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凌迟
    我秦芳也只是个阴毒的女人而已,不讲那些光明正大的手法,我就是要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整死你,让你那个没用的母亲看看,养了个好儿子又怎样?

    还是要被我死死踩在脚下,谁让,我也是个母亲呢?

    秦芳赫然冷笑,站在一边那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个女人,她内在的阴狠和行事手段,绝对超过外界所有人对她的印象和猜想,她这样的人,才叫真真的可怕!

    幸而他也留了一手,要不然以后不定要怎么被她给死死捏在手心里!

    ***

    不过是下午三四点钟,天却已经快接近黄昏了一般,阴沉沉的又开始下起大雪来,顾易安在电脑上给几个下属发送了邮件之后,看看时间,就打了简然的电话。

    以往简然带简单出去,总会中途给他电话,而这个时候,一般也会打电话告诉他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了。

    只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顾易安只觉得心里突突一阵乱跳,好似总有点什么不好的预感。

    电话一直通着,许久都没有人接,顾易安挂断,又打过去,电话却已经变成了关机。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手指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机,不对劲儿,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却又想不到。

    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的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仿佛很快就要理出个头绪来,可他却觉得脑子里一阵混沌袭来,身上的力气也好似被抽走了一样……

    长久以来养成的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被他捕捉到的敏锐感,这些日子竟是下降的厉害。

    他早该知道,自小教父就教育他,做杀手,最要紧的是心无旁骛,如果你的心乱了,那就说明你离死期也不远了!这段时间来,他说是和以往一样,但他只有自己知道,身世的突然揭晓,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制着他,对母亲的愧疚和痛心,对父亲的又爱又怨,对秦芳的恨之入骨,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他没有一

    天心中是安宁的。

    又加上简单和简然还有陆绍远的事,他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被分成了几份,竟是连静下心来思考都不能!

    不过,饶是他再被干扰,长久的魔鬼一样的培训,还是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就好比此刻,他的身子刚刚觉察到一点不适,顾易安就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

    而不过是下一秒,他就立刻想到了简单给他吃的那一袋点心。顾易安停下来,又折转了回去走到浴室,他打开冷水龙头,毫不犹豫的兜头冲下去,冰水刺激之下,他感觉意识好像恢复了一些,不能再拖延下去,目光所及之处,他看到旁边放着一只偌大的水壶,立刻

    将水壶中注满了冷水。

    然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教父,此刻他心急简然和简单的安危,来不及细说,只说他遇到了很棘手的麻烦,请干爹务必让在中国活动的所有下属立刻赶往a市来。

    短暂的电话讲完,顾易安立刻就抄起那水壶向外走去。

    凭借他的判断,他知道自己被人下了含有迷幻性质的药物,那么此刻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去医院,但是他没有时间,他拖延不得。

    秦芳那个人,他早就对她有怀疑,她的心狠手辣,着实太可怕,只不过,他最心爱的女人,此刻正下落不明!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一闯!

    一路飞车,顾易安完全是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在抵抗着药物的侵袭,只有再几乎撑不住要睡过去的时候,他才会将水壶中的冷水浇在脸上,饶是如此,他开车的速度还是一点一点的慢了下来。

    **一直守在温泉会所外的司机,等到三四点钟还不见简然和简单出来,不由得就有些慌神了,正在左顾右盼之际,却忽然瞧得有一行衣装不俗的人出来,他不由得好奇的望过去,却见那行人最后,赫然是简

    然和简单……

    只是,两人都不是自己走出来,而是被人抱着向外走,更离奇的是,这行人好似根本就不避讳不害怕被人看到一样,甚至还带着几分故意,大喇喇的从他的车前走过去径直上了一边的车子!

    司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但对方明显看起来不是善茬,他并没有敢下车,反而是等到那些人开车走出去一段了,才悄然的发动车子追了上去。

    并未走多少时间,那几辆车子开到了一处郊外偏僻的豪华山庄里,司机赶忙远远的把车子停了下来,立刻打电话给了顾易安。

    冷水几乎已经告罄,而顾易安全身差不多都湿透了,这么冷的天,他车窗大敞,暖气更是不敢用。

    饶是他的身子底子好,此刻也冷的全身都在颤抖,接到司机电话,顾易安立刻调转了车头,困意就像是连绵起伏的海水一样,一波一波的袭来,他几乎快要撑不住了。

    牙齿重重的咬上舌尖,几乎要咬出血来,可这尖锐的疼痛,也只维持了短暂片刻的清醒。

    顾易安拼力的瞪大双眼,刺眼的车灯照着阴沉的天幕,天,仿佛只是一个瞬间就完全的暗了下来,雪却下的越发纷纷扬扬起来。

    刚才电话中司机的那几句话,就像是一把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凌迟着他的心脏。

    简单和简然会遭遇什么事?简单他不是很担心,因为他毕竟是秦芳的孙子,可是简然……

    对于一个一心不想让她和自己儿子再有关系可是自己儿子却偏偏念念不忘的女人,秦芳指不定会下什么狠手!

    就算,就算秦芳真的不会下狠手,他也不敢冒险,如果简然遭遇任何一点点难堪或者是不测,他都绝不会原谅自己!绝对不会!

    心急如焚,可是药效已经开始强烈的发作,顾易安神经紧绷,似乎只要他有一丁点的松懈,立刻就会睡过去!车子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开始歪歪扭扭摇晃起来,顾易安双眸就似燃了火一般,他死咬着牙关盯着远处的夜色,隐约的,已经能看到那司机所说的庄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