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你和别人不一样
    苏苏再顾不上其他匆匆跑出了门去,也将苏晋恒方才说的让她在房间里等着,他去请医生的话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是第一次来这里,跑出这栋小楼就不知该往哪里去,幸好这里也有佣人,苏苏询问了别墅里停车子的地方,就道了谢匆匆往车库赶去。

    宴会似乎还没散,车库里冷冷清清的,苏苏找到了爸爸的车子,司机在驾驶室里坐着打瞌睡,苏苏扣了扣窗,司机见是她,赶忙开了门,苏苏连气都来不及喘,就吩咐了司机开车。

    虽然是这般紧赶慢赶,但到了家中时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小小的院落静悄悄的,可妈妈的房间里却仍是亮着灯,苏苏对司机道了谢,目送着他开车离开,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进了自家的小院。

    她小心翼翼的穿过客厅想要溜回自己的房间,可刚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外,妈妈的房门就已经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廖月心身上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甚至连那精致的妆容都没有卸去,仿佛正在正襟危坐的等着她回来一般。

    苏苏的脊背一下垮了下来,她低了头,小声嗫嚅着开口:“妈……”

    廖月心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木尺,她的神色严肃,那娇美的容颜虽然让那严肃柔和了几分,但却仍是足以让苏苏心惊肉跳。

    “我平日怎么教导你的?”廖月心的声音十分的好听,就算是发脾气的时候,也带着慵懒的娇柔,可苏苏的脸却已经白了起来:“妈,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以后再也不会……”

    苏苏话还未说完,廖月心却已经高高扬起了手,手中的木尺高高举起重重落下,苏苏全身一颤,背上已经是火辣辣一片痛,她哆嗦了一下,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哭也不敢哭。

    廖月心紧紧抿着唇,又狠狠打了她四下,这才将木尺丢在一边,她虽然强自维持着镇定,但看到苏苏疼的一身一脸的汗,却不敢哭不敢吭一声的样子,眼圈立时就红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

    廖月心有些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下来,她白皙瘦弱的手腕撑着头,声音无力到了极点。

    虽然她狠狠打了苏苏,可打在她的身上,却是痛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全世界最疼她最爱她的人只是她也只有她了!

    苏苏使劲点点头,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

    这般年纪的孩子,一日之内受了这样多这样大的委屈,就算是怎样坚强,怕是也要承受不住了。

    “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咱们家也和别人家不一样,所以我从小就严厉的教导你,生怕你走错一步路……”

    廖月心再也撑不住,眼泪成串的滚落下来,她哽咽着低下头不愿让女儿看到自己落泪。

    “妈,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会乖乖的念书,听

    您的话,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妈你别哭了好不好?”

    苏苏跪下来紧紧抱住廖月心的腿哭着哀求,廖月心的眼泪却是掉的越发厉害了起来。

    苏苏越是懂事,她心里就越是难过。

    若是他们生活在一个正常的家庭之中该有多好,可偏偏,她这么命苦,遇上了苏晋源这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

    他不但毁了她廖月心的一生,也毁了她的女儿,可怜的苏苏……

    身为苏家男人养在外面的二奶的女儿,苏苏这辈子怎么可能抬起头来堂堂正正的做人?

    廖月心只要一想到这点,就觉得心口里仿佛是被千万把刀子狠狠的切割着一样痛的揪心,若是用她的命能换回苏苏可以清清白白的活着,她一定眼都不眨就答应!

    “苏苏,不是妈妈对你严格,不是妈妈心狠,实在是我不这样对你不行……”

    廖月心几番欲言又止,想要对苏苏说出心里的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若是孩子知道了真相一蹶不振怎么办?苏苏想到苏佳云他们骂她的那些话,又听到妈妈这样说,联想到自小妈妈对她的严苛,以及几乎很少能肩上几面的爸爸,她心里的疑团弥漫的越来越大,终是忍不住的询问出声:“妈,为什么我们家和别人

    家不一样?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已经长大了,还有两个月我就满十八岁了……”廖月心望着苏苏含泪的小脸,她脸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骤然的跃入她眼帘,骇的廖月心一下心都提了起来,她疼惜的捧住苏苏的脸,左右去看她脸上的伤口,又痛又怒的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你

    弄的?”

    苏苏还想遮拦:“妈,没事,我不小心蹭的……”

    她还没说完,廖月心却已经撩开她的头发看到了她耳上的伤,触目的伤痕让廖月心的心仿佛在火上烤一样的难受,她的孩子,她可以打骂,别人却不可以!

    “苏苏!你说实话,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伤,还有衣服!快说!”廖月心的声音一下严厉了起来,苏苏自小就习惯了对妈妈的话言听计从,更是从未曾对妈妈说过谎话,廖月心这样一逼问,她虽是不愿意说,但却也不敢不听她的话,因此挑挑拣拣故作轻松的将在苏家的

    事说给了她听……

    苏苏说完,廖月心怔然枯坐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她伸手将苏苏紧紧搂在怀里,眼泪却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苏苏……我可怜的孩子……”

    “妈……您别哭,我没事,她们都是些小孩子,说的话都不能放在心上的……”

    苏苏乖巧的劝慰着廖月心,可廖月心却是哭的更厉害起来:“都是苏晋源这个混蛋把我们母女两个害惨了!我得好好问问他,是不是只有那个才是他女儿,我的苏苏就不是他的女儿了!”苏苏听了这话却是一头雾水,她愣愣的看着有些失控痛哭的母亲,长这么大,好似只有一次,妈妈在她的面前哭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