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我有爸爸了
    “我知道你为难,我不会勉强你,我顾易安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件事,我来做,所有的后果,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顾易安说完,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一个称呼在心中盘旋了很久,却终究还是没有喊出。

    不失望,怎么可能呢?道理他都明白,如果换成是他,他兴许也会为难,可是深爱的女人,难道就这样白白死了?

    反正他只知道,如果他的然然出这样的事,他就算是上天入地也要亲手杀了那个人!

    “易安,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也知道是我懦弱对不起嘉言,可是这么多年了……你和绍远,你们毕竟是兄弟……”

    “这事和绍远无关,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不会牵连无辜。”他说完转身就向外走,但走出去两步,步子却又停了下来,那个苍老成这样的老人眼中的痛楚他都看的清楚,可是他没有办法停止。

    “你……好好保重,天气冷,不要再站在外面了……”

    顾易安说完,双手不由得狠狠握紧,强忍住心底的一抹酸痛,他大步的向外走去,冷风呼啸,似乎隐隐听到陆振东连声唤他……

    可是他不能停下来,也不能回头,这么多年了,他已经浪费了这么多年,他该更早一点回来,妈妈在天上,一定也盼着这一天的吧。

    顾易安的身影转过小径,渐渐的就看不到了,陆振东追出去几句,却终究还是停下。

    他没有那个勇气为嘉言报仇,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易安来做这件事呢?风卷过林梢,落下万千残红,陆振东蹒跚的沿着林中小路往前走去,嘉言啊,是不是我已经老糊涂了,为什么明知道你委屈还要这样畏首畏尾,我的身子越来越差了,看来,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陪你了…

    …

    只是嘉言,我怎么还能有脸再去见你呢……

    雪越下越大,天地之间只是白茫茫一片,这世界上黑暗很多,可是执着痴心的人,依旧常在。

    简单小盆友放学的时候,幼稚园外出现了两批接他的人。

    简然并不想看到陆绍远,但她不是个糊涂的女人,简单是他的儿子,他有资格来看儿子,就算他们离婚了,现在没有在一起,也一样。

    只是前一段时间,毕竟两人刚刚发生过争吵,简然还是有点不自在。

    她接了儿子之后,却终究还是大大方方的出来直接走到陆绍远身边,弯腰摸摸儿子的脸:“儿子,打招呼啊。”

    其实,简单和陆绍远叫爸爸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是简然现在没有办法开口说出这两个字。

    “叔叔好。”简单不情愿的开口,低着头小脚丫在地上踢来蹭去:“妈妈我们回家啊,爸爸怎么不来接我?”

    明显差异的称呼,让陆绍远的脸一下子板了下来,他想发作,但看着简然毫无反应的样子,只得讪讪的忍了下来。

    简然蹲下来摸摸简单的小脑袋:“儿子,你不是经常问我你爸爸是谁吗?”

    简单一下子瞪大眼睛,肉肉的小手忽然使劲摆起来:“我不想知道了……妈妈我不想知道了……”

    简然也有些吃惊起来:“为什么啊宝贝儿?”

    简单扑到她怀中,肉嘟嘟的小脸直往她的身上蹭去:“我有爸爸了,我不要别的爸爸了!”

    他说着,似乎还偷偷瞪了陆绍远一眼。

    简然见儿子这般,却也没恼,依旧好脾气的哄他:“是啊,你有爸爸了,可是有两个爸爸来疼你,不是更好吗?”

    简单抬起头来,眼圈却已经红了,他的小胖手扒着简然的脖子:“可是他从我生下来都没来看我,他才不会疼我的……”

    简然一下子抱紧了儿子,而陆绍远怔怔的站在一边,他握紧了拳才让自己没有失控的走过去。

    深重的愧疚和难过弥漫上胸口,他平生第一次这样恨自己,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几个耳光!

    简然过了很久才稳住情绪,她摸摸儿子的小脸柔声说道:“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吗?爸爸不知道你的存在,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来看你的,他也一定会很疼很疼你的。”

    简然这样说,不是为了陆绍远,而是为了简单,她知道孩子的心灵很脆弱,经不起伤害,她不想让儿子心里留下阴影:爸爸不爱他,或者是爸爸不在乎他,不想看到他……

    她只是想要告诉他,爸爸很爱你,爸爸只是不知道有简单这样好的一个儿子……

    “妈妈,爸爸为什么会不知道我?”简单好奇起来,简然微微一愣,旋即故作轻松的说道:“因为爸爸和妈妈吵架了,妈妈生气走了,就像你和你圆圆姐吵架了,你圆圆姐就不理你了一样……”

    “可我圆圆姐没几天都会和我玩了啊?”简单不明白,是怎么了吵架会这样厉害,让妈妈走了这么久不回家。

    “你还小啊,大人的事你听不懂,你只要知道爸爸很爱你,妈妈也很爱你就可以了。”

    “那妈妈,你现在还生气吗?你们和好没有?那我爸爸怎么办?”

    这个爸爸,明显是指顾易安了。

    简然并没有避讳这个话题,却也没有直接回答,她笑了笑说道:“妈妈不生气了,但是妈妈也不想和好了,以后简单有两个家不好么?”

    “然然……”陆绍远再也没有办法让自己这样沉默下去,他上前一步,他想要将那母子两人都拥在怀中,可是伸出去的手,却终究还是那样孤零零的停在了半空中……

    “妈妈……小朋友都是只有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的……”简单有些迷糊了,他不想被人说成是怪物。

    “因为我们简单很乖,很可爱啊,所以好多人争着疼,嗯……如果简单觉得很奇怪的话,可以给你顾爸爸,叫干爸爸的。”

    简单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看站在一边的陆绍远:“妈妈,是他吗?”

    简然点点头,然后放开儿子的小手:“去爸爸身边去吧。”她站起来,看着儿子脸上流露出一点迷茫和挣扎的神色,她心有不忍,但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