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噩梦
    简然之所以经常陪着简单和陆绍远出去,也是不想让儿子觉得,爸爸和妈妈闹的很僵,两个人不和睦。

    “我和你说笑呢,答应过的事情,我们当然要做到,而且,我知道你有分寸。”

    顾易安又低头亲亲她额头:“反正时间还早,你再休息会儿,不是下午才出去的么。”

    简然环手抱住他:“我们一起躺会儿。”

    两人就抱着睡了一会儿,直到简单快中午时跑来敲门,才匆匆忙忙的洗漱起床。

    吃过饭,简然去收拾简单的东西,简单和顾易安坐在客厅里吃水果。

    “干爹你吃。”简单把一个藏了很久的裹在包装纸中的点心递给顾易安。

    “这是什么?”顾易安接过来,有些不明所以。

    “你吃嘛,你吃了我才能告诉你!”简单一脸希冀的望着他。

    奶奶告诉他的,这是很神奇的蛋糕,只要他在乎的人吃掉,就会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变的力大无穷。

    他给爸爸吃了一个,给妈妈吃了一个,自己还偷偷吃掉了两个,然后,这个,据奶奶说,是功效最神奇的,他就想到留给干爹。

    干爹的功夫好厉害,吃掉神奇蛋糕,不是会变成超人那么厉害吗?

    顾易安看着简单眼巴巴的模样,只觉好笑,却还是打开包装带,将那小小的蛋糕吃了下去。

    简单这才松了一口气,奶奶还说了,吃蛋糕之前,是不能说的,说出去就不灵验了!

    “干爹,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变的力大无穷?”简单抓着他的衣袖一脸希冀。

    顾易安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笑了起来:“有,我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简单却是狐疑的托住自己肉嘟嘟的小下巴思量开来:为毛干爹吃了会变的力量无穷?为毛他却是毫无动静?

    “小滑头,你妈妈下来了,赶紧走吧。”

    顾易安根本没有来得及多想什么,抱了简单起来,简然提了一个小包下楼,看他们父子高高兴兴的样子,也不由得展颜一笑。

    正要出去,简然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撕开的包装纸,不由笑道:“简单也给你吃这个了啊?”

    顾易安笑道:“是啊,也给你了?”

    简然乐的合不拢嘴:“简单说,吃完可以力大无穷!”

    顾易安听的大笑起来,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出去,顾易安把简单放在车子上的幼儿座上,又叮嘱了司机几句,这才关上车门,目送着车子出去……

    黑色的车子在大雪中驶的很慢,顾易安一个人站在偌大空阔的园子里,看着那车子变成一个小小的圆点,渐渐就消失不见了,他这才转过身向房子里走去……

    车子行到一处温泉会所外方才停住,在冬季,没有比这里更舒服更好玩的去处了。

    简然抱着简单去换衣服,她却不准备下水,毕竟,穿成这样和陆绍远相对,不说她自己都会觉得很难为情,对易安也是一种不公平。简单换好衣服,嗷嗷嗷叫着就要往水里跳,陆绍远站在一边,看着白白胖胖又可爱的儿子这般欢呼着跑来,而简然立在一边,白色的羽绒服,衬着她一头乌黑秀发,更觉说不出的清秀可人,他心中隐隐升

    起欢喜,却也有掩不住的落寞。

    但这样就已经是他所能得到的最好结果,如果他再说一些逾矩的话,然然恐怕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了。

    “爸爸,爸爸下去啊!”简单急的团团转,小孩子都喜欢水,尤其这样大冬天的下水玩。

    陆绍远弯腰抱住他,笑的一脸慈爱:“好啊,我们下去。”

    父子两人在温泉里又是笑又是闹,简然坐在不远处半开放的房间里,暖气氤氲,她捧着一杯清茶,不时眯起眼远远看看儿子,心底洋溢的都是满足。

    什么时候,也要和易安带着简单来玩一次,到时候她就也能去享受一下舒服的温泉水啦。

    这般想着,唇角就不由得微微扬了起来,房间里暖意融融,简然觉得浑身都舒服熨帖极了,倦意好似也开始一阵一阵的袭来,她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杯盏,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了眼睛……

    孰料,眼睛一合上,她就立刻陷入了黑甜的梦乡,而睡梦中却也不是安宁的,一场一场的梦连续不断,她好似被人扯住了双腿,不停的往那漆黑的深潭之中拉去……

    而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奋力的反抗,都没有办法挣脱开来……

    “儿子,儿子……”陆绍远轻轻捏捏简单的小脸,这小家伙,刚才还欢的和小老虎一样,这会儿怎么就睡着了?

    陆绍远抱起简单,给他擦干了身子,又用厚厚的浴袍裹了起来,就出了温泉池子,径直走到简然所待的房间来。

    他把儿子安置在小床上,一扭头,却看到简然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不由得脚步一顿,往简然身边走来。

    她睡着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安宁,许是做了什么噩梦,时不时的还会浑身猛烈的颤抖一下,陆绍远微微蹙眉,伸手轻轻推她:“然然,然然……”他叫了几声,简然却毫无反应,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刚欲大声叫她,可那热乎乎的暖气直往脸上扑来,他竟是困倦的睁不开眼来,努力了几次想要站起来去洗把脸,却不知怎么的,也歪在简然身边的沙

    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

    “时机差不多了吧太太?”那人毕恭毕敬的对秦芳说道。

    “再等一会儿,既然他身手不凡,那么必然对这药物的抵抗力也要比常人久一点,这一次,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太太说的是,那就再等一会儿。”

    秦芳唇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一抹笑,这世上的人,怕的就是你没有软肋,只要你有,只要你有你在乎的,那么,就必然会让人钻了空子。顾易安是么?我不管你是什么神通广大的人物,我秦芳也只是个阴毒的女人而已,不讲那些光明正大的手法,我就是要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整死你,让你那个没用的母亲看看,养了个好儿子又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