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被鲜血染红的雪
    顾易安双眸就似燃了火一般,他死咬着牙关盯着远处的夜色,隐约的,已经能看到那司机所说的庄园了……

    他终究,终究还是支撑到了这里!

    强烈的晕眩一阵一阵的不停袭来,顾易安终究还是狠心从靴筒中抽出一把匕首,他眼都不眨,拼尽力气狠狠扎进左边小臂上!

    剧痛骤然的袭来,匕首拔出,血霎时喷涌出来,可这痛楚却是要他瞬间清醒了过来,顾易安也来不及去包扎一下伤口,他稳了稳心神,用右手用力一打方向盘,踩下了油门……

    车子轰的一声就向前方开去,漫天的飞雪,好像就要将这个世界吞没……

    车子开的飞快,可是忽然的,顾易安陡地踩了刹车,车子像是被紧急勒住的马屁一样,骤然的停了下来,这才瞧清楚,通往庄园的那唯一一条路上,不知是不是积雪压垮了树木。

    几截子枯树散乱的摆在路中间,若不是他此刻头脑尚算清楚,差点就将车子开了过去……

    那司机身单力薄,自然就是远远弃了车子躲在离路甚远的暗处,远远的,他瞧见顾易安的车子开过来,当时就大松了口气,他知道顾易安的伸手了得,既然他赶来了,那么事情就好办的多。

    车子开不过去,顾易安就下了车,大雪被风吹卷的均匀,手臂上伤处的疼痛一点点散去,药效发作的越发厉害了,甚至连雪花扑在脸上,都几乎觉察不到那冷意。

    顾易安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他抬起手,想要在流血的伤处重重一击,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手臂还没有抬起来……

    他忽然看到面前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男孩,约莫七八岁的样子,穿的圆滚滚的可爱,正向他走来……

    他的眼睛看不清楚了,恍惚的,他竟觉得那好像是简单似的,他似乎是对他伸出了手,似乎还说了什么,可是那个白胖可爱的孩子,笑着走近,走近……

    当走到他身边,面前,不足半米远的时候,他那张可爱的脸上,骤然的换上了可怕的狰狞,而接着,那肉肉的小手里,竟是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顾易安脑袋晕沉沉的难受,他恍惚间看到了,可是脑子却是迟迟的做不出反应,就连素日反应灵敏的身体,也僵持在了那里……

    小男孩冷冷地一笑,面不改色的将匕首狠狠捅进他的小腹,鲜血四溅出来,他那一张还写着童稚孩子气的小脸,骤然被鲜血覆盖。

    顾易安的瞳孔腾时紧缩,然后一点一点的扩散开来……鲜血不停的往外喷涌,就似将他所有的生命力一点一点带走,这么痛,这么难以忍受的痛苦,原该是要他倒下的,可他却忽然微微的扬了唇角,那一双漆黑如夜色的黑瞳中,渐渐有修罗一般的光芒迸射而

    出……

    他望着那个小小的孩子,脸上所有的温和神色早已全部消去,他就像是从地狱飞来的鬼魅,大雪,冷风,卷起他猎猎飞扬的衣摆,那孩子还没有来得及惊愕的睁大眼睛,就被人一脚踹飞……

    圆滚滚的小身子重重的跌在雪地上,立时就呕出一口血来。

    站在不远处的几人不由面面相觑,这样重的药剂,这样狠的一刀,竟然还有力气对人动手?

    幸好他们没有掉以轻心,幸好做了完全准备,不然,还有得棘手!

    顾易安将那孩子踢飞在一边,也不顾腹上犹在汩汩淌血的伤口,他漆黑的眸子,只是淡漠的扫视了一下四周。

    此生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预感,他预感他活不下去了,可是心中却没有害怕和凄冷。

    他在想,他终究还是没有辜负她的,没有辜负她,把他当成唯一的依靠,没有辜负她,愿意和他共度一生的希望。

    如果下辈子,他的人生简单一点,他们再早一点遇到,那就好了。

    他不知道自己向前走了几步,每走一步,雪地上都留下大片大片的鲜血,鲜红映着雪白,竟是别样的恐怖和美丽。

    那几人甚至都开始步步向后退去,不由自主的,不受控制的,明知道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却还是忍不住的步步后退……

    “他已经不行了,赶紧动手!”

    为首的人沉声喝去,停住了后退的脚步,身边几人观望片刻,见他果然已是强弩之末,踌躇了一下,就向他走去……

    顾易安的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他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是在隐约听得有人过来的脚步声后,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循声又踢翻了两人,却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几把刀子一齐捅进去,疼痛点点散开,他豁然的睁眸,森冷的黑瞳在最后那刻还带着骇人的光芒……

    不知是谁颤抖着吼了一声:“把他眼睛给我划了……”

    而下一刻,他感觉眼睛一凉,接着是无法忍受的痛楚席卷而来,他高大的身躯再也撑不住,重重的向雪地上倒去……

    扑在地上的那一刻,鲜血将雪地染成红色,而大片的飞雪被他的身躯溅起,白茫茫的一片,挡住了人的眼睛……

    那个司机趴在地上,死死的捂着嘴巴颤抖,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害怕的尖叫就在喉咙边,却还是被他死死的咽了回去……大雪纷扬,铺天盖地一般将整个世界都变成惨淡的白色,不知过了多久,那司机眼睁睁看着几人将顾易安抬上车子,在漫天的飞雪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这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全身都冻僵了,凉透

    了,他却来不及管这些,只是拼了命跌跌撞撞的往回跑……

    *********

    清晨,一夜大雪,孰知待到早晨,竟然是骤然放晴!阳光亮的刺眼,但积雪却并不曾融化,入目的到处还都是刺眼的雪白。简然疲倦的睁开眼,脑袋里还是昏沉沉的难受,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严,窗外的亮光就毫无遮拦的照了进来,她觉得眼睛一阵刺痛,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挡在眼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