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星尔莘柑苏苏
    一袭红裙的女孩儿,容貌是倾城的绝美,初秋的清晨,机场大厅里陆陆续续有乘客走出来,却始终不见自己想要等的那两个人。

    星尔不免有些着急,时不时的抬腕看表,说好的时间已经到了,莘柑和苏苏怎么还不出来?

    “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你已经站了很久了。”

    耳边忽然传来沉和好听的男声,星尔一回头,就看到萧庭月那一张英挺俊脸,只是她的目光,很快就被男人怀中漂亮可爱宛若洋娃娃的小宝贝给吸引住。

    “宝贝儿,你也想快点见到两个干妈对不对?”

    星尔看到女儿就双眼放光,囡囡咯咯笑着扑入星尔怀中:“囡囡想干妈,想承邺哥哥了!”

    裴承邺比囡囡大了不过数月,两个小朋友感情极好。

    萧庭月站在一边,看着妻子和女儿腻在一起甜甜蜜蜜说话,心里酸溜溜的难受。

    自从囡囡出生之后,星尔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囡囡身上,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看囡囡这样的眼神看他了……

    “星尔……”

    萧庭月自后揽住妻子,星尔头也不回:“萧庭月,这是在机场,你别这么不正经……”

    “我抱自己老婆怎么了,谁敢置喙?”

    萧庭月抱的更紧,不肯撒手,语气里却带着哀怨:“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只注意囡囡,也看看我?”

    星尔忍不住轻笑:“羞不羞,这么大人了还吃女儿的醋。”

    萧庭月不吭声,只是更紧抱住星尔:“你自己算算,有多久我们没有单独待在一起了?”

    星尔唇角笑靥更深,这男人,婚前多高贵冷艳啊,现在却越来越黏人了……

    不过,自从囡囡出生一直到现在入了幼儿园,他们确实有很久都没有单独待在一起过了。

    想来,也真的是委屈了他。

    星尔想到这些,不免心软:“等过几天苏苏和莘柑回去之后,我再好好陪你,一定好好陪你,好不好?”

    “说话算话?”都奔四的人了,此刻还这么孩子气。

    星尔连连点头:“我保证,发誓,这一次我一定把所有时间都给你,囡囡就送到妈妈和赵叔叔那里去住些日子……”

    萧庭月没想到星尔把囡囡当作心头肉一样疼,还舍得将她送到岳母那里去,又想到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夫妻两个独处的日子,不由得心中欢喜无比。

    若这不是在机场,他怕是都要按捺不住的将她揉在怀里狠狠的吻上一通了。

    莘柑远远就看到了腻在一起的星尔和萧庭月,忍不住的抿嘴一笑,她伸手碰碰身侧的裴昭:“你看他们俩……”

    裴昭垂眸,伸手握住妻子手腕:“我们平日难道不也是这样?”

    苏苏站在一边哀嚎:“就剩我这么一个明晃晃的大灯泡了,你们简直是要虐死单身狗。”

    莘柑好脾气的赶紧抱了苏苏手臂摇晃:“苏苏你不要难过啊,那么多男孩子喜欢你呢……”

    苏苏靠在莘柑身上撒娇:“可你们老公都这么优秀,害的我择偶眼光越来越高了……”

    莘柑温柔笑着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上次你裴大哥还在和我说,实在不行,就把你介绍给我们家小七,说他心地纯善,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可是小七比我还要小一岁啊……”

    “苏苏,莘柑!”<

    br />

    星尔欢快不已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莘柑和苏苏顾不得再说这些,两人急急对着星尔挥手,几乎是雀跃着迎向彼此。

    三个小姑娘激动不已的紧紧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像是几十年没见了一样。

    裴昭牵着表情无奈的裴承邺站在一边,萧庭月抱着囡囡,亦是摇头轻叹。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都是无奈又纵容的笑了起来。

    囡囡已经激动不已的从萧庭月怀中挣出来,一扭一扭的跑到裴承邺身边,小胖手抱着裴承邺,直接吧嗒一声亲在他脸上,亲了承邺哥哥一脸口水。

    裴承邺向来人小鬼大,平日里莘柑总要念叨他小小年年性子太沉稳安静了,连一丁点孩子的童真都没有。

    裴昭倒觉得长子这样挺好的。

    今日难得看到承邺脸上露出一些狼狈和无奈,裴昭也不由得失笑。

    囡囡鬼灵精,承邺就算再怎样稳重,到这小丫头面前也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儿。

    莘柑一直都在说,如果囡囡将来能和承邺在一起就好了。

    儿子性子太闷了,就需要囡囡这样的小丫头来逗逗趣儿。

    “承邺哥哥……”囡囡甜甜的叫着,挤开裴昭站在承邺身边,小胖手从口袋里掏出黏黏的糖塞给他:“囡囡专门给承邺哥哥留的,承邺哥哥吃糖,可甜了!”

    裴承邺看着囡囡手心里几乎看不出形状的糖块,小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刚要摇头拒绝,却看到了囡囡那一双漂亮的大眼飞快的红了起来,小嘴也跟着瘪了瘪:“承邺哥哥……”

    裴承邺很怕她会哭出来,他见过囡囡哭,哭起来的样子委屈极了,让人的心都疼了。

    “我吃。”裴承邺伸出手,毫无原则的直接妥协。

    囡囡立刻破涕为笑,直接把糖块塞到了裴承邺嘴里,又献宝一般得意洋洋说道:“我可喜欢吃了,这是我从自己嘴里省出来给承邺哥哥的……我对你好吧!”

    等等,什么叫‘从自己嘴里省出来’……

    裴承邺讶异睁大眼,“……这糖,是你吃过的?”

    “是呀!”囡囡笑弯了一双眼。

    裴承邺:“……”

    萧庭月:“……”

    星尔:“……”

    裴昭:“!!!!”

    ……

    是夜,裴昭和萧庭月在萧宅做了专职奶爸。

    三个女孩子却跑到星尔从前那一套公寓里,头挨着头聊了半夜。

    星尔和莘柑婚后甜蜜,说来说去就是孩子老公。

    因此几个人的话题到最后就落在了苏苏身上。

    星尔看着苏苏一杯一杯喝酒:“苏苏,你……是不是还忘不掉那个人?”

    苏苏握着酒杯的手指一顿,眼泪却已经滚滚落了下来:“我这辈子,是不会幸福了,就算和他在一起,也得不到祝福,我已经认命了……”

    “为什么要认命?只要你们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苏苏轻轻摇了摇头:“我从来不敢肯定的说,他是爱我的,不,连喜欢,我都不敢奢望。”

    “苏苏……”莘柑轻柔给她擦眼泪,苏苏趴在沙发上,渐渐哭的泣不成声:“我爱上自己的叔叔,是我该死,这辈子,我已经什么都不再奢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