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我爱你
    顾易安又缓缓上前一步,简然却是愕然后退,眼泪纷纷而落:“易安……你放心不下我和宝宝,所以回来看我们了吗?”

    顾易安未料到她会说出这样一句,不由得先是一惊,一惊之后却是大喜!

    纵然是混不相信那些传言的,但此刻听她说的这样明白,他终是忍不住狂喜上前,伸臂将她紧紧揽在了怀中:“老婆,是我,是我回来了!”

    简然的身子僵硬如石,她怔仲的愣在那里,直到那个怀抱,那个怀抱温暖的,一点一点的把她给包裹起来,她才忽然松软了身体,一下子紧紧搂住他,放声哭了出来……她哭的很放纵,不管不顾毫无形象,眼泪鼻涕都蹭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脸上却是绽出暖暖笑意来,手掌贴着她的脊背,一如既往的安抚动作,一如既往的只对她温柔的声音:“好了,老婆别哭了,孕期哭多

    了伤眼睛,还对宝宝不好……”简然哭的累了,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但却仍是死死的抱住他不肯撒手,顾易安感觉到她的紧张和害怕,心中又是喜悦又是心疼,拉了她在床上坐下来,又用被子将她严严实实裹起来,最后,才将她冻的

    冰凉的双足暖在掌心里。简然的手,在暗黑的光线中缓缓抚上他的脸,她的声音里还带着浓浓哭腔:“易安……真的是你吗?他们都说你死了,都这样说,我难受的快死了,那时候真想跟你一去死了算了……可我怀了宝宝……他们说

    ,这是你最后的一点骨血,我得把她生下来……”

    “然然……说你爱我。”顾易安却是打断了她的话,他既然回来了,那么,他就不想再让她伤心,也不想她回忆那些痛苦。

    他这样一打岔,简然真的忘记了刚才的话题,她捧住他的脸,使劲点头:“我爱你易安,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想听多少次,我就说给你听多少次好不好?”

    “好,我想听一辈子。”他笑的异常灿烂,只是简然没有看到他眼眸中闪烁的泪光。“不。”简然却忽然使劲摇头,顾易安惊愕的手指一紧,简然却已经笑出声来:“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要做你的老婆,顾易安,你不准喜欢别的女人,也不准备娶别的女人,你是我的,你要一直等着我

    ,一直等我嫁给你为止!”顾易安低下头,额头和她的抵在一起:“这真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了……好,我们约好了,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我都等着你,我都只爱你,只喜欢你,只看你一个人,就像是这辈子一样,我只

    有你一个女人。”

    简然用力点头,然后,她缓缓的抬起头来,在黑夜中寻到他的唇吻上去,她的手指捧紧他的脸,然后,终于觉察到他脸上的异样,却只是短暂的一秒惊怔,然后她就闭上眼深深的吻了下去……

    她的唇角带着笑,那笑,幸福到了极致。

    不管怎样,不管他变成怎样,他都是她的顾易安,是她深爱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们的父亲,这一辈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永远不变。

    “我爱你然然。”

    “我爱你……易安。”

    与谁相爱,都不如此刻与你相爱,与谁相依,都不如此刻与你相依。

    一场生死,终究让我跨过心中那一道崎岖的障碍,让我明白,真正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

    顾易安,若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再一次遇到你,爱上你……

    三十多年前的故意唆使杀人罪,和半年前惨绝人寰的买凶杀人案俱因为证据确凿,杀人嫌疑犯秦芳,原陆氏董事长夫人秦芳被一审判处死刑,缓期半年执行。

    疑犯秦芳当场提起上诉,却被驳回,维持原

    判。

    法庭之上,重锤落下的那一刻,秦芳当场瘫软在地。

    简然靠在丈夫的怀中,手里抱着女儿小小的襁褓,脸上却并没有喜色。

    陆振东在三个月前知道了发生的一切真相,受不住这个打击病逝,而陆绍远,辞掉陆氏董事长的职务,不知所踪。

    秦芳算是罪有应得,但看着那个站在被告席上一头白发苍老的可怕的女人,简然心中却又有说不出的不是滋味儿。

    顾易安轻轻搂了搂妻子,又看看襁褓中眨巴着一双大眼的漂亮女儿,不由唇角弯起。

    “我们走吧。”他低低开口,简然点头,转过身去时,又看到秦芳被人架下去的身影,她并未再多想,只是跟着顾易安走出了法庭……

    外面,阳光一片璀璨照在脸上,她惬意的闭上眼睛,将那一点阴霾甩掉。

    *****

    新加坡,机场。

    一个戴着墨镜,个子颀长秀挺的男人缓缓走入机场大厅,而同一时刻,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拉着一个小小的两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向机场外走去……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那年轻女人忽然停下脚步,摘下墨镜:“绍远哥?”

    陆绍远应声停住,下意识的转过身来:“你是?”

    杜婷婷淡淡一笑:“我是杜婷婷……”顿了顿,她又对他微笑:“你还好吗?这是去哪里?”

    陆绍远脸上闪过愕然,目光下滑移动那小小的女孩儿脸上,她和她的妈妈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可爱极了。

    他脸上表情柔和了许多,也对她微笑:“还好,我马上要去法国。”

    杜婷婷点点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这是谁?你的女儿吗?”陆绍远却忽然打断她的话,杜婷婷笑的越发灿烂:“是,是我的女儿,她叫丝路,丝路花雨的丝路,好听吗?”

    “丝路……”陆绍远重复了一下,脸上闪过狐疑的神色。

    杜婷婷却已经弯下腰来,摸摸女儿柔嫩的小脸:“丝路,快叫叔叔啊。”

    丝路瞪大了眼睛,可爱的对陆绍远笑:“叔叔好。”

    陆绍远只感觉心中微微一震,他弯腰摸了摸她的头发:“丝路真乖……”

    杜婷婷轻轻咬住舌尖,声音却微微颤抖了,但陆绍远目光一直定格在丝路的脸上,没有注意到。

    “和叔叔说再见,我们要走了。”

    丝路就乖乖的挥挥小手:“叔叔再见。”

    陆绍远心中莫名有些不舍;“再见……”

    杜婷婷和他告别,然后牵着丝路离开,一步一步走出了机场的大厅……

    陆绍远看着母女两人的身影远去,眉心紧蹙了起来,却终究还是转身向安检走去……

    “丝路,看到爸爸了吗?”

    “爸爸?”

    “刚才的叔叔……”

    “那是爸爸吗?”

    “你不是一直问爸爸是谁吗?那就是爸爸,爸爸很帅吧,妈妈没有骗你喔!”

    “可是妈妈,爸爸不认识我……”

    “没关系的,我们丝路认识爸爸,记着爸爸就好了,长大了,我们丝路再去把爸爸找回来好不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