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你知道我妈怎么死的吗
    正值隆冬,寒梅傲雪盛放,火红的一片,雪白的一片,这里美的就似仙境一般。

    他下车,沿着曲曲弯弯的小路从梅林里向那别墅走去,黑色的风衣卷起阵阵寒风,间或会有花瓣被风吹落落在他的衣服上肩上。

    他一手好像拿着一个盒子样的东西,空着的另一只手就去拂掉花瓣。

    穿过梅林,就到了别墅外,顾易安默然站了一会儿,心底终究还是不能平静的。

    要见的人,是他又爱又恨却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啊。

    不知过了多久,顾易安方才上前按了铃,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面带戒备询问:“请问先生,您要找谁?”

    “来拜访陆先生。”顾易安缓缓开口,他说话的声音和缓却又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那佣人脸上的戒备就退去一些:“先生贵姓?”

    “免贵姓顾,麻烦您去告诉陆先生一声,就说有故人来探望他,这个东西,您可以先送进去。”

    顾易安说着,将手中盒子递过去,那佣人就开了雕花镂空大门,将东西接过来后,又细心的锁上。

    陆振东这里可是藏着不少的贵重古董,若是招了什么贼人可就麻烦了。

    “您稍等片刻。”佣人拿了盒子,就转身走了。

    顾易安拿了一支烟出来,点燃之后,却又想了想,将烟掐灭掉,然然不喜欢他抽烟的。

    不过片刻,顾易安就听得一连串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正看到急匆匆走出来的那个人。

    仿佛来之前,心中还是有怨怼的,但此刻看到那人苍老的脸还有花白的头发,就好似一肚子的恨忽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顾易安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眼眶微微湿润,嗓子也似被什么给堵住了。

    他无法挪动身子,只是愣愣的看着来人,而来人亦是一脸震惊的神色望着他。

    两人隔着一扇镂空的门对望,时间和空气都仿佛静止了一样。

    许久,陆振东才沙哑的开口:“你……你说你姓什么?”

    他手里还捧着那个盒子,颤巍巍的站在那里,眼眸中明显的带着浓浓的希冀。

    顾易安眉眼之间长的很像顾嘉言,这也是陆绍远和他见面却没有觉得两人很像的缘故。

    但陆振东却是一眼看出来,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和嘉言太像了!

    “我随我母亲的姓氏,我姓顾。”

    顾易安复又缓缓开口,他直视着陆振东的眼睛,想要望清楚他的每一个眼神。

    陆振东如遭雷击一般,他站在那里,苍老了许多的容颜上写着浓浓的不敢置信,而那一双被皱纹包裹住的眼眸,却是缓缓流下泪来:“我不曾听得嘉言还有什么姊妹或者兄弟。”

    言下之意很明显,你和顾嘉言长的这般像,莫非是她亲眷?

    顾易安轻轻摇头,俊逸唇边浮起一抹淡淡浅笑:“家母名讳却是嘉言二字。”

    陆振东身子猛地一颤,却是踉跄后退一步,他哆嗦着指住顾易安,抖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不知陆先生,可曾记得这个人?”顾易安声音中含了酸涩,说到最后,话中已经带了淡淡哽凝。

    “莫不是我老眼昏花了?嘉言……她早已不在了啊,孩子……也死了啊……”

    陆振东老泪纵横,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嘉言的孩子没有死,甚至就这样好端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家母命薄,可惜我这人贱命一条苟活了下来。”

    顾易安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淡淡的,只是说到最后,自然的就带了几分酸涩。

    陆振东一时无言,只是看着面前这个高大英俊的“儿子”,心中千百种滋味儿涌上心头,说不出是喜是悲。

    “好孩子,你先进来,进来说……”陆振东颤巍巍的让人去开门,顾易安也没有抗拒,迈步走进了别墅。

    “你妈妈以前,最喜欢梅花了,我现在一个人住在这里,幸好还有这满园子的花陪着我,我也不会觉得寂寞,而现在,你……”

    陆振东说不下去,他一直都不知道嘉言是带着孩子走的,后来还是从秦芳口中得知的这个消息。

    自从知道当年的事情之后,他就大病了一场,病好之后,却是渐渐感觉力不从心起来,也许,嘉言是一个人寂寞了,想要他去陪她了……

    “你什么都不问,就相信我的身份?”

    顾易安有些疑惑的询问出声。

    陆振东伸手轻轻抚在一株梅花上,他声音暗哑却又带着丝丝缱绻:“还用问吗?你和你妈妈,长的这样像。”

    “我没有见过她。”顾易安轻轻开口,声音似乎一散入风中,就被吹的无影无踪了。

    陆振东嗓子里涌上苦涩:“这么多年了,你都这样大了,嘉言离开我几十年了,我也快要记不清楚她的模样了……”

    “你知不知道我妈妈怎么死的。”顾易安不喜欢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中,他来,不是听他的忏悔的,他只是想给自己妈妈讨一个公道。

    她做错了什么?爱情,生命,幸福,都被人这样抢走,她错了什么?要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来?

    陆振东手指一颤,一朵红梅倏然的飘落在雪地上,他已经微微佝偻的身躯立在寒风中,许久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顾易安缓缓上前一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陆振东的肩上落了厚厚一层的雪。

    他伸手轻轻拂去,垂了眼眸,声音在寒风中低低响起:“我妈妈生下我没几天就去了,我听干爹说,她走的时候一直在流泪,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

    一阵冷风吹来,陆振东满脸冰冷的泪水,他站在那里,低着头,顾易安看不到他脸上表情。

    “我想,妈妈在去世那一刻,还在想着你的吧,她没有恨过你,至少,我听来的只言片语中,她从未说过怨恨的话。”

    可是,要他怎么办呢?两边都是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又能怎么办?“我知道你为难,我不会勉强你,我顾易安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件事,我来做,所有的后果,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