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三叔
    “苏先生……”

    到最后,露娜花枝乱颤的尖叫哀求起来,苏晋恒消了火,神清气爽的起身沐浴,露娜趴在床上,犹在轻轻的颤抖。

    苏晋恒沐浴完毕出来,露娜已经不在他的卧房中了,苏安办事一向就是这样又快又利落,这也是苏晋恒一直留着他的原因。

    房间里也一扫方才那些淫.靡的气息,清洁而又干净,苏晋恒心满意足的睡下,竟是一夜无梦。

    苏安将露娜送回房间,这短短一段路程露娜走回来已经是气喘吁吁,双腿打着颤歪在沙发上就娇弱的起不来身了。

    苏安拿出一瓶药递给她:“露娜小姐,请吃药吧。”

    因着苏景恒欲求强烈,因此长住的家中是养着几个女人的,只是这些女人各自有各自的住处,平日里苏安管理的好,是不容她们彼此见面的,倒也相安无事。

    露娜不悦的瞪了苏安一眼,也不顾自己身上只是穿着几乎不能蔽体的睡衣,径自揉着酸疼的大腿不满的说道:“苏先生又没说让我吃药,你算哪根葱?”

    苏安根本不理睬她,只是淡淡说道:“等到苏先生开口的时候,露娜小姐恐怕就不能住在这里了!”

    露娜心里一惊,转而却是不甘心的咬着唇转了转眼珠说道:“方才苏先生还未说让我离开,你干嘛就赶我走?说不定苏先生沐浴完还要我呢!”

    苏安眉宇间一派平静,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露娜小姐,苏先生的规矩您应该很清楚,若是惹他不高兴,露娜小姐以后恐怕连见苏先生一面都困难。”

    露娜心知苏安说的很对,但是跟在苏晋恒身边之后,她曾经特意去打听过,苏晋恒这栋宅子里的其他几个女人,苏晋恒最多也就碰过两次,而她……

    这可是一个月内,苏晋恒第三次叫她去房间了……

    露娜本来就自持甚高,苏晋恒如此这般,她心里存了逾矩的想法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规矩也只是人定的,苏先生心里的想法你又不是完全知晓。”

    露娜不悦的白了他一眼,这个苏安,油盐不进,不管她怎么软硬兼施想要拉拢他,他根本就不理会她这一套。

    “露娜小姐若是觉得我做的不妥当,那就自己回去吧。”

    苏安不再和她多说,将药瓶递过去,越发的面无表情起来:“但这药露娜小姐必须得吃,苏先生吩咐了,不管是谁,都不能怀孕,不然……”

    苏安难得的目光森冷了几分,露娜被他这样慑人的看了一眼,心里终究也是害怕的,她伸手接过了药,虽然不情不愿,但终究还是乖乖的服了下去。

    苏安亲眼看着她把药吞下肚中,这才转身离开。

    露娜看着苏安走出去,心里品了品苏安的话——

    苏安毕竟是苏晋恒身边一等一的红人,他的话当然可信,露娜虽然心里有了想爬上枝头的想法,但却也不敢去触碰苏晋恒的逆鳞,他的那些传闻,她自然也都听过……

    存了不安分心思的女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苏晋恒这个人,可是从来不管外界怎么诟病他在男女之事上的放荡的。算了,且看看苏晋恒以后待她如何再做考虑吧,露娜叹了一口气,起身进了浴室,镜子里的那一具诱人娇美的身躯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淤痕,露娜不由得抿嘴一笑,这人今晚还真是疯狂,差点没把她折腾

    的散架!

    *****

    苏苏这几日还未去苏家,平日里也不过是去学校念书,放学就回家来,虽然一日三餐都在家中吃,但母女两人却并未说上几句话。

    廖月心许是上次的一番波折闹的,头痛病又犯了,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苏苏有心向妈妈求和,但想到她那天这样狠心的逼她去苏家,她心里的委屈就又没有办法平息了。距离上次去苏家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周了,脸上的抓痕已经淡了许多,但还是能看到一个浅浅粉粉的印子,而耳上的伤有些重,天气又热的厉害,前两天就有些发炎的迹象,幸而这两日伤口已经渐渐长好了

    ,苏苏才略略的放心下来。

    她也是个爱美的小姑娘,当然对这些伤疤很计较,每每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上耳上的伤,就会想起苏佳云那天疯狂可怕的样子。

    也不知道,她在她三叔那里学规矩学的怎么样了……

    想到那个人,苏苏心里又是酸,又是甜,竟自己都辩不出其中的滋味来。

    她现在知晓了自己和苏佳云的关系,当然也知晓了苏晋恒与她的关系,苏佳云叫他三叔,那他当然也是自己的三叔了……

    有一个肯这样庇护着她的长辈在苏家,那个虎狼窝仿佛也不那么可怕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自己要叫她三叔之后,苏苏的心中却又莫名的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好像是,盼着自己能和他有亲近的关系,却又不愿意这亲近的关系是这样的血缘关系。

    苏苏望着镜子中那个脸色红红的少女,不由得用凉凉的手背拍了拍脸颊,将心底那朦朦胧胧的,自己都不知晓的一种情愫甩开来。

    事到如今,一切都成了定局,总归还算是有件好事,她多了一个对她不错的长辈呢。

    廖月心站在苏苏的卧室外,几次想要叩门进来,但却又害怕看到苏苏冷淡的对她。

    她马上就要去苏家了,听闻苏老爷子已经回国了,许是稍稍休息两天,段静雪就要派人来接她回去了。

    想要叮嘱她的话有很多,廖月心恨不得把一辈子与人相处的经验都传授给她。

    苏苏一直跟在她身边,性子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一般,恐怕段静雪把她卖了她还要高高兴兴的帮她数钱呢!

    只是,在自己亲妈身边,当然越是单纯越是善良越好,可去了苏家那样的地方,如果一点心机成算都没有,岂不是要被人生吞活剥了?

    廖月心终究还是舍不得她吃一点苦,抬手敲了敲房门。苏苏听到叩门声,只觉得心口一软,旋即就是暖融融的一片,母女两人又能有什么解不开的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