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公然追求
    苏苏也能感觉到,他们在面对着苏佳云时的那种殷勤和热情和面对自己时完全不一样的。

    好在她并不在乎这些,跟着妈妈的时候,日常琐事都是自己打理的,现在多少还有人伺候着,那些怠慢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去了苏家之后,苏苏就从原先的公立学校转到了现在这个贵的吓死人的贵族高中与苏佳云一起念高三,等到明年夏天,她和苏佳云还有这所学校的一些学生就可以直接升入本部的大学了

    这所大学是苏苏梦寐以求的学府,因此这也算是回了苏家目前为止唯一让苏苏喜悦的事情了。

    但和苏佳云在一个班级却是一件让苏苏十分头疼的事情。

    她步步退让,苏佳云却偏生越发的咄咄逼人了几分,不管她做什么,她都能给她挑出一堆毛病来。

    苏佳云身份尊贵,在学校里被人捧着捧惯了,多少公子哥儿之前苦苦追求她,她都是眼皮撩都不撩一下的,可现在苏苏也来了这所学校之后,她的许多追求者竟然开始转而追求苏苏了……

    说来也不奇怪,苏苏虽然身份不堪,但不管怎么说苏家也维持着明面上的体面,因此学校里并没几个人知道苏苏在苏家的地位。

    只是见她和苏佳云同出同进,又长的可爱美丽,性子又温柔沉静,待人十分的真挚可亲,都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哪能不生出几分的喜欢呢?

    就连佳云颇有几分好感的巨力实业的太子爷殷东城都开始对苏苏示好起来。

    说起来,段静雪和殷东城的母亲颇有几分交情,两家也有联姻的意思,就看这一对孩子自己相处的如何了。

    之前佳云也曾和段静雪一起去殷家拜访过,殷东城也在殷太太的授意下约会过佳云几次,两人相处倒也算投契。

    虽然并不曾确立关系,但佳云也早已把殷东城当做了自己的专属品。

    殷东城忽然开始追求苏苏这件事传入她的耳中时,苏佳云根本是不相信的,在她心里,她自己是那枝头的金凤凰,而苏苏却是麻雀都不如!

    殷东城会放着她这个金凤凰不要去追求苏苏?简直是无稽之谈!

    但在亲眼目睹了殷东城在教室外专程等着苏苏回家之后,苏佳云几乎如同被人兜头泼了冷水一样,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事事都要强压苏苏一头,而苏苏也一直逆来顺受,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绵羊。

    可就是这个她根本瞧不起的小绵羊,竟然无声无息的勾搭上了她苏佳云的男人!

    以后在学校里她哪里还有颜面耀武扬威?谁又不知道殷东城是她苏佳云的准未婚夫?殷东城就是再优秀,谁又敢去染指?

    苏佳云从来没担心过有人和她争,因为这所学校里也没其他人有资格和她争!

    所以在事情突然发生了之后,苏佳云简直要发疯了!

    殷东城自小也是被人捧着长大的,向来随心所欲,之前家里有意让他和苏佳云在一起,他心里虽然没有十分的愿意,倒也是不排斥的。

    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婚姻大事向来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不是强强结合就是商政联姻,能选择的圈子也就这么大,苏佳云虽然性子骄矜了一些,但至少还算是漂亮可爱的。

    十七八岁的年纪,对待感情也不过是看第一眼印象,因此殷东城并没有拒绝家里的意思,和苏佳云时不时会约会几次,但因为彼此年纪都不大,因此更进一步却是也并没有的。

    但忽然出现的苏苏,却是让殷东城一眼就沦陷了。

    他身边的千金小姐,不是清高的不可一世,就是死板的像个榆木疙瘩,再不然就蛮横的像是苏佳云这般,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女孩儿出现

    相貌生的一等一的好,又聪慧温柔,说话的时候总是俏脸一红先对人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含着几分的羞怯并不敢直接和人对视,总是喜欢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了心头就先涌上几分的疼惜来。

    像他这样粗手粗脚向来狂放不羁的少年,对她说话的时候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调,只怕吓到了她,让那双美丽的眼中淌出惊恐和眼泪来。

    殷东城只是见过一次这样子的她,就再也忘不掉。

    见到苏苏之后,他对自己之前竟然能忍受苏佳云的脾气还和她约会过几次简直不敢置信!

    因此,殷东城根本就不顾苏佳云心中怎么想,直接开始公然的追求苏苏了。

    而他追求女生的方式和任何一个青春期的少年都一样,堵在女孩的教室门口,等着人家一起放学回家。

    殷东城斜背着双肩包出现在苏苏和佳云的教室后门外的时候,颇是引起了小小的一番轰动。

    他生的十分俊美,是这所学校女生心中的第一白马王子,几乎每个女孩儿都幻想着能和殷东城约会!

    起初大家都以为殷东城等的是苏佳云,佳云的几个跟班儿还嬉笑着推搡着佳云让她出去,可殷东城一开口,几乎整个班级的人都石化了!

    “苏苏,你出来一下!”

    殷东城的个子很高,放学时人潮汹涌,他站在其中却还是鹤立鸡群一样的醒目。

    苏苏正在埋头整理笔记,忽然听到有人叫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哎了一声就回过头去……

    她的一头长发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儿一样,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这样突然一回头,水光流过一般的黑发从她的脸颊擦过,映着那雪一样的皮肤,比油画上的少女还要清丽动人几分!

    殷东城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他的目光定在苏苏的脸上,竟是许久都未曾能挪开。苏佳云呆愣站在一边,周围的窃窃私语和异样的目光,像是烧热的刀子在切割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嫉妒和愤怒,羞辱和难堪交织在一起,几乎要将她逼的发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