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简单要留下
    窗外的亮光就毫无遮拦的照了进来,她觉得眼睛一阵刺痛,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挡在眼睛上……

    好像是天亮了?可是……明明睡着的时候是下午啊……

    简然觉得头晕得难受,脑袋里就像是一盆浆糊一样,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挣扎着起来,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忽然间心口陡地一颤!

    她昨天明明是在温泉会所的,怎么这会儿就在一个这样的大房间里睡着了?简单呢?陆绍远又在哪里?

    还有……她睡了多久?难不成是一夜?那么易安怎么办?她如果一晚上没回去,易安会担心死的!!

    简然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她立刻就跳下床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了,是干净柔软的新睡衣……

    简然不由得心一惊,竟是怔然的跌坐在地上,难道,昨晚……她和陆绍远……

    不,不可能!

    简然使劲的摇头,脸色却已经完全发白,她颤抖着拉开一点睡袍的领口,身上并没有可疑的痕迹,简然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她不能再待在这里,她要去找到儿子,然后立刻回家!她要回家!易安现在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了!她必须马上见到他……

    简然提了一口气,扶着墙壁站起来赤脚就向外走,却在这时,门忽然轻轻的开了,一个佣人模样的年轻女人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小姐,您醒了。”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简然立刻喝问,那佣人却依旧是不紧不慢答道:“小姐先洗澡换衣服吧,我们太太在楼下等着您呢。”

    “你们太太?”简然却并没有乖乖听从她的安排,她略一沉思,旋即问道:“我儿子在哪里?我要见我儿子!”

    一听她说到简单,那女人脸色似乎立刻变的尊重起来,“小姐放心,小少爷正在楼下等您,您换好衣服就可以见到他了。”

    简然心口略略一松,却还是不放心:“我要出去看一眼,确定你没有骗我。”

    那女人听她这般说,也只是淡淡一笑,随手拿出一个电话模样的东西,拨了个号码就递了过去。

    简然狐疑接过来,立刻听到儿子的声音:“妈妈,妈妈你在哪啊……”

    “儿子,你现在在哪里,快告诉妈妈!”简然听到简单的声音好端端的传来,立时绷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

    “妈妈我在楼下等你呢,你快点下来,我们要吃饭啦……”

    “好好,妈妈换好衣服就下去,你乖乖等妈妈,一定要等着妈妈知道了吗?”

    简然见儿子乖乖答应,这才放了一点心,确定儿子没有危险,她才去洗澡换了衣服。

    那佣人还在门外等着,见她出来,也不说话,就转身引她向外走。

    出了房间,简然立刻就往楼下看,果然看到简单正坐在楼下,她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再一抬头,却又看到了一个人……秦芳。

    简然不由得目光一跳,莫名的一阵心慌拼命袭来,心脏不知怎么的开始狂跳,她下意思的伸手抚了抚胸口,强自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秦芳端了茶,神定气闲,昨晚的一切异常顺利,她心头大石轻易卸掉,唯今之计,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只余下简单这一件事。

    简单是绍远的儿子,那么就是她秦芳的亲孙子,没道理再跟着外人,简然如果识时务,就放弃简单的抚养权将他还给陆家,如果她不听从,那她秦芳也不在乎手里多沾几条人命。

    简然一步一步走下楼,简单早已看到了她,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就往她身边跑去,秦芳见简单这般,不由微微蹙眉,却终究未说什么。

    简然干赶忙抱住儿子,上下审视一番,见他好端端的,并没有一丝一毫不妥,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简单抱住简然叽叽咕咕和她说个没完,母子两人亲昵的不得了,秦芳瞧着,眼底闪过一抹嫉恨,手中杯盏重重往桌子上一放,清脆的响声传来,简单停下说话,简然也抬头看去。

    “简然啊,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

    秦芳不准备和她拐弯抹角,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简然听她这般说,就上前走了两步:“秦太太有什么话,请说吧。”

    她既然和陆振东离婚了,那么自然就称不上陆太太这个称呼,但简然这次公然挑衅,秦芳的神色还是骤然的大变了!

    但她却也只是眼底闪过短暂的阴森,片刻后,却还是气定神闲的微微一笑,直接开门见山说道:“简单是你儿子,更是我的孙子,我的孙子,自然要留在我的身边……”秦芳话未说完,简然立时冷笑一声打断她:“秦太太这话说的可笑了,我和陆绍远早已离婚,孩子也是离婚后所生,就算是绍远的儿子,却也和陆家再无关联,更何况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我在抚养,现在

    您说要留下就留下,你要慰藉您做奶奶的心,谁来慰藉我这个当妈的心?”

    秦芳闻言,脸色越来越差,待得最后,不由得重重一巴掌拍在桌案上:“你给我闭嘴!”

    简然站在那里,身姿笔挺,她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么久了,一天一夜她和简单没有消息,易安却也没有找来,凭借他的手段,没道理这么久还没来,那么……

    简然一下子咬紧牙关,她只觉心口里腾时传来一阵锐利的剧痛,莫名其妙这样昏睡了一天一夜,到底是什么时候着的道?

    昨天离开家的时候还好好的,好像是到了温泉会所不久,她就觉得困意难熬,她被设计了,在易安的眼皮子底下就被人设计了,那么,是不是说明,易安也中招了!

    简然的身体腾时摇晃了一下,她只觉得脑子里一阵眩晕,不,不可能,顾易安是什么样的人物?谁都能有事,他也不会有事!她不能自乱阵脚,简然拼命的深呼吸,强压下了心头的悸动,此刻她所要做的是带着儿子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只要回去了,就有转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