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你才是贱人
    可那也只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她还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根本不懂大人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从那一次之后,廖月心再也没有在她面前掉过眼泪,也从未曾有过这样脆弱的神情。

    她品味着母亲的话,又想起苏佳云今天晚上对她的那些辱骂,苏苏就算是再蠢,也品出了一些不对来。

    为什么别的孩子每天都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而她却是要很久才能见到爸爸一次,爸爸每次来,也总是晚上很晚到,早晨很早就走了……

    每次爸爸来,妈妈就不高兴,两人有时候会争吵,可爸爸走了,妈妈却是更加不高兴起来,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一坐就是大半天……

    别人的爸爸都很疼爱孩子,可她自小就不敢亲近爸爸,爸爸对她也是不冷不热的,不要说像别家的父女那样亲亲热热,就是寻常的问寒问暖都很少有过。

    所以苏苏自小就很努力念书,很乖巧听话,她小小的心里想的都是,只要她足够好足够优秀,爸爸总有一天会喜欢她的……

    可一直长到现在,快要十八岁了,爸爸对她的态度却仍旧是那样。

    现在想来,爸爸之所以不疼爱她,是因为她并不是他唯一的孩子吧。

    “妈,我爸爸他……”

    苏苏轻轻咬了咬唇,心里像是刀子切割着一样的难受,她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落在手背上,晕出一片圆圆的水渍:“我爸爸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还有别的孩子?”

    廖月心的哭声一下停滞住,整个人都像是被拧上了开关一样定格在那里。

    苏苏的询问,让她几乎无地自容,她该怎么回答她?

    她才是苏晋源在外面的女人,苏苏才是苏晋源在外面生的孩子?

    苏苏看着廖月心的神情,以为自己猜对了答案,她的心不由得一阵难过,爸爸一定很爱那个女人,一定也很疼那个孩子吧……

    所以这么多年妈妈才会这样不开心,这么多年爸爸才会对她这样冷淡。

    “妈……”

    苏苏哽咽一声紧紧搂住了廖月心的肩膀,她强忍住心里的酸楚,强颜欢笑:“没关系的妈妈,你还有我啊,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保护你了……”

    “苏苏……”

    廖月心心如刀绞,哭着将懂事的让人心疼的女儿紧紧搂在了怀中,满腹的委屈和酸楚,似乎都不足为惧,她有这样好的一个女儿,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就算是苏晋源靠不住,就算是苏晋源骗了她负了她,生下苏苏也不是她人生中的错误而是最重要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你说的对苏苏!”廖月心捧住女儿的小脸,疼惜的将她脸上的泪擦去:“妈妈还有你,妈妈什么都不怕,我的女儿这样乖,上天一定会保护她庇佑她的!”

    廖月心心疼

    的看着她脸上耳上的伤,“疼不疼?妈妈给你拿药擦一擦。”

    苏苏看她平复下来,心也放了一半,她摇摇头,对廖月心孩子气的撒娇:“原本都不痛的,可是妈妈一问就又痛了!”

    “调皮!”廖月心忍俊不禁,在她眉心轻轻点了一下,拉她在沙发上坐下来:“你坐着,妈妈给你拿药去。”

    廖月心给苏苏处理了伤处,两人干脆睡在了一个房间里,说了许多的贴心话,直到天色快亮起来,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苏苏睡的并不沉,断断续续不停的做梦,在苏家发生的那些事情,让她在梦里梦到仍觉得惶恐,几次都一身大汗的惊醒了过来,廖月心搂着她安抚了许久,她才又沉沉睡去,仍旧在做梦,只是后来,梦中

    的人却都变成了同一个……

    他突然出现,狠狠训斥苏佳云的模样,他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的神情,他站在门边抽烟时的动作……

    在梦里翻来覆去的出现,却是让她渐渐的安定下来,在她小小的心里,仿佛苏晋恒已经成了一尊保护神,想到他,就是安心的。

    直到不知哪里传来刺耳的哭声和咒骂声,苏苏才骤然从梦中惊醒。

    初初醒来之时甚至心中还有着说不出的失落,但短暂的失落之后,苏苏却被门外隐约传来的哭骂声给吸引了注意力。

    她轻手轻脚的下床,白色的睡裙裙摆拂过赤.裸的脚背,一头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她的身形窈窕,行动飘逸,竟是如一个偷偷下凡的仙子一般可人。

    苏苏抿住唇,屏住呼吸悄悄的将卧房的门打开来一条小小的缝隙……妈妈的卧室斜对着客厅,苏苏清楚的看到客厅里的几人,苏晋源背对着她这边的方向而站,还有一个衣着极其华贵的女人满面泪痕的指着妈妈大骂,妈妈坐在那里,脊背挺的很直,脸上的神色骄傲却又倔

    强,她不发一言,可却紧紧的咬着嘴唇,苏苏甚至看到了妈妈放在腿上的手指根根攥紧,手背上青筋迸出,被那如雪的肌肤映衬的分外可怖。

    “婊.子……贱.人……烂货……”种种不堪入耳的咒骂断断续续的传来,苏苏不由得紧紧咬唇看向爸爸。

    苏晋源仍是那样站着,只是在那个女人咒骂的时候,他似乎抬起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小声说了一句什么,苏苏并没有听清楚。

    只是那个女人在苏晋源说了什么之后,似乎停顿了一下,苏苏心口一松,刚欲喘口气,那个女人却忽然像是疯子一样对着爸爸大喊起来:“苏晋源你有没有良心!事到如今你还护着这个贱人!”

    她忽然提高了声音,苏苏清楚听到她的这句咒骂,又是气又是委屈,妈妈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苏苏更是心痛!

    这个女人竟然对妈妈这样的嚣张!就算是爸爸喜欢她又怎样?她还是第三者是小三啊!苏苏见爸爸不吭声,只觉气不过,她推开门冲出去,那一双明媚大眼里氤氲着浓浓的怒气瞪向那个正在破口大骂的女人:“你凭什么这样骂我妈妈?要说贱人,你才算是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