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他永远都是这样
    简然柔柔的说着,她能感觉到陆绍远浑身散发的戾气,她想要尽力的压服住他这浑身的怒火。

    “谁要听这些,你只管告诉我,他是不是我的孩子!”

    陆绍远霸道的打断她的话,简然望着他,眉眼之间淌出淡淡的苦涩,他还是这样子,不管过去多久,他的性子,没有一丝一毫

    的变化……

    “你说啊,他到底是我儿子,还是你和那个野男人所生的孽种!”

    陆绍远被他想到的那一种可能冲昏了头脑,他只想确定简单是不是他的,如果是,那么是不是说明,她还在爱着他!

    简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却是骤然的变了,她一把将他推开:“陆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陆绍远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他依旧在逼问:“简然,你告诉我,到底简单是不是我的儿子!”

    简然却再也不愿意和他多说下去,她只是漠漠的看了他一眼:“陆先生,就算他是你的儿子,他也首先是我的儿子,而且,自出

    生到现在,你从来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所以,他和你毫无关系!”

    简然说完,转身就走,陆绍远愣了半天方才想起来追过去:“他既然是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和我毫无关系?简然你心真狠,你把

    我瞒的死死的,你竟然就这样带着我的儿子一走四年……”

    陆绍远犹在愤恨的说着,顾易安却已经迎向简然,他搂住浑身都在颤抖的小女人,手掌贴在她的后背上轻柔的安抚,简然靠在

    顾易安的臂弯里,眼泪腾时就涌了出来:“易安,我们走,我们走吧……”

    顾易安心疼的无以复加,又碍着简然和简单都在,他不能对陆绍远怎样,只是狠狠瞪他一眼,声音森利却又冰冷:“陆先生好自

    为之吧,总归然然现在是我的妻子,您还是客气尊重点好!”

    “你的妻子?据我所知,你们还没结婚吧?”陆绍远还想说下去,简单却忽然举起小拳头捶在他身上:“坏人,敢欺负我妈妈!”

    陆绍远一下子愣住,那个小小的人儿,果然和他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他瞪着大眼,气鼓鼓的望着他,捏着小拳头保护

    自己的妈妈……

    陆绍远不禁想到小时候的自己,妈和爸一吵架,他就是这样子回护着妈妈……

    一时之间,陆绍远心中千回百转的酸楚,简然却已经止了泪,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小手,抬头对顾易安说道:“易安我们走吧,不

    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想回家……”

    顾易安一低头,正好看到简然憔悴疲惫的模样,他心下一软,却又有说不出的酸楚弥漫出来,他拥住妻子,安抚的在她背上轻

    轻抚过;“好,我们回家。”

    简然点点头,靠在顾易安的臂弯里,她低着头,没有再抬头看他一眼,只是转过身去,在无边的夜色里,一步一步的走远。

    简单趴在顾易安的怀里,乌黑的眸子瞪大望住他,小脸严肃的板着,小拳头还在使劲的捏着,在他小小的心里,这个人欺负妈

    妈,就是坏蛋!

    陆绍远只觉得胸腔里的一股子火,四处窜来窜去,可是那个小小的孩子漆黑的眼眸,却像是要他骤然的冷却的冰水,他站在那

    里,就像是一个目瞪口呆的傻子,只能看着他们一家人走远……

    杜婷婷一直都默默的站在不远处,她看了事发的全场,把他的狼狈全都看在了眼里,她很想过去,很想把他抱在怀中安抚,可

    是她却又莫名的不敢……

    他这样骄傲的男人,若是他知道了她看到事情的全部经过,他一定会恼羞成怒,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了吧。

    杜婷婷躲在不远处,就那样怔愣的看着心爱的男人,他一个人默然的站立了许久,然后才缓缓的向前走去。

    他走出去了一段距离,杜婷婷才悄然的跟过去,他没有拿车子,就那样缓缓的沿着街边向前走。

    杜婷婷拢紧了大衣,却还是觉得寒风刺骨,他们这样的人,出入有车,从来不像普通老百姓那样一出门就裹的严严实实的,因

    此寒冬天气里,杜婷婷内里也不过一条紧身羊绒长裙。

    她冻的鼻尖通红,时不时的使劲搓手,却还是加快了步子跟上他……

    不知走了多久,街上的行人都渐渐稀少起来。

    陆绍远忽然脚步一顿,拐入了一个酒吧里来。

    杜婷婷起初不愿意进去,她家教甚严,自来是按照淑女的规范教养长大的,酒吧夜店这种地方,她根本从未进过去……

    她不害怕冷,站在冷风里等了很久很久,冻的半边身子都僵了,但是陆绍远还是没有出来……

    她有些担心,他心情这么差,一定是疯了一样喝酒,万一喝醉了闹出什么事来怎么办?

    杜婷婷紧蹙了双眉,又踌躇了许久,终究还是一咬牙,转身进了酒吧。

    此时酒吧里人很多,正是高峰期,杜婷婷小心翼翼的在人群中穿梭,仔细的寻找陆绍远的身影。

    几乎快要把整个酒吧都转过来遍,杜婷婷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喝的烂醉的陆绍远。

    他半靠在沙发上,手里拎着一个酒瓶,眼睛已经喝的通红,大衣的襟口都湿透了,修长的身躯上满布着颓废,那张英俊的脸,

    仿佛被痛苦折磨的俱是疲惫和憔悴。

    杜婷婷站在那里看着他,眼泪默默的掉了下来,她说不出的难过,如果她可以让他不那么伤心,那么要她做什么,她眼睛都不

    会眨一下。

    她拿了纸巾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来,将他的酒瓶从手中夺走,他只是略略的睁了睁眼,眼前是一片模糊,只看到一双清透满

    是眼泪的瞳孔……

    他在做梦了吧,简然她那么的讨厌他,讨厌到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厌恶,怎么会来呢?

    可是这个人又是谁?这样干净的眼睛,这样澄澈眼神,除了她又会有谁是这样?

    杜婷婷仔细的把他唇边的酒渍擦干净,又拿了干净的纸巾将他胸口濡湿的地方擦了擦,待会儿出去,一吹风,肯定会很冷,万

    一着凉就不好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