭绕着水汽,这园子里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幻梦中一般朦胧,苏晋恒有短暂的失神,一时之间竟是辨不清楚那站在不起眼角落里的小小身影,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他看到的假象。

    他按着那烟蒂,一下一下的捻着,窗台上散乱的都是烟灰,崔雅苑轻声轻脚走了过来,柔软小手攀在了他的肩上:“看什么呢?”

    她的目光也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出去,却只看到一片潇潇风雨。

    “没什么。”苏晋恒倏然收回思绪,他未料到自己的心情会这样低沉,一时之间,心中竟是升起说不出的丝丝懊悔,他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这样突然的冷落,对苏苏会不会太不公平?

    但转脸看到崔雅苑俏丽关切的小脸,他的心神终究还是缓缓收了回来。

    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她虽然觉得难熬,可将来终会明白他的苦心。

    如果他现在心软,那么这些天的煎熬岂不是白白承受了?而苏苏她,只怕会越陷越深……

    就算是他自己,纵然心狠手辣雷厉风行,但也不能百分百肯定,自己可以真的随心所欲就能抽身而出。

    “下雨了,今年的雨水好像特别多。”苏晋恒拥住崔雅苑,转身往床边走:“你今天也奔波了一天,一定累了,我们睡吧。”

    崔雅苑的脸就微微红了起来,她低了头,咬住嘴唇轻轻点头:“嗯。”

    “关了灯吧。”苏晋恒高大的身躯倾轧在崔雅苑身上,他微凉的鼻尖几乎要触到她的,崔雅苑点点头,细长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去,按了开关。

    室内骤然变成了一片黑暗,好一会儿她才朦朦胧胧看到苏晋恒的脸,崔雅苑缓缓伸手抚上他脸庞轮廓,声音轻轻浅浅:“晋恒……我是不是在做梦?”

    苏晋恒的目光似在看着她,却又似缓缓的飘远了,他并未作答,只是低了头,冰凉的唇轻轻压在了她的唇上……

    苏苏看到那灯光灭了,那一栋楼都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

    雨下的更大了,可是风停了,她全身都是湿漉漉的,但却觉不出冷来。

    她不知道她站了多久,仿佛是一整夜,却又仿佛是一辈子。

    周嫂来苦劝了她几次,她都没有动,她知道,她只会让自己疼这一次,疼过这一次,她就再也不会让自己为三叔叔掉泪了。

    是啊,她再也不会这么傻了,永远不会这么傻了。

    三叔叔不会对她好一辈子,三叔叔也不是那个会照顾她一辈子的人,她总要一个人,面对全部的风雨,就像是今晚,她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痛一样。

    她痛的几乎死去,可三叔叔拥着另外的女人醉在温柔乡。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

    该是三叔叔最重要的宝贝吧?可如今方才明白,她或许轻的比不过住在这豪华院落里后园那些女人。

    她甚至,连露娜都不如,至少她曾经拥有过的,是她连靠近都不能的。

    耳边连绵的雨声变成了稀疏的滴答声,园子里的灯也不知道什么灭掉了。

    下了一夜雨的缘故,天空灰蒙蒙的,但在远远的东边却还是露出了熹微的晨曦。

    天就要亮了。

    苏苏在心中悄然的想,她竟然就这样站了一夜,三叔叔房间的灯再也没有亮起来,直到现在,那里仍是一片的安静,三叔叔的小楼里也一片的安静,整个偌大的园子里,也是一片安静。苏苏忽然恍惚的笑了一下,她知道,她此刻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她的脸是惨白的,她的唇一定是可怕的青灰色,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她冷的麻木了,可她却又觉得自己身体滚烫的像是被

    人丢进油锅里的鱼。

    “苏苏小姐……”

    周嫂亦是一夜未睡,原就带了老态的脸庞越发添了几分的疲惫,她目光中带着疼惜,轻声唤她。

    连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照顾她的佣人都会心疼,可三叔叔却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苏苏惨淡的笑了一下。

    她轻轻伸出手,树梢上的雨点落下来,砸在她的掌心里,水滴缓缓的晕开,她的视线似乎也跟着模糊了:“周嫂,天都要亮了……”

    苏苏的声音轻轻的,就仿佛是被风吹到各处去的水滴,疏忽儿也就消散无踪了。

    她的眼前渐渐变成一片漆黑,身体仿佛也不是自己的了一样,轻飘飘的不知要落到何处。

    “苏苏小姐!”

    耳边最后的声音是周嫂惶急的呼唤,然后她就似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泥沼,仿佛有万千只手在拉扯着她,想要将她扯入那深渊中去,却又仿佛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在紧紧的拉着她……

    苏苏病的很重,甚至比那天苏晋恒将她从樱桃巷带回来那一次,还要严重上几分。

    她持续低烧,不管灌了多少药下去都没有用,也不再如同那一次翻来覆去含含混混的说着胡话。

    若不是还有浅浅微弱的呼吸,她几乎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生命迹象的人。

    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苏晋恒整个人就瘦了一圈,他神色憔悴又疲惫,双眼赤红,胡茬凌乱,也顾不上打理,不知请了多少高明的医生,可苏苏一直都这样昏沉沉睡着,没有苏醒的迹象。

    周嫂已经暗地里哭了几场,“先生,再这样下去,苏苏小姐就熬不住了……”

    就算是个铁打的人,不吃不喝只靠输液,时间久了身子也吃不消啊。

    苏晋恒牙关紧咬,深邃的眼眸里几乎要绽出森冷的寒光来,“她不会有事的!”

    “可是小姐她……就这样昏沉沉的睡着……”周嫂声音又哽咽了起来,苏晋恒烦躁的扯开衬衫领口的扣子,他脸颊微微有些凹陷,唇也干裂了,连着两夜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他整个人看起来亦是十分的憔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