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拼命
    简然拼命的深呼吸,强压下了心头的悸动,此刻她所要做的是带着儿子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只要回去了,就有转机!

    “和陆家没有关系?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我告诉你简然,你把我的乖孙带走这么多年,这个帐我还没有和你算!”

    秦芳一脸刻薄,却是干脆撕破了最后一丝客气的面具。

    “你要怪我吗?如果不是当年你挑唆,我会带着儿子离开么?”

    简然并不大声争吵,也没像她那样说一些尖酸刻薄的,只是淡淡的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秦芳腾时大怒,指着她鼻子大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想和我儿子过一辈子?我呸!我告诉你简然,生了儿子又怎样,陆家只会要孙子,不会要你这个下贱货进门!”

    “是啊,生了儿子又怎样?你也生了儿子,现在不也被陆家扫地出门了么。”

    简然从来不知道她也能这样刻薄的说话,但这样淡淡的一句,却是一下子戳中秦芳的痛处,她这一生都极其得意,唯独在陆振东身上狠狠栽了一个大跟头!

    现在被简然这样夹枪带棒的说穿,她自然是恼羞成怒!

    “这就是你的规矩?对长辈说话这样不敬,你妈就是这样教养你的?也难怪,像你们这样小门小户出身的女人,从来懂得什么叫规矩?”

    秦芳冷笑,见简然脸色变的发白,这才觉得气顺了一些。

    “对长辈自然要尊敬,但若是那长辈自己不尊重,别人又怎么去尊敬?秦太太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是积点口德吧!”

    简然说完,也不理会她,只是抱了简单向外走:“儿子,我们回家好不好?”

    简单立刻点头:“妈妈我要回家,我要干爹!”

    简然展颜一笑,在他胖嘟嘟小脸上轻轻亲了一口:“乖,我们回家,干爹在等我们呢?”

    秦芳看她向外走,又听得她这样说,不由得心中畅快的坐下,她撇撇嘴,终究还是没忍住:“回家?恐怕今天你是回不去了,不过,如果你把简单留下,那么自然你能走。”

    “休想!”简然狠狠瞪过去:“秦芳我告诉你,人不能这样无耻,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遭报应!”

    “遭报应?做奶奶的留下孙子,遭什么报应?还是你,把我们陆家的孙子不伦不类的改名换姓,你就不怕遭报应?”

    简然气的全身都在发抖,但和这样无理取闹的人根本就讲不通,她不再理会她,抱了简单就向外走……

    却忽然有两行人高马大的保镖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挡在她的面前,简然心中一骇:“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把我的乖孙子留下来!”

    秦芳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简然面前,她脸上表情倒是十分的慈祥,甚至还对简单伸出手来:“乖孙,到奶奶这里来好不好?”

    孰料简单乌溜溜的眼珠一转,立刻紧紧抱住简然的脖子,他的目光中带了戒备,瞪住秦芳:“我不留下,我要和我妈在一起!”

    秦芳笑容一僵,旋即却是笑的越发慈蔼了:“乖孙,奶奶这么疼你,你就不愿意留下多陪陪奶奶么?奶奶会很伤心的啊……”

    简单闻言却还是死死抱着简然不放,他清亮的眸子盯住秦芳,小小的心里,却已经会明辨是非了。

    对妈妈这么凶的人,都不是好人,都是欺负妈妈的坏人!

    “你欺负我妈妈,我不要陪你!我要和我妈妈在一起,我要回家,我要找干爹!干爹知道你欺负妈妈,会很生气的!”

    简单犹自闹个不停,秦芳却失控的出声:“干爹?他自己都自顾不暇,还有闲工夫管你们?”

    简然闻言不由得大惊,就如同心口被重鼓狠狠的击中一般,她豁然的转过脸来,眸光似刀锋寒光一样冷冽望向她:“你说什么!易安怎么了!”

    秦芳不由得掩口一笑:“哎呀,瞧瞧我这张嘴,就是憋不住话,不过也不妨告诉你……”她说着,忽然身子微微前倾,眼底闪着得意的光芒悄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睡了两天两夜,就是昨儿,有人从河里捞上了一个袋子,听说……里面的人都死透了,我特意看了新闻,瞧着那人和你的什么

    易安,长的很像呢!”

    “你胡说!胡说——”简然全身都在颤抖,她控制不住的失声尖叫起来,眼泪汹涌直往下淌,怎么都止不住,她不停的重复那两个字,把简单都吓的大哭起来……

    秦芳瞧着心中高兴,对一边那个女佣使了个眼色:“还不把小少爷抱过来,瞧这孩子可怜见儿的都吓坏了……”

    那女佣立刻上前,两下就把简单抢了过来,简然拼命去抢,谁知这女人力道大的出奇,反手就把她甩了出去……

    简单看妈妈被推倒在地,哭的嘶声裂肺,只伸着小手要扑过去,秦芳终究还是心疼孙子的,挥挥手示意那女佣把简单抱上楼:“哄着他去睡一觉……”

    “儿子……”简然被甩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眼见得简单哭的声音沙哑被抱走,她硬撑着爬起来要追过去……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呜呜,坏人,放开我……我要妈妈呀……”简单尖着嗓子大哭,像是被困的小兽一样往那女人脸上又打又抓。

    他身份摆在这里,那女人也不敢对他怎样,竟是硬生生被他抓到眼睛,不由得吃痛放开手,简单立刻挣开滑到地上拼命往简然身边跑去:“妈妈,妈妈……”简然瞧着儿子哭成这样,心中痛的几乎撕裂一般,她顾不得身上摔伤,立刻就抢上前一把把简单抱在怀里,她双目微微涣散,头发也是蓬乱的,神智好像都有些不清了一样,她机警的望着那个女佣,忽然

    胡乱抓了一把水果刀指向秦芳几人:“都别过来!谁敢抢我儿子,我和她拼命!”秦芳气的只欲吐血,恨声对愣在那里几人说道:“还不把刀子夺过来,别伤了我的乖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