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异样
    简单长的可爱讨喜,陆太太果然一见心都融化了,就算是听得陆绍远说了一句是简然和他的孩子,她也只当没听见。

    连声的招呼着佣人送吃的喝的玩的过来。

    “奶奶,你看着不像奶奶啊?”简单显然对她也很有好感,一边吃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一边好奇说道。

    “哎呦,为什么不像奶奶啊。”秦芳小心翼翼的给他擦了嘴问道。

    “奶奶不都是很老很老的才叫奶奶吗?”

    秦芳一听,乐的眉开眼笑,抱着简单就狠狠亲了一口:“那宝贝儿你说该叫我什么?”

    简单就故作认真的歪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我觉得应该叫阿姨。”

    一直到周日的晚上,顾易安才开车来接简单,他并没有进去,反而是等着陆绍远送简单出来。

    孰料,陆绍远抱着简单还没走到车边,秦芳就追了出来,哭的眼睛通红的,只抓着简单的手不舍得丢……

    顾易安做在车子里,透过贴了黑色保护膜的车窗,他看到黄昏氤氲中站在那里的秦芳。

    只是一个侧脸,却已经让他不受控制的握紧了手掌。

    “绍远,别把我的乖孙送回去了……”秦芳死活不舍得,抱着简单不肯撒手。

    陆绍远却是温声劝慰着:“妈,过几天我再带他来看您哈。”

    简单也乖巧的给秦芳擦眼泪:“奶奶,我明天要去学校啦,过几天我再来看您……”

    秦芳见他这般模样,却是越发的眼泪掉个不停,却总算还是放开手,让陆绍远把简单抱了过去往车子那里走去。

    顾易安打开车门下车,简单几天没见他,欢呼一声就往他怀中扑去,秦芳亦是下意识的看过去,却是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那张脸,她这辈子都忘不掉。

    自然顾易安是个男人,可是他除却平日在外人面前比较清冷和阴沉的气质外,他的眉眼之间,还是透着几分的清秀的,而这清秀,完全遗传自他的母亲——顾嘉言。

    身为她秦芳的头号情敌,就算是挫骨扬灰了,她也认得出来!

    冬日寂寥,寒风阵阵,尤其是这样冷寂的黄昏,秦芳站在那里许久未动,直到指甲生生的戳破了她的掌心。

    她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巧合——只是两个长的相像的人而已。

    她也从来不相信做事最好要给别人留三分余地——如果几十年前,她心软留下顾嘉言,恐怕她早已变成下堂夫,恐怕绍远都不会出生在这个世上。

    时至今日,她以为早已高枕无忧的,却不料,故人重至。

    真是有趣,有趣的事情啊,秦芳微微的笑了一下,眼底有冷光乍然闪过……

    顾易安自始至终并没有往秦芳这边看,他只是和陆绍远客套了两句,就抱了简单上车。

    关车门的时候,陆绍远下意识的往车子里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到简然,他有些失望的,微微叹了一口气。

    顾易安发动了车子,车子调转车头的时候,正从秦芳面前经过,隔着黑色的防护膜,秦芳并不能看清楚车子里的那人脸上的表情,但是莫名的,她就是感觉到,顾易安的眼神好似正从她的脸上滑过……车子开走之后,空旷的园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秦芳搓搓手,走过去拉了陆绍远,母子两人并肩向屋子里走,秦芳随意说了一句:“家里有个小孩子,还是热闹的多了,妈年纪也大了,以后有空,你就把简

    单接来……”

    “我知道的妈,只是,毕竟然然现在带着他,我们也只能偶尔周末接过来……”

    “胡说!这可是我们陆家的孙子,对了,刚才那男人是谁?是不是简然又找的新男朋友?她要是另外嫁人,那正好我们把简单接过来,没道理去给别人叫爸爸!”

    秦芳说着,却是留了心思听陆绍远的答复。

    “那人是顾易安,是然然现在的未婚夫。”陆绍远说这话时,声音里带了几分的晦涩。

    “你说什么?”秦芳脚下一个趔趄,若说方才还只是猜测,有待商榷,那么现在听了这个名字,她心里不由得越发肯定了几分。

    “他叫什么名字?顾易安?”秦芳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陆绍远有些不解说道:“怎么了?你认识?”

    不过是随口一问,秦芳脸色白了白:“乱说什么呢,冷死了,我们快进去吧。”

    顾易安,如果真的是顾嘉言的儿子,如果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孩子没有死,那么他此刻回来是要做什么?

    就算是傻子也能想到,他回来只有目的,知道了当年的事情,要为母亲报仇了!

    秦芳打发走了陆绍远,一个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她泡了一杯浓浓的普洱茶,手指撑在眉梢,细细的想那些过往。

    当年还是太年轻了,做事虽然手段狠辣,但却太粗疏,怀着身孕的女人对肚子里的孩子多在乎,她那时还没有做母亲,体会不到。

    顾嘉言一向柔弱,但却在生死关头,拼死护住了儿子。

    秦芳不由得皱紧了眉,她不怕,纵使现在她和陆振东离婚了,又怎样?陆氏是她儿子的,就是她的。

    走出去,哪个上流社会的人不要高看她一眼?

    但若是这件事被姓顾的捅出去,那么一切就全毁了。

    一个筹划过杀人案的上流圈子的贵妇,会给陆家,给绍远背上什么样的恶名,她无法想象这个后果。

    三十多年她不能忍,三十多年后也一样,顾嘉言死在她手里,她儿子也必须一样。

    陆家,永远只能是她秦芳的儿子的,别的人,休想染指。

    丈夫的心和人,她得不到,现在她这般年纪,她也不再肖想了,可是身份地位,儿子的前程,却是休想让她放弃。

    秦芳想到这里,不由得一下子掐紧了手心,眼眸深处闪过浓浓一道寒利的光芒。

    他攀上简然,笼络住她乖孙的心,所图谋的是什么?秦芳知道,她要面临的,绝对是一场恶仗。顾易安自从和秦芳打了个照面之后,平日里再出行,就感觉较之以前有了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