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势不两立
    秦芳气的只欲吐血,恨声对愣在那里几人说道:“还不把刀子夺过来,别伤了我的乖孙!”

    那几个保镖和那个女佣立时上前,简然眼瞅着人围过来,她竟是忽然古怪的一笑,蹲下来望着简单:“儿子,这几个坏人如果害死了你干爹你会怎么办?”

    简单虽小,却也知道生死,立时瞪圆了眼睛气鼓鼓说道:“打死他们,打死这些坏人!”

    简然抬手轻轻摸摸他的脸:“好儿子,你好好看看这个女人,就是她,就是她害死了你干爹,还想害死妈妈,等你长大了,一定要给干爹,给妈妈报仇好不好?”“妈……你不要死,干爹也不要死……”简单听的有些糊涂,但看着妈妈的样子,却是说不出的害怕,他扑在简然的怀里就大哭了起来:“妈妈,我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下来,我不要当没有爸

    妈的小孩儿……”

    简单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简然反而笑了:“好,那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

    她说着,把简单紧紧搂在怀中,头也不回对秦芳说道:“秦芳,你想让我和儿子分开,也可以,我们变成两具尸体,那么自然就分开了!”

    她说着,一狠心,将水果刀抵在简单脖子上:“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娘俩就一起死在这里!”

    秦芳没料到她竟是连自己儿子的性命都不顾了,立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有一个声音沙哑疲惫的传来:“妈,放他们走吧。”

    简然和秦芳一起回头,却见客厅入口处,陆绍远正形影相吊站在那里,不过是两日光景,他竟是这样的消瘦憔悴,脸颊都有些凹陷下去了,下颌处胡子拉碴的,但更离奇的是他脸上的表情……

    就好似看破了一切一样,无悲无喜的望着面前几人。

    “绍远……你怎么来了?”秦芳冷不防儿子突然来了这里,一下子乱了阵脚。

    她一向在绍远面前伪装的极好,若是今日的事被儿子给看个清楚明白……

    秦芳不由得有些懊恼起来,早知道,就不逞一时口舌之快了!

    “简然,把刀子放下,不要吓着简单了。”陆绍远却并未答话,他看向简然怀中小小的儿子,目光变的柔和了几分,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依旧是淡淡的。

    简然早已是撑到了极限,听得陆绍远这样说,她的手指一松,刀子立时就掉了下来……

    只是她的腿也跟着软了,竟是抱着简单跌坐在地上,眼泪似绝了堤一样汹涌而出,她好害怕,她怕秦芳说的是真的,她怕易安真的出事了……

    如果真是这样,她怎么办?她怎么办?她好容易决定开始新的生活,好容易爱上他预备和他过一辈子,可他就这样轻易放开了她的手?

    简然越想越痛,却偏生哭不出声音来,她只是不停的落泪,胸口像是被棉花给塞住了,憋涨的难受,她想放声大哭,嗓子里却只是火辣辣的疼着,要她哭都哭不出来……

    陆绍远望着这样的简然,一时间,只觉得恍若隔世。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