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家里的花要开了
    “你永远都不懂怎么去爱一个人,你也永远不懂,到底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孝顺,陆绍远,从此以后,我简然,和你们陆家,势不两立!”她说完,拉开车门,抱了简单就向外走,陆绍远怔然的坐在车子上,望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远去,他知道他错的离谱,可是他又能怎样?母亲做这一切,完全是为了他,他虽然不齿,虽然生气,可是她总

    归是他的母亲……

    看着她进了园子,陆绍远这才发动了车子预备离开,他看到一个男的絮絮叨叨的一直都在和她说着什么,起初他也并未在意,然而下一秒,他却看到简然一下子晕倒在了地上……

    三个月后。

    文佩坐在床边,亲自端了粥碗送到简然的唇边:“然然,吃点东西吧,就是你不顾惜自己,也得想想肚子里的宝宝啊……”

    简然半靠在那里,脸上泪痕却依旧未干,她摇摇头,声音苦涩:“我吃不下小佩,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文佩急的不行:“然然!我知道你难过,可是现在他已经不在了,所剩下就这个孩子而已,你是不是要把自己和孩子都折磨死,一点骨血都不给他留下啊!”

    简然空洞的眼珠儿这才微微的转了转,却是又哗啦落下一行泪来:“小佩,我总觉得他还没死,他还在……”

    文佩眼圈也红了起来,她放下碗,轻轻握住了简然的手:“然然……别想这些了好吗?顾大哥他这么爱你,这么在乎你,他若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心疼坏了……”

    简然闭着眼睛只是落泪,她哭着开口,嗓音却是沙哑的支离破碎:“小佩,我想他,我好想他……如果我能再看他一眼,我死也愿意……”

    ********

    意大利。

    像是夜色一样漆黑的大衣将那人高大笔挺的身躯裹住,他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却偏生就有一种傲人的气势。

    窗外的夜色浓深,那人的眼睛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看向窗外。

    教父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

    “你还在想着她?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她在哪里?她和陆绍远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待了两天两夜!”

    “你不信?喏,刚刚打探回来的消息,那个女人怀孕了,整整三个月,正是她和陆绍远在一起的时候!”

    “她把你害成这样子你竟然还对她念念不忘!易安,别傻了……她和陆绍远有孩子,她根本就不爱你,她不爱你!”

    “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合了吗?如果没有你身边人设计,你怎么会被人下药?你死心塌地,换来的是什么?醒一醒吧易安!”

    他只觉得头间乍然一阵眩晕袭来,却已经控制不住的一拳狠狠砸在了墙上。

    他不想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彼此尊重和互相信任,然然的人品,他一向是百分百肯定的,她如果真的心中想着陆绍远,那么她必然不会接受他……

    就算是接受他,也不会要他碰她……

    可是……怀孕的事情又怎么说……他差点死掉的那一夜,她又在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