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抱歉
    就算是前几年有过一次大规模的斗殴事件,却也不过是帮里出了叛徒,闹出来的一场混乱。

    而这一次,却是莫名其妙的争地盘争人头,那就奇了怪了,本是同根生,他们的老大也不会亏待任何一方,何至于闹这样大?闹这样大顶头的人会不管?

    目的是什么,感觉呼之欲出,却又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么说,硬碰硬,行不通?”

    “依我这些年的经验看,这人不是个普通人,他绝对受过严格的训练,普通人奈何不得他。”

    “那……”秦芳抬头看了那人一眼:“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呢?”

    “怕是很难行得通,如果他当真受过这样严酷的训练的话,那么下药之类的,他自然防备着。”

    秦芳听得这里,眉心微微一皱,旋即却是微微舒展开,她眉眼含笑,“若是极亲近的人呢?”

    那人一愣,旋即道:“若是没防备的人,倒是还有几分把握……”

    秦芳就站起来,吩咐一边的人:“去把少爷请回来,今晚陪我吃晚饭。”

    十二月二十九,大雪。

    很久以后,简然还记得那一天,从前一天的半夜就开始下大雪,早晨睁开眼的时候,整个天地之间,就已经是银装素裹。

    那天早晨,她是照旧在顾易安的怀中醒来。

    他真的是个宝,夏天的时候,肌肤如玉,透着一丝丝的沁凉,要她抱着都不愿撒手,冬天的时候,他就像是暖暖的火炉,舒服的她一梦到天明。

    就如此刻,他身上带着温暖干净的气息,闭着眼睛,两排鸦翅一样黑漆漆的睫毛在晨曦的微光下,在他的脸上投下氤氲的阴影。

    简然此刻心中切切实实的想到一个词:岁月静好。

    是,在他身边的每一天,都觉得安心,幸福,仿佛,整个人,整颗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停靠的港湾。

    简然微微直起身子,刚欲低头轻轻吻在他的额上,谁知,那人忽然睁开了眼。

    她的眼睛望着他的,那么近,近的她几乎可以数清楚他长了多少根睫毛。

    “然然?”他的声音还带着饱睡的慵懒,却是分外的好听,简然觉得有些恍惚,她下意识轻轻嗯了一声。

    顾易安却已经微微勾起唇角,轻轻吻在了她的唇上:“我爱你。”

    他其实一向是个冷静自若的男人,虽然在她面前已经算是话多了,但在外人眼中,实则还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尤其是较陌生的人眼中,他其实是个很冷很可怕的人。

    这三个字他曾说过,可是次数并不是别人想象的那么多,他一向喜欢行动多过表达。

    但这次,简然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微微的眩晕。

    他的唇很柔软,也很暖,简然不由得闭上眼睛,顾易安翻身轻压在她的身上,低头复又珍视的吻她。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云上飘一样,渐渐的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双手宛若是藤萝一般轻轻缠绕在他劲瘦的腰上,她开始主动回应他的吻,顾易安先是一愣,转而却是缱绻的吻上她的唇……

    唇舌纠缠在一起,渐渐燃出滚烫的火花,简然轻轻闭上眼睛,身子仿若无骨一般渐渐偎在他的怀中……

    彼此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浓郁起来,这房间里却渐渐有了缱绻暧昧的味道。

    窗外大雪纷扬,屋子里只有淡淡的微光,那一张超豪华的大床上,有两个纠缠在一起的曼妙身躯,就像是两块绝世美玉,在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晕……

    简然闭着眼睛轻轻的喘息着,她细弱的双腕被他攥在掌心里按在头顶上……

    顾易安的呼吸渐渐滚烫烧灼起来,他漆黑的眸子,就像是那地中海蓝宝石一样的海水一般深邃温柔。

    顾易安的唇角轻轻一弯,复又低下来吻上去,他的舌尖轻轻撩拨过她的柔软,逼迫的她睁开莹润的大眼无助的望着他,脸都红到了脖子处……

    “然然……然然……”他一声一声的唤着她的名字,简然无力的应着。

    这是他挚爱的女人,是他这辈子唯一碰过的女人,是他想要用命去换她笑一笑的女人。

    而此刻,她在他的身下盛放,她为他变的柔软,顾易安只觉得,这一生都未曾有过这样的幸福和欢乐……

    这一场情事,不知到底纠缠了多久……

    她感觉整个人都似被温泉水给包融了一样,全身额肌肤都透着舒服的熨帖……

    顾易安心跳如同擂鼓一般咚咚响个不停,他结实有力的双臂,将简然紧紧的搂在怀中。

    他们的心跳,交织在一起,频率渐渐变的一样。

    她细细的喘息着,无力的被他抱着,连动一动手指尖都觉得吃力。

    顾易安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发:“睡一会儿?”

    简然闭着眼睛摇摇头:“不行啊,我还要送简单出去。”

    顾易安气息微微一滞:“今天好像下雪了……”

    简然抬起头看看窗外,又缩回顾易安的怀里:“我也不想去……”

    等了一会儿,简然又开口说道:“就是已经说好了的,而且简单昨晚还特意提醒了我几次……”

    顾易安揉揉她的头发:“那还是去吧,不好对孩子食言的。”

    “你今天做什么?”简然觉得有些抱歉,但是顾易安这句话说得很对,不好对孩子轻易食言的。

    顾易安想了想:“好像没什么事,又下雪了,我在家等你回来吧。”

    简然心疼的亲亲他下巴;“抱歉啊,我明天留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顾易安笑的眉眼弯弯:“真觉得抱歉了?那不去好不好?”

    简然脸颊微红,顾易安一向都是很开通的人,不过那也是因为她自己行的正。

    每次陪简单玩的时候,她除了必要之外,基本没有和陆绍远说过话,而他好像也终于死心了,很少再缠着她。

    两个人,虽然见面的次数多了,却还是基本形同陌路。简然之所以经常陪着简单和陆绍远出去,也是不想让儿子觉得,爸爸和妈妈闹的很僵,两个人不和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