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尺寸刚刚好
    苏苏赶忙快步追了过去,苏晋恒看她过来,指了指一边白色小楼:“进去吧,这里没人会来的。”

    苏苏点点头,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透出来浓浓的感激和少女的羞怯,苏晋恒别过脸去,率先走上了台阶。

    苏苏跟着他穿过一个不长的走廊,然后就见他随手推开了一扇门,苏苏走进去,苏晋恒却是站在门外没有跟进去:“待会儿会有佣人送干净的衣服进来,你去洗洗澡休息一会……”

    他说着,抬头看到她耳上可怖的伤和脸上的一道抓痕,眸光微微紧了紧,又说了一句:“我去请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伤口。”

    “没有关系的,我,我回家自己涂点药就好了……”

    苏苏说着,声音却是渐渐小了下去,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回家妈妈看到她这样子还不知道会怎样,说出真相妈妈一定很伤心,可是不说出真相……

    她实在不知怎么解释自己怎么会弄了一身的伤,而且新衣服的问题怎么处理?

    “先进去吧。”苏晋恒不置可否,他阅人无数,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担心回家后怎么办。若在平时,他才不会多管这样的闲事,就算是看不惯苏佳云这样欺负人,顶多也是让人去制止而已,但今日不知怎么了,方才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地上,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可那一双眼睛却亮的

    慑人,那样倔强不服输的表情,让他竟是一时忍不住的插手管了这桩闲事……

    苏苏听他口吻极冷,低了头不敢再多说什么。苏晋恒转身向外走,虽然他秉性风流,对男女之事向来热衷而又毫不拘谨,但今日毕竟是在苏家举行的宴会,苏苏毕竟是苏家的客人,苏晋恒纵然是行事不羁放荡,但多少在自己家里,在老爷子眼皮子底

    下还是知道收敛几分的。

    因此,虽然他对苏苏颇有了几分的兴趣,而且她的模样看起来着实不错,方才那短暂的接触,竟是让他有了说不出的亢奋,可苏晋恒并没有多打其他的心思——

    苏苏看起来还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呢,而他本人的嗜好却是那些美艳性感,成熟丰腴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的女人。

    “苏先生……”

    衬衫的衣袖却忽然被一只汗湿的小手轻轻拽住,苏晋恒的步子一顿,下意识回过头去,却正迎上一双水雾弥漫小鹿一样晶莹剔透的眸子,他的心弦一动,唇角微微勾起,带了一抹淡淡的笑来。那笑说不出带着几分的坏,却又偏生挠着女人的心,苏晋恒浸淫情场多年,不知多少女人为他要死要活,面对这样稚嫩的一个小姑娘,不过是使出了一两分的力气,就已经让苏苏双颊绯红,心跳的快要从

    嗓子里蹦出来了……

    “什么事?”

    他的声音仿佛是刻意的压低了几分,却是越发的醇厚醉人,苏苏长睫轻颤,轻轻咬了咬唇,鼓足了勇气抬头望着他,声音却是颤了起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苏晋恒修长的眉微微一挑,

    他颀长挺拔的身躯斜靠在门边,随手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之中他微微眯了眯眼:“为什么?”

    “你救了我,你是好人,我只是,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想要感谢你。”

    她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稚气的回答让他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感谢倒是不必了,不过是举手之劳。”

    苏晋恒说完,深邃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几秒钟方才缓慢的收回,然后他掐灭了烟头,转过身毫不犹豫的向外走去。

    苏苏没有勇气再一次叫他,眼睁睁看着他挺拔的身影走到走廊的尽头,然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她的心竟是莫名的沉了一沉,转身进房间的时候,心底竟是浮出了一抹奇怪的念头——

    以后还能见到这个人吗?

    他还会再回来吗?

    直到胡乱的洗了澡出来,苏苏还是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客厅里的茶几上静静的躺着两个纸袋,兴许就是他让佣人送来的衣服。

    苏苏擦了擦头发,裹好了浴袍走过去,精致的包装一看就知道这些衣服价值不菲,苏苏拿起纸袋走进更衣室,打开来一看,却是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里面除了一条雪白的长裙之外,还有一套白色蕾丝的内衣。

    苏苏只感觉全身的血都倒流了一般,耳边嗡鸣直响,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手脚似乎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她傻乎乎的愣了一会儿,方才哆嗦着把那雪一样的内衣拿起来,微微咬住粉嫩的唇,苏苏低着头穿好了内衣方才敢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那内衣雪白如云,可她的肌肤却也是皎洁如雪的,两相辉映之下,竟是毫无一丝丝的维和感,而更让苏苏脸热心跳的却是——

    这胸衣,竟然很和她的尺寸,穿起来大小刚刚好的样子。

    苏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狠狠甩了甩头,苏苏……你疯了,你脑子里在想什么鬼玩意儿,竟然会对着镜子傻笑!

    胡乱的套好了长裙,苏苏又一次对着镜子发了发呆,这条裙子,虽然仍旧是简单的白色,但实在漂亮的让人侧目,甚至比苏佳云身上那一套艳红的长裙还要精致几分……

    苏苏望着镜子中仿若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的自己,竟是几乎忘掉了身上的疼痛,说起来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正是极其爱美的年龄,又不曾有机会穿这样漂亮的衣服,有这样的反应倒也正常。

    小心翼翼的提着裙摆出了浴室,苏苏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墙壁上的钟表,她腾时吓了一跳,竟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临走的时候妈妈叮嘱了好多次,不管怎样,她十点钟是一定要回到家中的——

    妈妈绝不允许她在外面过夜,这是自小她就深知并且从未想过也不敢违抗的!苏苏再顾不上其他匆匆跑出了门去,也将苏晋恒方才说的让她在房间里等着,他去请医生的话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