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不要回来了
    苏苏听到叩门声,只觉得心口一软,旋即就是暖融融的一片,母女两人又能有什么解不开的仇呢?

    只是这些天两个人好似都在较劲,都有了要和对方和好的想法,但都不肯先低头,只是等着对方先求和。

    但当妈妈真的先来找她和好,苏苏反而又羞愧难过起来,她是女儿,她怎么能和自己的妈妈怄气这么久呢?

    苏苏飞快的跳下床打开门,廖月心还没反应过来,苏苏就扑过去抱住了她,眼睛鼻子都红红的哭起来:“妈妈对不起……”

    廖月心就算是有再多的苦和心酸,这一刻也都化成了浓甜的蜜水。

    她搂着苏苏轻轻哄着,又帮她擦了眼泪,这才拉着她坐在床上,悄声的与她说起体己话来。廖月心说什么,苏苏都乖乖点头答应,直到她说起苏晋恒:“你那天说你三叔帮了你,我就在心里盘算过了,你三叔这个人名声不是太好,苏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怕他,但他看起来倒是对你还不错,你去了苏

    家,若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妨去求一求你三叔……”

    苏苏低着头,咬住嘴唇不说话,手指却是拧着衣角几乎要把衣角扭烂了——

    那天晚上两人之间有过这样的尴尬,她哪里好意思面对三叔呀?

    只是……她心里却是着实想要再见一见他的,那天晚上场面实在太难堪了,她根本没看清楚他的长相,只是记得他个子很高,鼻子很挺很挺……

    “怎么了?”廖月心见女儿难得的扭扭捏捏起来,不由含笑捏了捏她的小脸:“还不好意思?他可是你亲三叔,怎么也会照顾你几分的!”

    “可是他对苏佳云可凶了,上去就打了她一巴掌,还让人把她带走学规矩去了!”

    苏苏有些稚气的开口,心里却是蜜一样的甜滋滋,三叔对苏佳云很坏,可对她,却和对苏佳云不一样……廖月心就疼腻的一笑,轻轻抚着苏苏柔软的乌发;“那是因为苏佳云做事太毒辣了,也可见你三叔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他不知道你是谁,就肯出手帮你了,就算外面传的再不堪,这件事也能看出来他是个好

    人,你只要乖乖的,知礼又懂事,那么别人一定会喜欢你的,还有你祖爷爷,也一定会喜欢你的。”

    苏苏却还是有些怕,靠在妈妈怀里小声询问:“要是祖爷爷不喜欢我怎么办?我可不可以回家来陪着妈妈?”

    “不行!不管在苏家多苦,也不要回来了。”廖月心忍着眼泪,拍拍女儿的肩,鼓励她:“苏苏这么棒,谁会不喜欢呢?”

    “妈妈,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让我去苏家,但我知道您不会害我,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努力让祖爷爷喜欢我,努力让妈妈高兴。”

    苏苏的话几乎让廖月心失控,可想到苏苏以后的路还那么长,她就是再不舍,也得强颜欢笑的把她送到龙潭虎穴去!“妈妈没有白疼你。”廖月心捧着女儿得脸细细的看,还是一脸稚气的小孩子呢,她心口里揪着疼的厉害,“去了那边,受点委屈就忍一忍,没有过不去的坎,人心都是肉长的,你祖爷爷就是再严厉,那也是

    你祖爷爷呢。”

    “嗯,妈妈您放心吧。”苏苏虽然心中百般不舍离开妈妈,但事情既然已经没有更改的余地,那不如想办法去面对。

    “好孩子,以后……妈妈不能照顾你了……”

    廖月心低了头又垂了一会儿泪,这才拉起苏苏:“妈妈趁着还有一两天时间,教你做几道拿手菜,去了苏家,说不定就有用得到的时候。”

    苏苏就故作欢喜的跟着廖月心去厨房,又装作笨手笨脚的样子逗她,母女两人倒是难得的有了片刻的欢愉。

    只是第二苏苏才刚起床,段静雪就已经坐在了家里的客厅里喝茶了。廖月心看着女儿的行李被司机搬走,这心就像是空了一半一样,她强忍着心酸叫了苏苏出来,段静雪一眼看到苏苏的打扮,不过是简单的短袖衬衫和及膝的短裙,惯常的学生打扮,就蹙了蹙眉;“老爷子不

    喜欢这样的打扮!”

    她就拿出了准备好的纸袋递过去:“去换了这套去,再化点妆,这小脸太白了,苦兮兮的,老人家看了不喜欢。”

    廖月心带了苏苏回房间,打开袋子一看,却是一件十分华贵的小洋装,并不暴露,反而还有些保守,这才放下心来,要是段静雪让苏苏打扮的妖里妖气,廖月心是绝对不肯的。

    苏苏换好了衣服,廖月心审视了一番,又将她披着的长发编成了发辫绾了起来,然后打开自己的首饰盒取出了一只很漂亮的钻石发夹轻轻卡在了女儿的发间。

    苏苏的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这只发夹妈妈很宝贝的,碰都不让她碰一下,现在却给了她……

    “妈妈我不要,这是爸爸给您的……”苏苏抱着妈妈的腰不肯撒手,廖月心硬了心肠推开她;“别哭,小心妆花了。”

    “你带着去吧,想妈妈了就看看,当是念想。”廖月心又仔细给她擦了泪然后补了妆,方才含泪一笑:“这样一打扮,我的闺女看起来真是太漂亮啦!”

    苏苏又要掉泪,却是强忍着不敢再哭,廖月心就拉着她出去,段静雪看到收拾妥当的苏苏,眼底也有了几分的惊艳。

    她满意的点点头,唇角却是绽出不易觉察的讥笑,拉了苏苏的手往外走:“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要赶上今天的午宴,老爷子特意让一家人都务必到齐呢,正是好机会让苏苏认认人!”

    廖月心还要追出去,段静雪不满的嗤笑:“你放心,只要你说到做到,我不会亏待她的!”廖月心不敢再追出去,眼睁睁看着苏苏上了车子离开,她又扶着门站了许久,这院子里忽然就变的静悄悄的,只有阳光从院子里植着的樱桃树茂盛的枝叶之间落下来,像是摔碎的金子一般可爱的摇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