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抱着三叔不肯撒手
    廖月心只感觉自己的视线一点点模糊了起来,仿佛又看到留着童花头的可爱的苏苏在树下跑来跑去,那张可爱的小脸对着她灿烂的笑,一声一声喊着妈妈,妈妈……

    “苏苏……”

    廖月心靠着门框缓缓滑坐在地上,她用手捂着脸,可眼泪仍旧是从指缝间溢出来,大颗大颗的落在了地板上。

    ****

    一路上段静雪表现的还算温和,颇是和她聊了几句,还说了些苏家的规矩,甚至还为那天苏佳云的举止道了歉。

    苏苏看她如此这般,心里的惶恐倒是消去了几分。

    只是看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街景,知道自己离家是越来越远了,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经常回来看妈妈。

    她有些难过,却又不敢哭,若是花了妆,段静雪怕是不会管她的,她第一次去见长辈就这样狼狈,那就完了,祖爷爷一定也觉得她上不了台面……

    身份就这样不堪,行事又这样不着调,谁会喜欢呢?

    苏苏一路想着心事,只巴不得这路再长一点,最好一直都开不到苏家去才好。

    可终究还是很快就到了苏家漂亮的宅院外。

    车子缓缓停下来,苏家的佣人打开了院门,车子正要发动,却有一辆黑色的宾利开出了院子,苏苏和段静雪都回头看了一眼,苏苏并未放在心上,却听段静雪好奇的咦了一声:“怎么三弟这时候走了?”

    苏苏只觉心砰地剧烈跳了起来,这是三叔叔的车子!

    她原本还以为今天三叔叔必然在,心里还多少有了点勇气,但现在这情形看来,三叔叔怎么就走了?

    苏晋恒降下了车窗和段静雪打招呼,苏苏只来得及看到他戴着墨镜的半张脸,车子就又缓缓的发动驶入了苏家的宅院。

    苏苏只感觉整颗心都往下沉,不停的往下沉,好似无形的恐惧,正从四面八方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她几乎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下了车,段静雪却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她的神色不复方才的温和,反而是带着讥诮的冰冷:“我先进去,待会儿让佣人带你过去,记着别耽搁了时间,别乱说话,惹老爷子不高兴,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苏苏连忙应了,看着段静雪往宅院里的主楼走去,她却被段静雪吩咐的人带到了一边的小楼。

    一路穿花拂柳,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那人让苏苏在一间休息室坐了一会儿,就带了她重新往主楼走。

    还未走近那栋主楼,苏苏就听到了里面觥筹交错的声音,还伴随着老人家洪亮而又中气十足的笑声。

    苏苏只感觉全身都出满了汗,她捏紧了手心,小心翼翼的跟着佣人走上台阶,然后,一步一步走向那豪华的大厅……

    她的出现,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就连苏老爷子都向她这里望去。

    苏晋源吓的一下站了起来,手中的汤勺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他望着苏苏,嘴巴张的老大,惊的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开口:“你……你怎么来了……”

    苏晋源在外面有女人还生了孩子的事情,可是瞒的老爷子滴水不漏,这今天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设计他?

    苏苏还未来得及开口,苏老爷子却已经脸色大变,重重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怒喝出声:“出去!滚出去!”

    苏苏吓的浑身颤抖,求助的目光下意识的投向段静雪,可段静雪根本不看他,只是惶急和众人一起围向老爷子身边小心的劝慰起来……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苏佳云和她身边的几个少女都嘲讽的望着她,满脸讥诮的笑,苏苏耳边只余下嗡嗡的一片响……

    为什么,为什么祖爷爷还没看清她,还没和她说句话,就赶她滚?她到底哪里不对?

    “还不把她赶出去!”苏老爷子刚刚平复了一下,见苏苏仍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他不由得怒火中烧,竟是颤巍巍站了起来指住她怒喝:“把这个贱人赶出去!”立时就有人过来推她,苏苏眼底的泪珠儿再也忍不住,腾时就落了下来,她推开众人转身向外跑,却不知是谁暗中绊了她一脚,立时狠狠栽倒在了地上,水磨石的地面坚硬无比,苏苏只感觉自己的膝盖都

    要撞碎了,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强撑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冲出了大厅……

    身后的哄笑不绝于耳,苏苏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她忍着剧痛冲到苏家的大门处,却听到刺耳的刹车声,苏苏双膝一软,她以为自己要被车子撞上,可却有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拉住了她……

    苏苏含泪抬起头来,苏晋恒俊逸的容颜正好跃入她的眼帘,她心里骤然委屈一片,竟是一下扑入他的怀中,大哭起来:“三叔叔……”

    苏晋恒却是被她的这突如其来的举止弄的一头雾水,他将苏苏拉起来,可苏苏却死死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苏安站在一边目瞪口呆,苏苏这般举止,苏晋恒竟然就站着不动,也没有推开她,更别提发怒了!

    苏安跟在苏晋恒身边多年,这样离奇的情况却是头一次见到,饶是他素来淡定,喜怒不形于色,这一次也大大惊诧了一番!

    “你先站好!”苏晋恒微微皱皱眉轻轻推了推她,苏苏的眼泪鼻涕都抹在了他肩上,她哭的稀里哗啦的,简直跟洪灾现场一般。

    他虽然没有像七弟苏晋平那样洁癖到了惊人的地步,可是却也从未让自己这样……这样邋遢过吧!

    “三叔叔……”苏苏哭的却是更加厉害起来,苏家上上下下都是坏人,只有苏晋恒对她好,现在的她抱着苏晋恒,就仿佛是抱着救命稻草一般,死都不肯撒手。苏晋恒觉得有些头大,方才在苏家大门外和大嫂段静雪的车子擦肩而过,打招呼的时候他似乎隐约看到了苏苏,但却并未看的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