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撞破好事
    为什么,好像是,忽然就变成了她心口里扎着的一根刺,连碰一下,都觉得痛的难受?

    她抚着自己的心口,那里面仿佛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不停的往外渗血,揪着撕着的疼。

    苏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痛苦,这痛苦的来源,她小小的心里还想不明白,辨不清楚,可她却再也不想品尝这样的痛苦。

    苏苏浑浑噩噩的走下台阶,园子里灯光亮了起来,照出一大片温暖的光晕,有小小的飞蛾绕着那灯光盘旋飞舞,不管不顾的往炙热的灯泡上撞去……

    苏苏感觉自己也像是那飞蛾,不要命了一样往一一条不见光明的深渊跌去,明知会摔的粉身碎骨,可她却像是失去了理智,她无法清醒,她也不愿,不能清醒…阄…

    冷意四面八方侵袭而来,苏苏停住脚步,抱紧了双臂,酒气开始上涌,让从来未喝过酒的她一阵阵头晕目眩,几乎站立不稳。

    苏苏只得在园子里的石凳上坐了下来,这里似乎有些偏僻,四周遍植着矮小的绿植,她坐下来,外面走来的人几乎就看不到这里还坐着人了。

    崔雅苑着迷的目光一直都落在苏晋恒的脸上未曾挪开,方才她和苏晋恒一气跳了三支舞,场上的那些女人几乎嫉妒的发疯了,她的虚荣心也膨胀到了极致哦。

    苏晋恒这样的男人,虽然名声有些狼藉,可是能力地位都是一等一的优越,那些女人平日里八卦的评头论足,一边义正言辞的批判他男女之事上太随便,一边却又巴不得手脚并用爬到他的床上去……

    而今这样让人着迷的男人,她崔雅苑却是要唾手可得了!

    放眼整个市,哪里还有人配和她争?论家世,论相貌,论学识,她无一不是最优秀的!

    今晚苏晋恒与她共舞时的眼神,她明显看得出来他对她感兴趣……

    这不,两人跳了三支舞,又喝了几杯酒,仍觉得意犹未尽,苏晋恒主动提出了要和她出来逛逛。

    说是逛,其实他的意思崔雅苑再明白不过了,不过是变着法的想和她单独接触罢了。

    “冷得很呢。”崔雅苑微嗔望着苏晋恒,眼底却并无一点点气恼,唇角还微微翘着:“叫人家出来,又不说话,也不知是要做什么……”

    她话还未说完,苏晋恒长臂一伸箍住她的细腰,崔雅苑低低的“呀”了一声,整个人却已经娇弱的跌入了他的怀中……

    苏晋恒却是骤地想起了那晚的苏苏……仿佛也是这样的夜色里,仿佛也是这样的姿势,苏苏撞在他的怀中,那一整个晚上的梦中,都是她……

    “苏先生……你弄痛人家了!”崔雅苑半真半假的抱怨,大眼里写满了委屈望着苏晋恒,似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娇媚。

    她羞怯的低了头,轻声埋怨:“还以为苏先生是正人君子呢……”

    “我哪里不正人君子了?”

    “苏先生……”崔雅苑嘤咛一声,脸颊飞上了酡红,可那眸子里的水光却是越发潋滟了几分。

    苏晋恒唇角的笑意弥漫的更深了几分,可眼眸深处却是一片暗沉的海,流淌着浓稠的化不开的黑色。

    崔雅苑半真半假的推拒了几下,就娇滴滴的喘着软在了他怀中。

    怀里的女人美艳不可方物,可他的心却是激不起一点点的涟漪。

    苏苏像是无声无息的游魂,她的眸子空洞的睁大,穿过漆黑的夜色望着那紧紧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氤氲的灯光里,苏苏看到那个女人嫣红的唇微启着,漂亮的眼睛猫儿一样的眯起来,她修长的脖颈后仰拉长,纤细的腰缓慢却是柔软的扭着。

    三叔叔的另一只手就按在那女人的腰上,夜色似乎都变的旖旎缠绵起来,可苏苏却像是失了魂魄。

    她站起来,穿过面前低矮的树丛,她的脚步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她无法控制的向苏晋恒和那个女人的身畔走去。

    崔雅苑已经喘的不成样子,但仍存着最后一丝理智,这可是在楚家的园子里,不定就会被什么人给撞上,她虽然想和苏晋恒更亲密几分,但却也丢不起这个脸。

    毕竟,她最终目的是想做苏晋恒的正牌女友,而不是只要一段露水姻缘就满足。

    “别,别在这里……”崔雅苑隔着裙子按住苏晋恒的大手,声音却是虚浮无力的更像是一种邀请。

    “在这里不是更有意思?”苏晋恒轻佻的一笑,崔雅苑双腮赤红,眼底已经是一片痴醉的迷离,她的手指软软搭在苏晋恒肩上,再说不出话。苏晋恒正低头解皮带,却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下意识的一抬头,却见那氤氲夜色中,一袭白衣的苏苏静静站在不远处望着他,她的神色凄楚无比,可双腮上却带着异样的潮红,苏晋恒一时之间竟是惊出了

    一身的冷汗:“苏苏?”崔雅苑冷不防听到他唤别人的名字,脑子里浑噩了一下方才醒悟过来,知是两人此刻的举止被苏晋恒的侄女看到了,当时就羞的面目赤红,也不敢回头,匆匆从苏晋恒怀中挣出,胡乱整了一下衣服就匆匆

    跑开了。“你怎么在这里?”被苏苏撞破了好事,苏晋恒没觉得怄火,却只是有些难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